雜誌
No.7 出刊日期:2000/01
掌握革命,需要的不是插紅旗的熱情,而是知識與好奇心,以及挑戰時光的耐力。我們不妨回顧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千禧年裡,兩場重要的革命-印刷術革命與工業革命。

社會面對革命,一定歡欣鼓舞的人多,悲涼哀悽的人少。因為在革命前,絕大多數人都是佔不到成功位置的人,革命帶來人人出頭的希望與機會。革命後,社會架構底定,老大老二出列,成功仍然只屬少數人,只是人選面貌換了,成功模式換了,給獎標準換了。在大部分歷史時光中,大多數人只能期待革命,而不能掌握革命,千禧年浩蕩開始的電子商務革命,也將不例外。掌握革命,需要的不是插紅旗的熱情,而是知識與好奇心,以及挑戰時光的耐力。我們不妨回顧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千禧年裡,兩場重要的革命-印刷術革命與工業革命。

革命總在半世紀後開花公元1455年,德國人古騰堡(Johann Gutenberg)發明了活版印刷術,開啟了現代世界的第一場革命,然而在革命的頭五十年,印來印去都是手寫時代僧侶們的八股舊書,7000冊印刷流傳的書籍中,只有300冊是全新創作,全部印製量不過35000本。直到六十年後,德國人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用印刷術出版「德國聖經」(German Bible),印刷量超過百萬本,才真正體現印刷術的魔力。更重要的是,是「德國聖經」的出版,導出了西方第一個現代社會雛形-路德將新教教義傳送到每一個人的生活與每一個社群中,塑造了資本主義濫觴-清教倫理社會,也驅迫天主教改革、終結了長達一個半世紀的宗教戰爭。就在路德同期的1513年,義大利人馬基維利( Machiavelli)出版了「君王論」(The Prince),成為西方文明中第一本無關宗教卻轟動社會的「暢銷書」。路德與馬基維利開路在先,平民出版才蔚然成風-小說文學、歷史、政治、經濟學,以至英國的現代劇場。有了知識的傳播,全新社會組織出現-耶穌會、西班牙步兵、現代海軍以及影響深遠的現代主權國家。

等到這一天的來臨,古騰堡世代的人得活到110歲。

公元1776年,瓦特(James Watt)發明蒸汽機,九年後首度使用於紡紗機上,掀開工業革命歷史扉頁。然而五十年內,只有少數工業運用它來生產便宜的民生用品,更別提國民所得的躍進。是五十年後(1829)鐵路火車的誕生,才開始綿延推廣革命的影響力。奔馳在銀亮鐵軌上的蒸氣火車頭,改變了人對空間與距離的掌握能力,帶動人類探險與冒險的意志,也放大了俗民百姓瞭望世界的視野。鐵路讓分散城邦的法國統一成一個國家,引領大西部拓荒打造超強美國,催生記錄異地的光學攝影;鐵道兩岸新市鎮的群聚生活,帶出了商業銀行、農機、下水道、檢疫、麻醉醫學,以及與故鄉聯絡的摩斯電報與現代郵局,世界經濟(遠及阿根廷與日本)因為新產業的勃發而飛快成長。此時,瓦特如健在,已逾百旬。

掌握到革命動能的人,絕不是技術的發明者,而是勤於發現革命社會新「心靈地圖」(mental geography)的人,管理學宗師彼得杜拉克指出。印刷術的贏家不是印刷廠,而是「創作」與「傳播」知識的馬基維利與路德;工業革命的贏家也不是紗廠老闆,而是運籌「移動世界」的銀行家摩根、電燈發明者愛迪生、電報之父摩斯。他們洞悉身邊社會人心(mind-set)的變化,在漫漫長夜中找尋應用的機會。如果革命是美麗的哨音,他們是「後美麗時代」的建築師。

我們即將進入的電子商務革命e世紀,也是另一個美麗新世界,混合著新技術、金錢、新心靈地圖、希望與巨大未知的夢想。可想而知的是,現在的成功者,不必然是未來引領21世紀風騷的人,唯有對變化中「心靈地圖」好奇的人,投資青春於他的興趣、點滴追求解釋的知識、耐住漫長寂寞,才是未來馬基維利的準候選人。

想想今天亞馬遜的貝佐思,很可能就是五世紀前的古騰堡,真令人撫慰。透視三次革命的真實軌跡,慢來者何必抱憾,「後美麗時代」正等者你呢!來吧!揮灑e世紀!

雜誌目錄
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