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車將成為熱賣產品

2006.08.15 by
數位時代
新能源車將成為熱賣產品
二○○六年六月,福特汽車全球總裁小威廉福特(William Clay Ford Jr.)在公司內部的會議宣布,將大幅調整福特集團先前專注在「...

二○○六年六月,福特汽車全球總裁小威廉福特(William Clay Ford Jr.)在公司內部的會議宣布,將大幅調整福特集團先前專注在「油電混合動力車」(hybrid)的研發計畫,朝向更務實的彈性燃料車(Flexible Fuel Vehicle)。這個消息曝光後,記性好的汽車界媒體紛紛嘲弄福特,因為福特幾年前還大力提倡混合動力,如今卻朝令夕改。

美國車廠瞄準彈性燃料車

福特改變策略其實是反映現狀,包括通用(GM)、克萊斯勒(Chrysler)等美國大車廠,現在看起來將共同致力彈性燃料車的研發,並預計到二○一○年時,將彈性燃料車產能擴充到二百萬輛。
當日本車廠準備在全球全力推動混合動力車之際,Toyota的Prius剛剛創下全球五十萬輛銷售紀錄,而中國大陸的量產計畫也如火如荼展開,看起來處處挨打的美國車廠,能否藉著彈性燃料車的策略轉向,另闢新能源與環保的戰場?

能源車成必比登挑戰賽主題

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今年六月,就在小威廉福特還沒對內部宣布這個政策大轉彎的前兩個星期,由米其林輪胎主辦的全球最大能源車論壇/競賽「必比登挑戰賽」(Challenge Bibendum),在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熱烈展開,吸引各大車廠、研究機構所派出的一百多輛新能源車參與。
米其林從八年前開始主辦必比登挑戰賽,往年的主題是展示車廠的最新科技成就,和未來概念的夢想氫燃料電池車,今年的內容則有了微妙的變化:大家的焦點都集中在各車廠研發完畢、準備上市的替代能源車,從最基本的柴油、天然氣以及各種最新的彈性燃料車。

歐洲品牌推彈性燃料車

其中包括可以隨意切換天然氣與汽油燃料的朋馳(M-Benz)E200k NGT,以及去年七月上市後就狂賣五千多輛,利用乙醇與汽油兩種燃料交互使用的Saab 9-5 Bio-Power。當然,其中尤其以Volvo的多燃料(Multi Fuel)新概念最令人印象深刻,這輛改裝的V70 Multi Fuel,可以隨意添加包括E85(八五%乙醇與一五%汽油的混合燃料)、汽油、生化瓦斯、天然氣或氫氣等五種燃料,進入它的兩個液態或氣態燃料箱中,而且可以任意比例混合,完全不成問題。

歐洲對能源危機非常焦慮

瑞典的Volvo動力系統工程師亨寧(Stefan Henning)曾分析,儘管歐洲對能源危機的焦慮,早就反應在多元汽車能源研發上,像天然氣、甲醇、乙醇等替代能源的開發早就進入量產階段,但因為替代能源種類受限於不同地域的差異,加上補充站等基礎設施不足,所以「目前除了柴油之外,其他替代能源都還很難真正普及。」
但是,V70 Multi Fuel概念的出現,讓各種替代能源的統合,出現了全新曙光。 但是對美國車廠而言,混合動力車款的研發明顯落後日本車廠,美國車商的壓力不小,不過真正影響包括福特、通用在內各大車廠轉向的因素,主要是二○○五年的美國能源政策白皮書。

美國能源政策影響深遠

聯邦政府在白皮書中明白規定,從二○○六年起,美國境內銷售的汽油必須添加二.七八%的生物乙醇,光是這道法律被白紙黑字寫下來,美國一年就需要四十億加侖的生物乙醇,一般預估到二○一二年,這個需求的數字將再增加一倍以上。
先不談製造成本、燃油效率或是生物燃料對於汽油的影響到底有多大等複雜問題,光是從既存的政策事實來看,對美國而言,生物乙醇的主要來源「玉米」,在龐大需求帶動下,已經瞬間變成炙手可熱的大明星。

另一方面,經濟快速起飛的中國大陸,目前看起來,對於能源有限的焦慮,似乎並不亞於美國或歐洲。據北京《經濟觀察報》的報導,在剛撰寫完成不久的〈中國替代能源研究報告〉裡,除了指出二○二○年後,全球石油供應會出現緊張之外,也促成中國國家發改會成立五個不同小組,研究包括甲醇、乙醇汽油或以煤為基礎的醇醚類燃料等,各種替代能源(特別是車用能源)的可行性,報告中提到,這是「建國以來,中央政府在替代能源領域所進行的層次最高、規模最大,也最為系統和深入的調查研究」。
顯然,一場針對石油可能短缺的焦慮,以及從全球不同角落發起的替代能源革命已然全面展開。

油電混合車不是唯一選擇

從全球資源、市場與車廠競爭的角度來看,也難怪歐洲、美國車廠對於是否該投入大把資金研發油電混合動力車,總是抱持懷疑態度。
甚至雷諾日產總裁高恩(Carlos Ghosn)都曾公開表示,他高度懷疑油電混合動力的市場潛力!因為只靠汽油與電動馬達混搭使用的Hybrid混合動力車,恐怕並不是真正「killer application」答案的關鍵,似乎在石油供應短缺後,居高不下的油價(每通超過一百美元,甚至更高)時間點上,能夠真正有效降低或解決消費者成本支出的技術,才有機會勝出。
目前在美國超過三十款已上市的彈性燃料車,加上巴西超過十五款,以及逐漸加入的歐洲與中國市場,嘗試以各種替代能源做為燃料的彈性燃料車,恐怕會是Hybrid之後的另一股汽車新熱潮。
類似的思考不只牽動汽車製造商,早在一九九八年,剛剛意外身亡的愛德華.米其林(Edward Michelin),在進入米其林(Michelin)這家全球最大輪胎廠擔任共同管理人之際,便定下未來百年企業發展新目標,就是致力生產省油與環保輪胎的開發。
因為這家輪胎廠考慮到未來油價將愈來愈貴,不僅將連帶導致車廠生意下滑,甚至有車的人也不願意開出門,所以誰能造出最省油的輪胎,才有條件持續地在產業裡維持領導地位。
所以米其林率先發現在輪胎裡加入某種氧化矽,可讓輪胎在不失抓地力的前提下,同時降低滾動摩擦力,藉以達到省油目的。

輪胎廠和化工廠都受惠

這技術讓米其林至今開發到第三代的Energy省油輪胎,比同一個等級的輪胎省油五%以上。台灣米其林發言人藍祖彬更透露,未來十年,這方面技術將會把省油效率提升到目前的一倍以上。
當然因此受惠的不只是輪胎廠,包括原本只是提供汽車工程用塑料與安全氣囊原料的羅地亞(Rhodia)化工,都因為生產這種氧化矽材料而一夕間身價暴漲。
未來的彈性燃料車因為燃料不同,在油管、汽缸、供油點火等零件與系統,可能都會是繼可提煉生物燃料的明星農作物之後,另一波替代能源浪潮下的產業焦點話題。

*不加汽柴油的汽車先驅
20世紀初的福特Model T和Model A

汽車只吃汽油、柴油的情況,並不是與生俱來的結果。包括一百年前汽車剛萌芽之際,電動車的概念,就曾被老亨利福特(Henry Ford)嘗試過,即使最新彈性燃料車的概念,也與亨利福特脫不了關係。
最早福特第一輛量產車Model T,被美國農民改裝,用來添加自己提煉的乙醇,而且很令人驚訝的,這輛車到今天竟然也可以使用E85燃料啟動。至於真正最早的量產彈性燃料車,則是1927年的福特Model A,當時使用的也是乙醇與汽油,而且因為這兩種燃料所需要的空燃比不同,在那個還沒有電子控制的年代,只好靠手動扳手來切換,讓進入汽缸的空氣比例不同,藉以切換汽油或乙醇燃料。

*三輛應用最新科技的彈性燃料車

Saab 9-5 Bio-Power
去年7月上市後狂賣五千多輛,可混搭汽油及以生化乙醇為基礎的燃料,不用手動切換,任一個燃料箱空了,電腦自動會切換到另一個。

Volvo V70 Multi-Fuel
在彈性燃料車的領域裡,Volvo這款V70 Multi-Fuel是個燃油實驗的大突破,概念車的油孔與氣孔整合在一起,可以隨意混合使用五種不同燃料,是它的最大創舉。

M-Benz E200k NGT
朋馳E200k NGT採用汽油與天然氣混合使用,所以儀表板上會顯示兩種燃料,可手動切換燃料來源,電腦也會自動切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