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金融霹靂火

2006.04.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金融霹靂火
就算稱不上歹戲拖棚,也絕對是齣連續劇了。但是這並不出自於電視編劇之手,也不在立法院上映,而在向來保守的台灣金融舞台隆重登場。 連續劇的第一集...

就算稱不上歹戲拖棚,也絕對是齣連續劇了。但是這並不出自於電視編劇之手,也不在立法院上映,而在向來保守的台灣金融舞台隆重登場。 連續劇的第一集在二○○五年二月二十五日的開發金董事會,就像大部分連續劇的第一集一樣,沒有人會記得,「前情提要」提醒我們,才剛拿下開發金的辜家二少(關於拿下開發金的故事,可能需要霹靂火前傳,或是另闢台灣龍捲風來介紹),石破天驚提出併購中信證及統一證「三合一」的構想,但是被大有來頭的中銀董事長林宗勇破局。後來,開發金的目標就轉向金鼎證券。 纏鬥一年,兩派廝殺不斷,開發金終於如願拿下金鼎證。誰知道峰迴路轉,開發金公開收購的股票,居然有一半是向孫公司開發國際買來的,於是財政部倉皇將董事長陳木在(名義上是中銀的法人代表)解職,取而代之的就是林宗勇。

問題在於公司治理沒落實

媒體報導讓許多人對於劇中情節毫不陌生,不過媒體聚焦在二少如何一意「辜」行,不擇手段,反而讓整個過程真正成為廉價的肥皂劇。其實問題的關鍵在於,為什麼持股不高的民股股東,彷彿無視於官股股份更多,予取予求,最後被換掉的卻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官股代表董事長?
許多人以財團化來形容這場鬧劇,結果看起來問題反而是不夠財團化,也就是民股股東持股有限,卻能左右公司決策,這其實是「公司治理」問題,也就是參與經營的股東,是否有欺負其他股東的狀況。
接下來是官股銀行過多的問題,開發金的董事代表包括台銀和中銀等其他官股銀行,由競爭者來參與聞問另一家公司的重大決策,類似「身在曹營心在漢朝」的尷尬立場只會一再重演,最後的決策到底對開發金有利,還是對所代表的公司有利,可能都說不過去。官股銀行如果不能趕快彼此整併或民營化,這個問題還會持續。
最後,不能區隔經濟勢力和政治考量才是病徵,這個病症的俗名叫做「政治力介入」。既然金融改革是舉著「市場機制」的大旗,不是元旦升旗典禮,為什麼繪聲繪影的媒體引述全部往凱達格蘭大道致敬,說二少是拜過年取得高層同意,又說新任董事長府內關係無人能敵,雖因兩者意見相左,看來傳言未必能盡信。但是如果真正尊重市場機制,就像開發金表示拿下金鼎是因為股價在淨值以下,有利可圖,那為什麼在開發金股價直直落的時候,沒有人想來取中股東而代之,難道還是因為等不到高層點頭?結果是在收視率奇差的情況下,換了製作人,卻沒有換掉表現不佳的導演和演員,難免令人生疑。

公司治理和政治力的問題沒有改善,這齣歹戲還會繼續拖棚下去,開發金的投資人,還得再等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