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沙盒實驗添新規,引發新創業者哀鴻遍野

2019.03.29 by
高敬原
shutterstock
金管會在本月21日預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不過金融新創業者卻認為,法規中沒有清楚載明,容易落入所有金融科技進入創新實驗都可能適用的情況,失去了原有的創新初衷。

「完全喪失實驗精神,」一位不願具名的金融科技新創業者焦慮的說到:「實驗的精神不就是要低成本、降低法律門檻嗎?現在反而像是拉高法律門檻。」

之所以會有這份焦慮,是因為未來「非金融業者」進入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也必須要成為洗錢防制、打擊資恐的管理對象。

金管會在本月21日預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不過金融新創業者卻認為,法規中沒有清楚載明,從事何種項目實驗的業者才需要遵循,容易落入所有金融科技進入創新實驗都可能適用的情況,讓實驗成本越拉越高,失去原有的創新初衷。

「非金融業者」也要遵循洗錢防制與打擊資恐法規

先來看看事情的前因後果,金管會在今年1月31日核准兩件由非金融機構辦理的外籍移工小額跨境匯款創新實驗。

參與的業者為香港商易安聯、統振,實驗的內容主要是提供越南、印尼、菲律賓、泰國等外籍移工更低廉的匯款服務,預計在2019年4月底、5月初就可以開辦。

緊接著,金管會在本月21日預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簡單來說,草案中提到應建立交易有關對象的姓名檢核程序及監控交易政策、申請人要確認參與者身分(包括持續審查),需以風險基礎方法決定執行強度,並明列應拒絕參與者建立業務關係或交易的情形等等。

因為涉及到「跨境匯款」,即使是「非金融業者」,也必須遵守洗錢防制與打擊資恐法規。
shutterstock

申請實驗的業者,必須保存與參與者身分確認、往來及交易紀錄、保存範圍、方式及期限,還必須建立洗錢防制內部控制與稽核制度,讓主管機關可以隨時派員查核。

這項草案主要是針對兩件將上路的移工跨境匯款實驗,雖然這項實驗的參與者只有約2千名的外籍移工,匯款金額也都在新台幣3萬元以下,無論是參與者或是實驗內容都相對單純,但因為涉及到「跨境匯款」,即使是「非金融業者」,仍必須遵守洗錢防制與打擊資恐法規。

把新創當金融業管,金融科技業者:失去沙盒精神

這份草案一出,許多金融科技業者感到非常焦慮。「 這樣就是回到金管會監管金融業的標準,完全喪失實驗的精神, 」一位不願具名的新創業者這麼告訴《數位時代》,他認為現在金管會的作法,是將條款先寫好才准業者做。

但創新最根本的精神,是先讓申請沙盒實驗的業者執行一陣子,再依據實驗的結果修法,對申請沙盒實驗的「非金融業者」來說,主管機關的立場應該協助創新發展,而非監理。「這樣就跟金融業一模一樣阿!」許多業者憂心,未來準備沙盒實驗的成本將越來越高。

加上這項草案沒有詳細說明從事何種項目的業者才須遵循,容易讓所有金融科技進入創新實驗的業者都適用,如此一來無疑是墊高創新成本,違背創新實驗精神,業者認為:「實驗完修正法規這可以接受,但不是現在。」

針對部份實驗服務業務需配合防制洗錢規範,業者說:「原則上是同意,但方法及機制上,以條款方式要求逐條依循。在尚未實驗時就訂出條款規則,限制創新業者,」等於是將FinTech業者套入傳統金融監理的框框內。

最根本的,是要回到創新實驗條例的精神,「實驗就是要低成本,要讓法律門檻降低。」
shutterstock

一名業者表示:「很多行業都有洗錢防制需求,這是洗錢防制法本身就涵蓋的,實驗中當然會要求做KYC(Know Your Customer),但可以有比較創新的做法。」

對於一定得要進行洗錢防制的金融科技,業者認為不應只寫出辧法要求,也要把洗錢防制的工具給金融科技新創業者。舉例來說,像是黑名單查詢系統,至少讓實驗的業者有工具可以查。

金融科技新創業者建議不要因為開放新的實驗項目,就在創新實驗條例上增加新的辦法,而是要回到創新實驗條例的精神,「 實驗就是要低成本,要讓法律門檻降低。 」在過程中容許各種犯錯,待最終檢視實驗成果後,再訂出長期的法規修正,「不然,就失去沙盒的意義!」

針對業者的疑慮,金管會表示,金融科技創新實驗形態多元,不同實驗業務所需要遵循的洗錢防制及打擊資恐風險,其實是不盡相同的,主管機關會依實際核准的創新實驗個案,來訂定不同規定。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