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小伙子管理國家級單位

2006.10.15 by
數位時代
三十歲小伙子管理國家級單位
六十四年次的廖宜道,在工研院中算是年紀輕的工程師,不過短短六年的時間,已經是工研院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的團隊領導人。也是工研院中最年...

六十四年次的廖宜道,在工研院中算是年紀輕的工程師,不過短短六年的時間,已經是工研院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的團隊領導人。也是工研院中最年輕的經理,帶領二十多位工程師,負責數位訊號處理器︵Digital Signal Processor, DSP︶晶片的開發。

去年工研院三十三週年院慶,廖宜道得到象徵工研院最高榮譽的﹁傑出研究獎﹂,而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所執行的DSP計畫,已經獲得國際DSP認證單位BDTI的測試,在十二項測試中有四項獲得第一、五項獲得第二的評比,耗電及尺寸大小與國際級產品相當。

平均台灣每年要花超過二千五百億元的金額購買DSP產品,用在MP3、數位相機中。而DSP小組屬於工研院的前瞻計畫,本質也就是具備﹁創新﹂任務的研究開發,未來的方向是朝技術轉移及商業化為目標,協助台灣業界能自立自強。

發起「爵士精神」凝聚團隊
工研院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從二○○一年成立之初到現在,一路走來並不順利,主要原因有兩大部份:一、DSP晶片在國外已經是成熟的產品,開發時間已有十年,例如德州儀器︵TI︶的OMAP晶片就是一例,工研院要在一至兩年內走出自己的路並迎頭趕上國外並不容易。

﹁我們當時的目標,就是要真正做到可以技術轉移及商業化的階段,﹂廖宜道指出,開發的過程都是一邊做一邊摸索,可以用﹁一團迷霧﹂來形容,也讓處理器設計部門由一開始的十多位工程師,在經過三年左右的第一階段完成雛型後,整個團隊只剩下五個人。沒有人才如同巧婦無米之炊,成為DSP小組面臨的另一個大難題。

一路由副工程師、工程師、課長、副理、經理,六年的時間廖宜道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DSP計畫中心的主持人。他謙虛地指出,選擇他當Team Leader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沒人﹂。

這時候的DSP小組就像一隻無頭蒼蠅,為了鼓勵DSP小組,廖宜道還是發揮了大學時參加﹁康輔社﹂帶團隊活動的精神,思考當時DSP團隊最需要的就是認同自己的身分及目標,因此在團隊中喊出了﹁爵士精神﹂的口號。

什麼是爵士精神?廖宜道解釋:﹁珍惜自己的舞台,尊重別人的舞台。﹂先去做完事情而不是先抱怨。作法上廖宜道也以鼓勵的方式來獎勵付出的團隊成員,這也成為凝聚團隊向心力的新力量。

除了對內的團隊向心力凝聚,廖宜道知道自己的任務是要帶領大家一直走下去,他又提出﹁黑道哲學﹂的口號。所謂黑道哲學就是﹁答應老大的事一定要做到,對小的一定要照顧﹂,對廖宜道來說,他的﹁老大﹂就是晶片中心主任任建葳,而DSP小組成員的老大就是廖宜道,他們都各司其職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站在別人的立場學授權
但是在組織成長過程中,人一變多,意見也變多了。﹁團隊到了一定規模,人少時帶的是心,人多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廖宜道表示,怎麼帶人都會有不公平的狀況出現。舉例來說,有成員在投入DSP晶片開發工作兩年多,一直到把計畫做完,希望請假兩個月去完成自己人生的夢想——去巴西流浪。但是請假兩個月,在制度上怎麼說都說不通,這個時候考驗的不只是制度,更是管理者的智慧。

後來廖宜道與同仁溝通,權衡對團隊的貢獻及制度上的限制,最後同意了兩個月的長假,但是在制度上以出勤考績做為另一個年終的評量。

所謂不教而殺謂之虐,研發這類的工作經常是要做了才知道是對是錯,廖宜道認為要授權給成員做計畫時,一定要教會對方方法及技術。如果成員不知道怎麼做,只是把工作丟給對方,對於這樣的處理方式,可能差一點就會搞死人。因此﹁到了位才授權﹂,成為廖宜道在帶領團隊成員時的執行方針。

在管理上,﹁排解紛爭﹂也是廖宜道不可避免的工作項目。對於紛爭,廖宜道處理的方式就是﹁站在別人的立場想﹂,廖宜道說:﹁既然我自己一路走來也經歷過各種角色階段﹂,所以站在別人立場想,也成為他處理紛爭時重要的法則。

廖宜道 Profile
年齡  32歲
現職  工研院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經理
經歷  工研院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副工 程師、工程師、課長、副理
學歷  交大資工所、淡江資工系
事蹟  在工研院第四年就擔任計畫負責人,那時不到30歲,帶領系統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執行DSP晶片開發計畫。目前該計畫已告一段落,處理器設計部(DSP小組)準備獨立成民營企業,進入商業化及產業化新里程。2005年獲工研院最高榮譽「傑出研究獎」。 

達人解讀
中研院孔祥重院士看廖宜道

工研院於6年前開始成立晶片科技中心處理器設計部,主要的目的就在發展自己的DSP技術,希望未來能夠技術轉移到產業界。對於廖宜道帶領的DSP小組,從無到有,經常被罵得灰頭土臉,但從經驗中不斷地嘗試與累積,DSP小組已經建立起自己一套的技術及專利,對台灣的產業界來說,可以說非常難得。

廖宜道DSP小組中最難得的是年紀輕經就要領導這樣的大計畫,對於外界不看好的技術(可以仰賴國外),不願意投入研發資源,現在成功研發出產品,並獲得國際的認證,不僅是台灣產業的福氣,也是廖宜道個人最大的成就與對產業的貢獻。
@@ACTIVITYID:377@@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