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Google No.001 員工簡立峰

2006.05.01 by
數位時代

二○○六年三月一日,Google 正式在台灣成立工程研究所,也是全球第十二個實驗室。到目前為止,這個實驗室只有一名正式的台灣員工(美國暫時借調的台灣籍工程師不包括在內),他就是工程研究所的所長---前中研院資科所副所長簡立峰。 他是華文世界裡數一數二的搜尋專家,」 Google 全球副總裁暨中國區總裁李開復指出,Google 眼中的人才必須具備三種能力:創造力、研究能力和實作能力,「他不但是頂尖的研究者,更能理解用戶需求,」李開復形容簡立峰正是這樣一個難得的人才。

優秀的人未必能夠入選

李開復目前最主要的工作,是在華人世界招聘一流人才、創建 Google 中國工程研究院等,他曾對內表示,他十多年前在蘋果電腦時期就看中簡立峰,但直到十多年後才成功。李開復所謂的「找人成功」,含意有二:一是簡立峰是少數他推薦給 Google 的人選中面試通過的人,二是簡立峰終於答應邀約。

「唉,Google 給我的許多震撼之中,其中有一項,就是許多我認為優秀的人,最後不一定進得了 Google!」李開復感嘆。李開復曾是微軟中國最高研發主管,比簡立峰大一歲,從十一歲就赴美求學,從哥倫比亞大學讀到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系博士班,一路歷經視算科技(SGI)、蘋果與微軟等跨國大公司。 而簡立峰在三十三歲才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對外國人講話超過三十分鐘,就是面對五百位聽眾的國際級會議。簡立峰笑著回憶,「對我來說是一大震撼,這種訓練多了,也就不害怕丟臉了。」

一九九五年,他成為首位在ACM SIGIR(資訊檢索學界最重要的會議)發表搜尋技術論文的華人。那一年在史丹佛大學校園中,佩吉才剛認識布林(Google 的兩位創辦人,一九九八年才創立 Google)。 到 Google 之前,簡立峰同時兼任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台灣大學資管系專任教授、微軟亞洲研究院技術顧問,以及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的分項主持人,發表過百篇重要研究論文,接連擔任國際會議的議程委員與發起人。光看這一連串輝煌經歷,會以為他的人生一帆風順。事實上,熟悉簡立峰的人都知道,無論是求學、升等、戀愛或是學術生涯,他一路走來其實相當崎嶇。

中文搜尋領域的頭號權威

簡立峰人生的第一個震撼,就是大學聯考失利。收到大學聯考成績單的那一刻,他被預期之外的分數嚇了一跳,十八歲的他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氣,讓挫折過去,北上到淡江大學電子計算機系報到。從此週末就留在淡大總圖書館,在高大的建築物下讀書,感受自己的渺小。

那時曾有一位老師問過他:「為什麼你跑一百公尺的時候,起步比別人快,但是到九十公尺的時候就慢下來了?」他想一想,發現自己若以一百公尺為目標,到了九十公尺就會減慢,因此得以一百二十公尺為目標。 他了解自己是個性情低調的人,卻又得永遠望向那一百二十公尺的目標,才能持續向前,即便研究領域是別人眼中的冷門,也要永遠以國際標準自許。

當他到中研院報到的第一天,就有同事跟他說:「你這門領域很冷喔。」他卻不以為意,因為「做得愈冷愈難才能在中研院待得愈久啊!」加入熱門領域才有前途,是一般人的標準答案,但簡立峰有自己的答案——中文搜尋才是台灣做知識擷取獨一無二的優勢。對於這一點,他想得透徹,也從未動搖。 一直到現在,只要上 Google 鍵入「中文搜尋研究會議」或是「中文搜尋研究論文」,不管是掛在主講者、發表者或是指導教授的位置,出現最多的就是「簡立峰」這個名字,足見其學術地位。

經歷了制式教育的挫折,簡立峰還是堅持自己的學習方法,讓他成為一位很會教學生「如何解決問題」的老師,跟隨過他的學生都說,他非常有啟發性。「跟隨簡立峰四年來最大的收穫就在於學習研究方法,」中研院資科所博士後研究的王正豪說:「他會給學生大方向去思考,不直接催促進度。」簡立峰會問學生,如果是這個國際研討會的委員,會用什麼標準審核提交的論文?簡言之,他讓學生去思考什麼是國際級的審核標準,設計了一個思辯的環境讓學生學習,讓他們找出自己的答案。

自問自答的思考訓練

因此當Google主考官請簡立峰提出問題,又要他回答自己提出的問題時,一點都難不倒他,因為這種蘇格拉底式的自答自問法,早已內化成他血液中的一部分。 簡立峰說:「搜尋就是在解決問題。」精準的搜尋引擎,是用最快速的方式讓使用者找到「要的那個答案」,解決心中的疑惑。這也是為什麼Google找人,這麼重視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

想頭想尾才能解決問題

簡立峰是一個永遠處於思考狀態的人,最擅長分析、解決問題。在 Google 員工資料表上,他引述太太卜小蝶(師大圖資系副教授)的話,形容自己是個「Problems Solving Machine」(解決問題的機器)。他曾說「想完了等於做完了」,不同於一般人「從錯誤中學習」,永遠都要想清楚才開始動手。太太笑他連開個收音機都要先準備三十秒,把後續流程想清楚才動手。

他常對學生講的口頭禪就是「要非常efficiency(有效率)」!他說自己是「認真」的人,而不是「用功」的人,差別在於後者是做苦工,前者是有方法。例如他加入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的時候,是這個五年計畫的第二個年底,他必須立刻解決許多盤根錯結、懸而未決的複雜狀況。他的研究助理邱志義說,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簡立峰用化繁為簡的方式去整理這個牽連龐大的專案,確實掌握每個部門的工作狀態。 正因為簡立峰這樣有效率的工作方法,讓他加入Google至今已有兩個月,在其他職缺尚未確認之時,一個人兼任所有工作,每天都要跟不同國家與單位的人對口,且親自回覆每一封信,包括百來封應徵者的信件,有條不紊。

做為一個優秀分析者,前提必須是個非常仔細的人。例如他看一個人,會從外表打扮、談吐、小動作等靜靜地觀察。當他接收完這些資訊之後,也把這個人的「基因頻譜」排完了。他用科學的方法分析人性,不帶入情緒,就像是火星人遠遠觀察著地球人,但這不表示他沒有感情。在妻子卜小蝶眼中,這是種「大悲無情」的表現,他甚至對與他為敵的陣營也是盡力幫忙。

一九九八年李開復在中國創立微軟研究院的時候(現為微軟亞洲研究院),還繼續探詢簡立峰擔任研究經理,並將職缺保留了兩年。後來簡立峰抵不住盛情,就一年飛北京四趟,擔任李開復的中文語言語音處理技術顧問,是北京微軟研究院最早開始做搜尋引擎的人。

拒絕北京微軟加入Google

李開復提到簡立峰的另一項特色,就是謙虛。愈是頂尖優秀的人才愈是謙虛,這一點正是 Google 人的重要特質。例如他受訪時,堅稱 Google 台灣實驗室不是為他而開啟的,「我的加入只是讓時間點提前一點罷了。」

過去一年 Google 在大中華區的重點布局不盡相同,很明顯地將產品研發、搜尋技術設在中國,而台灣地區只有單純的業務。自從去年七月前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李開復跳槽 Google,引爆華文搜尋引擎的人才大戰之後,似乎只有中國這個重要市場,才是華文搜尋人才的搖籃。

反觀台灣業界,看到媒體火熱報導 Google 在大陸大舉徵才的消息,一方面為網路世界裡中文終於抬頭感到高興,一方面又為台灣無法參與而氣悶,心情複雜。直到台灣也有Google實驗室的消息提前曝光,讓許多工程師大為振奮。

而這個台灣在地人才的絕佳機會,是去年十月李開復打給簡立峰的一通電話中確定的,李開復對重視家庭的簡立峰開出的條件就是,「你可以留在台灣工作。」就是這一點讓簡立峰難以拒絕,只好婉拒同時也極力邀約的微軟亞洲研究院好友們。只是極重感情的他,花了兩個月才想出婉拒的理由。而微軟的好友也直到他正式向 Google 報到前兩天才停止遊說。

簡立峰成長中最重要的養分是與家人深厚的情感、以及父母自小的家庭教育。他笑著說:「我從來不知道我們家是小康家庭,我以為我們家是很富有的,直到有一天才發現原來我們家也很窮。」父母親從不責罵,也從不做比較,因此養成了他面對許多挫折時不會自卑,能很實際地思考問題,解決問題。

「平和低調」是多數人對簡立峰的印象。簡立峰的學生們都說,從未看過老師發怒。身為父親,他也從來沒有罵過小孩子。問他有沒有發過脾氣?他立刻肯定地告訴我們沒有。但是問到有沒有過最興奮的時刻?他居然思索了一會兒。對這樣一個永遠理性、沒有偏好立場的人而言,追求太太卜小蝶的那一段時光,反而是他人生中心情起伏最大的時刻。「若你們認為這樣子的心情起伏是興奮,那就算是了,」他笑著回答。

在人生的跑道上,當簡立峰發現前方的領先者都慢慢消失,自己愈跑愈孤獨時,他會自問:「為什麼我還在這條跑道上?」原因就是他從來不用別人的標準答案,並且不斷將目標拉向遠方。 如今中文資料檢索領域變得「熱門」了,新加入競技場的人只能追著他跑。這種又要壓抑又要競爭的性格,讓簡立峰即便處於學術寶塔的頂尖之林,仍然有動力向前邁進。

簡立峰
Google 台灣 工程研究所所長 1963 年出生,淡江電算系、台大資工所碩博士班畢業。自 1993 年起任職於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為該所副所長及網路知識擷取實驗室主持人,同時也是台灣大學資管系合聘專任教授、微軟亞洲研究院技術顧問。研究專長包括資訊檢索、中文資訊處理、自然語言處理、口語語言處理以及網路資訊探勘。

Google台灣大事記
2006 年 1 月 與安碁合作在龍潭設立亞太區資料備援中心 2006年2月15日 Google以「美商科高國際有限公司」為名,獲准在台成立公司 2006年3月1日 Google台灣工程研究所有了第一名員工——前中研院資訊所副所長簡立峰 2006年3月31日 台灣Google開啟招募人才活動 2006年4月 7名台灣籍的美國Google員工飛來台北,親自進行面談,舉辦校園演講活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