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學運,你參與了嗎?

2014.03.20 by
于艾莉
我強烈懷疑,昨天在立法院的學生們,把他們打電玩的經驗值與天份,全都實踐在這裡,他們展現出的靈活攻防、如電玩公會的有組織性聚眾分工,把一場可能...

我強烈懷疑,昨天在立法院的學生們,把他們打電玩的經驗值與天份,全都實踐在這裡,他們展現出的靈活攻防、如電玩公會的有組織性聚眾分工,把一場可能引爆的衝突,變得堅定有力量。昨天一整天,立法院前的反黑箱服貿群眾運動,討論的沸沸湯湯,從自由貿易角度、兩岸政經,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或者是學生行為合宜性,不同立場的人,都能找到自己一套解讀的觀點說法,也因為如此,這次的事件,對比前一次洪仲丘的群眾運動,這次運動顯得更加立體,情緒也更加的激化。有人說,這是新時代的野百合學運。不過,在大格局的政經觀點之外,數位科技在其中的角色,在這次運動中,也有了不一樣的存在。

  1. 社群力量的再深化:透過社群平台串連不用說,從國外的阿拉伯之春、國內的洪仲丘到昨天的反黑箱服貿,眾多關心此議題的團體快速串聯,都再次看到社群的力量。原本在前一日上午還未見聲勢的運動,到了晚上集結了上百上千的人們,關鍵當然在於包括Facebook還有學生族群愛的PTT論壇的議題發酵。比如PTT的八卦版,幾乎整天都是上萬人在線的「綠爆」狀態,北中南大學生們在版上不只時時回報現場動態,還發布動員組隊「參戰」的訊息,熱血的叫陣,加上學校之間的輸人不輸陣的情結,都擴大的社群的影響力。而在網路上也不光是訊息的散發,伴隨著此議題的嚴肅論述,雙方立場的支持者也透過不同的懶人包整理,讓更多人了解事件的內涵。雖然目前看來仍是兩派各執立場,但沒有爭執,就不會發現歧異,自然就不會找到方法,這至少是個對於公共議題開始討論的起點。
  2. 新媒體力量的誕生:過去念新聞傳播的常聽到媒體要客觀公正,但事實是只要是人就會有價值立場,因此每個新聞台有其框架也不令人意外,就像昨天會場一位教授告訴學生,「我們不必在意媒體說什麼,我們該在意自己在做的事是不是對的。」因此關鍵不在於媒體能不能選擇立場,而是閱聽人有沒有足夠的自由選擇。影響力最大的電視媒體讓人失望沒關係,一台iPad加上影音直播軟體,就可以還原現場的情況,另一個致力於開發公民參與社會的資訊平台與工具的g0v.tw,則利用 hackpad 共筆服務彙整立法院行動的文字及影音記錄,以及運動相關的各類資訊。讓閱聽人自己決定判斷。還有不少學生製作外語版新聞,上傳至CNN的公民新聞平台iReport,展現出新一代的溝通能力。現場的學生用創意把群眾運動的媒體運作帶到新的且有條理的層次,他們科技應用的能力,讓我這個可以大談科技趨勢的「資深媒體人」也自嘆弗如,或許,現在尋找新經營模式的媒體改革,應該交到他們手裡。看著他們對於媒體的重新詮釋,正反映了許多人對於未來的擔憂,我們言論自由還能有多久?
  3. O2O物資補給:在群眾運動中,需要長期抗戰的,物資補給是個重要的部份,在過去的運動中,多數都有專責的組織負責,且調度不易,而昨天的現場,先是透過Google Docs的文件協作,時時更新物資需求,不僅免除了浪費,也真的讓物資有所用,昨日中午,現場需要50個便當,當時負責主持的指揮教授,一方面詢問現場是否仍有數量外,教授請同學把訊息發到Facebook,他說,這樣調度的速度最快! 再配合台灣成熟的電子商務物流機制,不少人看了物資表,直接在網站上下單,然後直接出貨到立院現場,半天內就能到貨,這讓許多想要聲援卻無法到現場的人有了參與感,而現場也能快速獲得補給。昨天眾多PChome Online的購物紙箱出現在現場,也是過去不曾見過的場景,業界常談的虛實整合,有了新的詮釋。
  4. 頻寬與電源調度能力:雖然有社群平台得的傳送訊息發聲,但訊息怎麼出去就是一門大學問,特別是在上千人聚集的密集點,訊號穩定度決定了訊息可以如何被送出去,而電源決定了訊息傳送時間可以撐多久,所以在昨天的物資補給單中,出現了過去群眾運動少見的行動電源、網路路由器AP這些物品,甚至,現場的指揮人員,還必須提醒參與活動群眾減少不必要的網路使用,方便讓直播及主要意見訊息能夠被散布。也開始有人找來小型衛星,在外圍架起微型基地台。未來這部份,或許將是群眾運動領導人必須擁有的新能力。

事件今日仍持續者,歷史最後會走向哪一邊,參與其中的我們可以投入,卻不知道答案,這也許是一場越級打怪的挑戰,然而,這些曾經做過的一切,在某一個時點上,自然會顯現它存在的意義。

[作者] 
于艾莉,生長在自由年代的媒體工作者及第一代鄉民,關注領域包括網路科技、新媒體、設計文創,以及好玩新鮮的事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