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科技100強- 小而美的明星企業,突圍!

2010.06.22 by
數位時代
台灣科技100強- 小而美的明星企業,突圍!
嘉澤端子自從鴻海宣布將集團觸角伸至NB代工領域後,所謂的防鴻效應、防鴻大軍等名詞就不斷地出現在財經媒體與科技產業的議論間。台廠的二線連接...

嘉澤端子

自從鴻海宣布將集團觸角伸至NB代工領域後,所謂的防鴻效應、防鴻大軍等名詞就不斷地出現在財經媒體與科技產業的議論間。台廠的二線連接器族群更是首當其衝,不但業績一一被拿來檢視,外界更自動將它們在去年的好業績與NB代工廠抵制鴻海的轉單效應做直接聯想。
諸如此類的耳語,讓去年營收爆衝且原本就鮮少接受媒體採訪的嘉澤端子,近來的行事更是低調到不行,對於稍微敏感的話題都表示不便發言。
對於所謂的防鴻效應,嘉澤的發言人劉興夏對此感到十分無奈,他表示以嘉澤來看,去年以來的業績成長並非歸因於NB代工廠的轉單,「近年來我們進行了產品結構的調整,藉此達到有效的cost down,另外在技術能力及產品品質方面都得到客戶的認同,這才是業績成長的主因,」劉興夏如此解釋道。
成立於一九八六年的嘉澤,原是從事生產各種端子及其成品之製造加工及買賣,一九八九年因董事長朱德祥意識到電子業的未來遠景,開始生產製造與設計電子連接器等各項相關電子產品,主要產品PC CPU Socket(電腦主機板插槽)約占營收四○%,不但陸續通過華碩與英特爾(Intel)的認證,也獲得華碩、技嘉及微星等主機板廠的訂單。

 

競爭力來自於對本業的專注

在CPU Socket這個市場,由於過去專利都是掌握在鴻海、Tyco、Molex等大廠手中,PC及NB廠為避免這種獨大的情況持續,於是開始積極扶植小廠。英特爾在這樣的背景下,也因看好嘉澤的研發能力與技術而選擇進一步入股嘉澤,持有嘉澤約一成的股權。
姑且不論英特爾的入股,對嘉澤的業績是否真帶來了實質的貢獻,然而對於同是英特爾Design Member的連接器龍頭鴻海來說,嘉澤市占的逐步成長卻引起鴻海對於專利權的疑慮。鴻海在二○○六年分別於美國及台灣對嘉澤提出了專利權的訴訟,為了避免影響營運,嘉澤隔年以七千萬元的合解金及每月支付占營收比重一%至三%的權利金,與鴻海達成合解,並因此得以繼續生產用於主機板的CPU Socket與Dimm記憶體插槽等產品。
劉興夏表示,嘉澤近年來不但採行從產品開發設計到模具製作,都由自有專業人力執行的一條龍作業方式,也以不斷改進產品的製程,來增加公司的競爭力。在技術力增加與製造費用減少的情況下,目前嘉澤不但已成為全球前四大CPU Socket製造商,營業毛利率更是逐年增高,因此從財報看來,獲利當然大躍進。

 

決戰英特爾新平台

嘉澤去年股價從前年底的十八.六元,一路攀升到最高達二百二十七.五元,漲幅高達一二二三%。今年因新產品CPU Sockets 989出貨優於預期,且NB市占率持續提升,讓嘉澤第一季業績衝出亮眼佳績,每股盈餘達五.一一元,超越宏致,成為連接器族群的新獲利王。然而在高度成長之後,也讓投資人開始猜想嘉澤是否能繼續維持良好的獲利能力,甚或可以有更高的成長動能。
根據宏遠證券的研究報告,在國際大廠紛紛降低獲利較差的PC連接器相關產業比重,將重心轉往軍事、醫療、通訊等獲利貢獻較大的領域後,嘉澤得以有機會逐步接收這些國外大廠的訂單。另外,英特爾在○九年下半年也陸續推出新世代的DT(Desk Top,桌上型電腦)/NB CPU平台,由於在次世代CPU Sockets產品上,嘉澤可說是與大廠站在同一個起跑點,因此未來隨著英特爾新平台的滲透率持續擴大,嘉澤也將有機會進一步提升競爭力與市占率。
法人預估今年嘉澤的NB系列產品占整體營收可望由五%提升至一五%,在桌上型電腦產品方面,市占率則可望從現有的兩成多進一步提升至三成,因此就長線來看,在NB、PC的需求持續看好下,嘉澤未來的發展仍究值得投資人持續關注留意。

 

商丞科技

不管你有沒有買過股票,相信說到飆股,沒有人不會想要擁有一支。然而什麼叫做飆股?飆股都怎麼飆?如果想知道,只要打開記憶體模組廠商丞的技術線型圖,那條從二○○九年十月開始,以近九十度角度扶搖直上的線型,不但說明了一支股票漲勢的凌厲,背後更藏著能創造這樣漲幅的利基,而這樣的利基,其實來自於跌到谷底之後再出發的轉機。
以OEM為主要營業模式的商丞,客戶名單涵概了國內各大NB、系統廠商,而其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顆粒則主要由日商爾必達所供應。由於DRAM本就是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景氣循環產業,前幾年因全球DRAM廠的擴產造成供過於求的局面,使得廠商陷入殺價競爭、以量制價的惡性循環中,其後又面臨了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DRAM產業可以說是摔到了谷底。而DRAM上游廠商的慘況,當然也直接影響到下游模組廠的營運。
攤開商丞的財報就可發現,自○七年起,商丞就處在虧損的狀態中。到了○八年,商丞的年營收出現了更大的負值,來到負七億八千六百多萬元,整整是○七年虧損的四倍之多,股價也隨之來到歷年低點,僅僅剩下個位數。
出現嚴重虧損後,為了避免因淨值不足,而被證交所打入全額交割股,因此商丞於○九年宣布減資,希望透過減資的方式改善財務結構及彌補虧損,資本額由十二.四一億元降至二.四八億元,加上先前私募普通股兩千萬股後,資本額現為四.四八億元。

減資八成後,商丞於去年十月重新上市,因股本變輕了許多,加上去年第三季起跟隨景氣回溫的市場需求,帶動了DRAM價格的飆漲,商丞的營收也開始出現轉機,第三季稅後淨利一.八四億元,較第二季的兩千萬元增加了近八倍,不但○九年由虧轉盈,光是第三季與第四季的EPS就合計超過十一元,這樣的轉變當然吸引了市場的目光,股價也同步做出了反應。
股價在三個月內從個位數飆上百元的商丞,○九全年EPS達十一.五八元,超越創見與威剛,成為台灣模組廠的獲利王後,今年第一季也繳出了EPS一.九元的亮眼成績。商丞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市場的供需情況將延續第一季的熱度,公司第二季訂單能見度樂觀。
由於商丞目前的DRAM模組都已經陸續轉換成DDR3,占比已逾五成,在DDR3替換率已達五○%,以及DRAM及NAND Flash(儲存型快閃記憶體)產品市況好轉的情況下,商丞在歷經減資、擺脫全額交割等轉機後,未來獲利能否成功成為帶動股價的新利多,將是投資人後續可以觀察的重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