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路業 「混血」才能不失血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網路業 「混血」才能不失血
對多數台灣人來說,記憶停留在二○○○年四月全球網路股崩盤那時候,未曾翻新;提起「網路業」就等於「泡沫」,避之唯恐不及,儘管全台灣已超過六成民...

對多數台灣人來說,記憶停留在二○○○年四月全球網路股崩盤那時候,未曾翻新;提起「網路業」就等於「泡沫」,避之唯恐不及,儘管全台灣已超過六成民眾上網。
這是一種記憶和現實嚴重脫節的現象,而且是集體現象,但網路業的冬天,在台灣遲遲不結束。「在台灣要找人投資網路公司很困難,一般都沒興趣,」經營線上人脈網站的聯絡家執行長許智凱感嘆。
缺乏退出機制是主要原因。到目前為止,台灣只有三家網路公司上市,一家是二○○○年在那斯達克上市的和信超媒體,另外兩家是在台灣上市的網路家庭和一○四人力銀行。如果把網路遊戲的智冠、遊戲橘子和華義算進來,對股市投資人來說,標的還是太少;對上游的創投業者來說,可參考的例子太少,也缺少誘因嘗試。
「我們現在不太看台灣的︵網路︶案子,沒有題材,除非對方有計畫到中國發展,或者已經到這邊來,」一位不願具名、從台北轉到上海工作的創投合夥人強調,「我們更有興趣投資中國本地團隊的公司。」

台灣網路工作者前進中國

中午時分,在上海人民廣場旁西藏中路的來福士廣場樓下,許多穿著休閒的年輕男女,從高層電梯陸續下來,出去吃午飯。這棟樓是上海的甲級辦公樓之一,裡頭有許多網路公司,包含知名的eBay易趣。
在來福士旁的商場二樓餐廳裡,這位創投業者抓緊吃飯時間接受採訪,分析台灣網路業的困境。「不只創業團隊找錢不易,連創投業者募資都很難。」在過去二十年,以電子業為投資標的階段,台灣的創投業者多半有矽谷背景或和矽谷合作,成為一種模式。當投資標的轉到網路業,特別是轉到中國時,台灣的創投業多半沒有中國背景和關係,要募集新基金根本不具說服力。
「你說有矽谷經驗是沒用的,因為矽谷的創投業者自己就過來投案子,別人為什麼需要你呢?沒辦法,一定要過來紮根。不只網路公司要來這裡發展,創投更要過來,我們公司十個合夥人有八個已經搬過來了。」
六月初的一個周六上午,在上海徐家匯公園旁的一家咖啡店裡,多位來自台灣的網路業者,正透過吃早午餐聯絡感情,交流在中國發展的經驗。愛情公寓創辦人張家銘、eBay易趣中國區總經理吳世雄和PPStream執行長徐偉峰都在其中。類似的聚會,在台北已少見,場景多轉到北京和上海。
他們多半化整為零,以個別工作者或創業者的方式,加入中國本地公司,或招募本地團隊成員,形成一種混血式的組織。「我都不知道eBay易趣現在還算不算中國公司,這裡有台灣來的,美國來的,澳洲來的,歐洲那邊也有,」吳世雄指出。

中國網路資金多來自境外

中國的網路業蓬勃,注定這不是只屬於中國自己的行業,全世界都有興趣來參與。「老外經常是負責中國國內業務,本地員工反而負責國外業務,將來這些老外回國就可以處理關於中國的生意,」吳世雄說。
很少有「純」的中國網路公司,他們接受的資金多半有境外背景,或創始團隊有海歸身分,或者團隊中有來自境外的,將來上市地點也一定是在境外。這種混血的特徵,讓台灣業者有突破的機會。
聯絡家執行長許智凱去年從台北轉戰中國,在北京和上海都成立辦公室,他的方式不是聘雇員工,而是找中國好手入股組成團隊,「大家一起創業,這樣才會投入,而且他們比我更了解這裡(上海)的情況,」許智凱說。
今年初,中國另一家經營線上人脈網站的若鄰(welink)來勢洶洶,半年就號稱會員破十五萬,使得運作時間早一年、擁有二十萬會員的聯絡家備感壓力。許智凱已和北京一家人脈網站簽定合併意向同意書,擴大規模並進一步混血,不給競爭對手機會。
台灣業者向中國發展,中國業者也對台灣市場摩拳擦掌,想取得台灣經驗。在上海經營線上雜誌的萬眾傳媒副總裁韓國強,正在規劃到台灣設點,將業務拓展到台灣,並把台灣產生的內容引回到中國。
三年前,中國旅遊網站攜程網在那斯達克上市後,執行長范敏在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時,提到攜程網成立之初,曾仔細研究台灣的易遊網(eztravel),從中參考了很多作法。今年三月,攜程網透過海外子公司入股易遊網,這個當年它曾經學習的對象,如今成為其囊中物,中國不少媒體甚至是用「收購」來說明這件投資案。混血,不然就失血,台灣並不是沒有選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