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平的還是斜的

2006.08.01 by
數位時代
世界是平的還是斜的
到底世界是平的,還是斜的?全球政經環境的變動,牽引台灣走向轉彎處:兩岸關係的緊密與緊張、韓國與印度的崛起、產業全球分工體系的洗牌、市場競爭劇...

到底世界是平的,還是斜的?全球政經環境的變動,牽引台灣走向轉彎處:兩岸關係的緊密與緊張、韓國與印度的崛起、產業全球分工體系的洗牌、市場競爭劇烈……台灣的競爭優勢還在嗎?
目前擔任《數位時代雙週》編輯顧問的王盈勛,最近將他對世界變化想法所寫的許多文章集結成書,取了一個很特別的書名《世界是斜的》,希望能為關心社會現象的讀者,破解許多似是而非的觀點,探索台灣的安身立命之道。《數位時代雙週》這期特別專訪王盈勛,請他暢談他眼中的不平坦世界……

Q 為什麼書名叫《世界是斜的》?
A 我想多數人直覺會聯想到之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理曼(Thomas Friedman)寫的《世界是平的》這本書。佛理曼是我相當尊敬的一位新聞工作者,這本書與其說是要顛覆或超越佛理曼,我想還不如說是向他的著作致意。細心地讀過佛理曼書的讀者應該會發現,其實佛理曼也承認世界是斜的——全球化的世界,並非人人都能受益,只是他沒有用這樣的詞彙罷了。

媒體誤導大眾認識全球化

Q 你的觀察,台灣在這樣的傾斜世界中,是處於有利還不利的位置呢?
A 在我看來,以「台灣」來分析這個問題,正是這個問題的諸多面向未能被看見的主要原因之一。比方說,台灣這幾年的房地產景氣究竟好不好呢?住在大台北地區的民眾,一定多少能感受到房價的確有上漲的趨勢。我坐火車在台灣島內旅行,車子行經台灣的大小鄉鎮,看到的景象經常讓我既怵目驚心又感慨。
火車會經過的地方,往往是當地最熱鬧的地段,但是這些鄉鎮的精華區,許多透天店鋪現在卻是整排鐵門深鎖,一副破敗景象。這不只是房地產景氣的問題,它所反應的,其實是台灣經濟的動能與活力,只剩下台北、新竹少數幾個都會能夠維持榮景,人口外流、工商製造業不振,房地產怎麼會有漲升的空間呢?
你說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台灣呢?我覺得兩個都是。但是市場經濟體制所串聯來的「媒體/商業共同體」,永遠只呈現他們希望「讀者/消費者」看到的那一面。這本書一樣是探討在所謂的「全球化」浪潮之下,台灣人民所面對的處境,但是我希望能做到更全面的關照。

Q 一般人如何能夠分辨「媒體和商業創造的現實」與「真正生活的現實」的差別呢?
A 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覺得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先解構、揭露有礙我們面對真實處境的「假知識」。
在我們當代社會,這種假知識的主要來源是廣告和行銷的修辭。經常讓我驚訝不已的是,廣告詞說多了,就被當成常識或是知識來對待。在我的書中,就舉了許多這種例子。比方說,某種證照在手,就可以月入五萬八萬、年薪百萬;這年頭要花三千萬才能養一個小孩,存五千萬才能安心退休,所以買定期定額基金長期投資是最好的辦法;國營事業釋股就是圖利財團,所以要全民釋股。一定錯的事情其實不可怕,最會讓人誤入歧途的,反而是這些似是而非的道理。
另外一種假知識,出自知識來源的偏誤。容我略嫌簡化地說,就是:美國詮釋了世界,台北解釋了台灣,有權力的人界定了沒有權力的人世界。像我在書中所講的例子——「知識管理」是不是好事一件呢?在多數主流媒體的論述中,知識管理好像是中性的,學會了以後對所有人都有好處的東西。但是在實際上,知識管理也可以說是要把知識工作者「去技能化」,讓個人在組織的重要性降低。我們不妨反思一下,我們是不是有可能是「知識管理」運動下的受害者,但是在各種媒體、書本和企業教育訓練的夾擊之下,我們在思想上竟也支持不利己的主張呢?

科技產業不等於電子業

Q 台灣社會對「科技產業」的看法非常樂觀,你在書中似乎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A 「科技產業」這個詞本身就有誤會的成分。技術含量高就可以說是科技產業,反之就不是,這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但是在台灣,科技產業卻幾乎被等同於電子產業,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從這件事,我們看到語言的力量,有時真的比我們想像的還大。過去政府的資源,一面倒地用在扶植電子產業上頭,被劃歸為屬於傳統產業的企業,就只好自求多福。

Q 整個台灣社會對科技產業有高度的期待,你覺得這樣的作法是錯的嗎?
A 我自己在台灣頂尖和不太怎麼樣的大學都教過書,我發現不同層級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卻一樣都在為爭奪大獎做準備。明明你可能是國家偏愛「科技產業」的受害者,但仍然相信「科技產業是台灣唯一的未來」這樣的神話。這樣單向度的一窩蜂,結果是什麼呢?真正有競爭力、能給員工高額分紅配股的公司,徵人時大剌剌寫上「限台清交成大畢業生」;超額供給理工科系博士的結果,則是電機電子科系的教職比中文系還難找。
如果我們相信世界是斜的,我們就得先看清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是在往上爬,還是往下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