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社群】盧廣仲~看到他們的故事,讓創作有更多想像

2013.04.17 by
陳怡如
「嘿!我要去吃早餐了。」就算在Facebook上擁有超過42萬的粉絲人數,po文常見以萬起跳的按讚數,以百起跳的留言數,出道五年的盧廣仲仍然...

「嘿!我要去吃早餐了。」就算在Facebook上擁有超過42萬的粉絲人數,po文常見以萬起跳的按讚數,以百起跳的留言數,出道五年的盧廣仲仍然不以明星自居,總認為自己還是平凡學生。

他的發文都是最簡單的生活分享,卻意外地總能激起廣大迴響。因為從這些毫不修飾的文字中,你會聞到一股熟悉氣息,他就像你我身邊那個最親近的好友,用最真誠的口吻和你分享今天吃了什麼、碰到什麼有趣的事。面對粉絲,自然、率真、單純,就是盧廣仲最強大的武器。

在Facebook出現以前,我跟粉絲的互動主要是靠PTT的廣仲板。印象很深的是每次發片或表演完,回家就看到上面很多人發今天的心得文。雖然我一直提倡早睡早起,但有時還是會跟歌迷聊天聊到凌晨才睡,或是跟歌迷說我們今天把所有文章都推爆(編按:有超過100個人推文,該文會出現紅爆標記)。最瘋狂的時候每一篇都是爆的,版上最多同時在線人數接近千人。

這算是我第一次這麼真實感受到有這麼多人喜歡我,因為以前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也不會有機會同時跟這麼多人一起聊天。後來開始有了Facebook粉絲團,一開始粉絲團是一個台灣歌迷幫我成立的,那時已經有一些人加入,我心想:哇!怎麼會有這個地方,所以我自己也加入粉絲(大笑)。

以前PTT還是比較侷限在台灣,但Facebook讓海外歌迷也可以一起加入,到後來粉絲越來越多,我覺得越多人聚集的地方就是一個好的平台,就跟那個歌迷說我們一起當管理者。我有觀察到寒暑假時,新加入的粉絲就會變很多,有時候一天就有超過1000人加入,因為我的粉絲七成都是學生族群,可能放假比較有空申請帳號吧(大笑)。

生活化的自然口吻

我在粉絲團的po文,都是非常生活化的文章,因為我喜歡跟大家分享。就像我表演時,在唱歌空檔都會講我最近在幹嘛,或是一些有趣的事,我覺得Facebook就是把這樣的事數位化了。有一次我po我跟我妹小時候的合照,因為我們髮型一樣,那篇就有4萬個讚。

我喜歡發一些讓大家可以分享的文章,因為分享得越多,那個擴散力就會像樹枝一樣散開。我在po文前大概可以感覺到這篇被分享的潛力,因為我會先站在別人角度想,我會不會想要分享這篇文章在我自己的Facebook頁面上,通常有這樣自己想一下,結果都會八九不離十。

粉絲團上有一半的po文都跟早餐相關,因為它占我生活很重要的部分,我不可能忽略它,早上也只有這個事情可以分享(笑)。以前我聽過一個說法,有個詩人一直寫長江的東西,寫久了長江就會變成他的,現在我就希望早餐變成我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以後每個人看到早餐,反射動作就會直接想到盧廣仲,我的這一生就值得了(大笑)。

我在po文講話的對象,都是以一種我跟我室友講話的語氣,像是:「嘿!我要去吃早餐了。」所以粉絲也會把我當成朋友,很自然地想跟我對話。也因為物以類聚,我是喜歡聊天的人,所以追隨我的人也是這類型的人,所以很容易在上面聊開。

像很多人會在粉絲團上發問:真的是你本人回覆的嗎?這個問題我被問過不下百次,我就會說:是喔!是本人。第二名是可以幫我跟誰說生日快樂嗎?我就會說好呀,因為這完全不麻煩,從多年前打一句話要3秒鐘,現在只要1秒,因為打字變快了(笑)。排名第三的是:你早餐都去哪裡吃?或是你今天早餐吃什麼?

通常看到問題我大多會回,因為你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個人在發問時是不是很渴望得到你的回應。我只要察覺有這樣氣息的問題,我就會回,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要是我有一個偶像,我也會去問他問題,也希望得到他的回應,就是站在同理心的角度。

有時候我也會好奇粉絲團上真的有這麼多人嗎?就有點想辦一個Facebook網友快閃活動,某天到一個約定的地方,大家同時一起打卡,這樣好像很酷(笑)。

從粉絲互動截取創作靈感

一般人覺得藝人比較有距離感,但我一直都不是以這個身分自居,我覺得我跟大家一樣都是大學生,我在做的事情就是跟一般人會做的一樣,只是因為發片讓我變成這個身分,可以認識那麼多人,然後有共通話題。

所以我會一直持續地跟這些聽我音樂的人互動,有時他們也會在上面發表一些生活近況,我看到他們的故事,對創作就有更多想像。你會知道他們聽了你的歌之後,他們的生活變成什麼樣?只要仔細觀察,很多靈感都能在上面發現。

我有一句歌詞就是從歌迷而來。有次表演第一張專輯裡的歌曲,有歌迷說這首歌的歌詞寫得好好喔,他就把自己聽到的,但卻以為是我唱的歌詞打出來。裡面差不多95%都對,但有一句不是我原本那句歌詞,我一看到就覺得:「哇!這句好棒喔!」最後我真的把歌迷分享的那句歌詞變成真正的歌詞。

我覺得你的成就高低,取決於支持你的人多寡,就像一個金字塔,底層支持你的人越多,你就可以越高,所以粉絲是源頭,你要記得你是怎麼而來的?怎麼變成這樣子的人?所以我會永遠顧著這個地方,因為這是根。

除了粉絲團和個人帳號以外,我還有另外申請一個Facebook帳號,比較是發洩個人情緒,只加了60個朋友,都是很親近的人,可以在上面po髒話。因為我覺得人就是要平衡,沒有一個人完全是這麼陽光,這些情緒是會累積的,越積越多就需要一個地方放置,我覺得這樣比較健康。

但我的髒話不是那種「市面上」的髒話,我的是很有畫面或是一些動作,像是我要把你的腸子拉出來。有些朋友他們心情鬱悶,看了這些po文就會覺得很好笑,算是黑色幽默類型。不過大家應該也找不到這個帳號,因為那個帳號有時就連我不仔細想都會忘記(大笑)。

以前我po文,會很想知道大家的反應,就會一直按重整,但我覺得我不該被這個東西綁住。現在就慢慢克服,有時候po了之後就去客廳看書,不然我就會被制約住,這算是一種文明病。

像我平常騎腳踏車出門,即使只是停紅燈短短幾秒,旁邊全部的人都一直低頭刷手機,我自己比較不是這種人,因為我覺得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會一直看手機。像我今天騎腳踏車出去就是想散散心、看風景,比起看手機,這就是更重要的事。我覺得科技是一種工具,不該讓它控制你的生活步調,我們的步調應該是由我們自己決定,而不是由外在的東西來決定。
(攝影/侯俊偉  場地提供/咖啡.小自由)

原文刊於數位時代雜誌2012年11月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