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壞美國?且慢

2006.03.01 by
數位時代
看壞美國?且慢
從小布希總統兩週前發表的經濟報告來看,美國經濟不像外界所想的糟,儘管財政赤字和對外貿易逆差持續擴大,但基本面仍不錯,呼應聯邦儲備理事會缷任主...

從小布希總統兩週前發表的經濟報告來看,美國經濟不像外界所想的糟,儘管財政赤字和對外貿易逆差持續擴大,但基本面仍不錯,呼應聯邦儲備理事會缷任主席葛林斯潘離職前後談話,也為新上任主席柏南克要繼續升息的動作背書。
這似乎悖離我們對於經濟學的理解,一個無法平衡赤字並縮小逆差的政府,憑什麼對未來樂觀,而且還打算調升利率?況且,美國的製造業工作還在持續流失到中國,而會計、報稅和客服中心等白領工作流失到印度。

經濟學家只看算式忘了價值

這當中肯定有什麼事不對了,而答案就是衡量經濟的指標該調整。美國《商業週刊》強調,目前各國用來計算經濟成長的GDP模式,是經濟學家顧茲奈在一九三○年代所構思出,當時是受命於羅斯福總統,要比較自1929年紐約股市崩盤引發的大蕭條以來,美國經濟究是走出谷底,還是繼續沈淪。
衡量GDP可分為「投資」、「貿易」(含進出口)和「消費」(內需)三大類,每一大類下再細分,每一個指標都有清楚定義。顧茲奈模式被美國政府延用至今,也廣為全世界各國借鏡。經過七十多年,當經濟結構出現根本變化,這套模式也需要調整。
以投資為例,先前指標注重的是固定資產,像「買土地」、「蓋廠房」和「添設備」,主要是看得到的東西,至於專利、品牌和商譽等並不在其中。當美國企業考量成本,把設廠投產搬到海外時,在美國的「投資」自然減少,他們留在美國做的是「教育訓練」、「研發」和「買軟體」,但這些項目用目前定義來說都不列在投資中,即便他們對企業產生的價值比蓋廠還高。

別被眼前的數字結果綁死

舉例來看,位於矽谷的Google,去年營收逾61億美元,但Google花在買土地蓋大樓和添購機器設備的花費,不到一億美金,從傳統意義來看Google對美國經濟沒有幫助,因為它幾乎沒有「投資」,儘管它已雇用五千多位員工,市值超過一千億美金,是通用和福特汽車加起來的三倍。
美國未來是希望多一家Google、還是多一家在底特律的汽車裝配廠?答案很明顯,目前指標無法反應美國真實情況,還嚴重失真。
每一個十年,都有人看壞美國。一九八○年代是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代表作品是《日本第一》,一九九○年代是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前院長梭羅,代表作品是《世紀之爭》,這一個十年則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傅里曼,代表作品是《世界是平的》。
他們都看到問題,觀點都很犀利,但美國也在不斷自我調整。該是換把新尺來量美國的時候,這不是以今是論昨非,而是找到一個更準確理解明日的方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