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的中國策略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30歲的中國策略
你,30歲,不藍也不綠,那我們得恭喜你:你可以有個全然現實主義式的「中國策略」。 攤開去年的世界經濟生產數據,美國全年國民生產毛額是12....

你,30歲,不藍也不綠,那我們得恭喜你:你可以有個全然現實主義式的「中國策略」。
攤開去年的世界經濟生產數據,美國全年國民生產毛額是12.5兆美元、日本4.7兆、德國2.8兆、英國2.22兆,接下來就是中國的2.2兆;再比較這五個國家的經濟成長率,美國3.5%,日、德、英分別是2.6%、1.0%與1.2%,而中國則是9.9%。把這兩個數字相乘,就得出這五大經濟體裡,每一年增加出多少的經濟產值:美國4375億美元、日本1222億美元、德國280億美元、英國266億美元,中國則是2178億美元,僅次於美國。

台灣職場工作者的兩種中國策略

「人的本質,是各種社會關係的總和;而各種社會關係中,最具決定性的就是生產關係。」如果認真考察社會學家馬克思當年最具洞見的這個觀察,我們當可發現,中國每年新創出來的這龐大經濟活動,正千絲萬縷地把我們捲進它的經濟體內。以去年兩岸間的貿易來看,台灣出口中國的金額高達563億美元、進口201億,總出超額362億,高居所有往來經濟體之冠,正因有了兩岸間如此頻繁的生產關係之依存與互動,我們生活裡的各式各樣社會關係,也陸續和中國的各個城市與各個鄉里,建立起各式各樣的聯繫,而且我們好像也都有一種直覺:這聯繫一經接上,就再也難以切斷得了,正如40年前台灣與美國所建立的那種關係,少說也得有半世紀的藕斷絲連。
要怎麼決定工作者職場生涯的「中國策略」,有兩個角度:你是要站上「台灣→中國→美、日、歐盟」的這條世界經濟價值鏈上,還是專攻「京滬廣→二線城市→大西部」的中國消費市場爆破線。過去十年,不少台商在中國社會裡大摔跟斗,就是弄擰了兩者的分界。
第一個角度,是把中國看成是一個「勞動力基地」,生產出先進國家需要的各種消費品,台灣人以「管理者」的角色,活用當年在島內累積的生產經驗與管理知識,賺取「管理利潤」,也以了解歐、美、日消費市場的敏感度和接單能力(財務、設計、運籌配送),賺取「ODM利潤」。 第二個角度,則是把中國當成是「創業市場」,以當地新富社會所需要的「服務更新」,來賺取中國消費市場的「服務利潤」。既然是服務中國消費者,台灣人就必須了解市場中的文化慣習、用同理心來感受消費者難以明說的七情六慾。當然,你也就必得善於應付、折衝、斡旋那仍處於「前現代」時期的官僚、法治或幾近於「耍賴」的各類社會關係。
第一種路徑,需要你更了解世界,你得更modern;第二種,則是要你深度了解中國,最好能體諒pre-modern。說破了,這就是當年荷蘭人料理它和德、法、英等強鄰的國家發展經歷,既然中國經濟體日後的擴張、成長、回檔、消沉,必然註定在我們的人生裡扮演如影隨形的角色,那麼我們當學荷蘭人一樣,多創造些現實的智慧,早做些恰當的策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