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美元 買到一台電腦 不是夢!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去年十一月三十日,麻省理工學院(MIT)多媒體實驗室創辦人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風塵僕僕出現在台灣工研院創意中心所舉辦的記者會裡,當他小心翼翼地從背包拿出那台亮綠色的小電腦時,鎂光燈剎時群起,一百美元筆記型電腦的原型機終於在台灣現身。

專為開發中國家打造

這台「百元電腦」最創新的想法,是有個手動搖桿(crank),可以靠著轉動搖桿,產生電力。尼葛洛龐帝表示,開發中國家並不是到處有電,機動性的手搖功能很重要。自從原型機問世以來,最受歡迎設計就是這個手搖桿了。人們總是愛問到底要轉幾下才會有電?「我們目前的技術是希望做到一比十,也就是手搖一分鐘,可以有十分鐘的使用電力,」尼葛洛龐帝一邊推著他滑落的眼鏡,一邊轉動著手搖桿說。
同時這也是一台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手寫電腦(PC mode),可以像一本書般閱讀教材(e-book mode),也可以玩遊戲(game mode),也可以收看電視(TV mode)。一條背帶搭配著電腦,讓小朋友可以斜背在身上,到了有電源的地方,這條背帶則可卸下,轉變成電源線插頭。尼葛洛龐帝說,光是電腦本身的工業設計,就花費了三個月,「顏色和造型都是特別挑選的,要讓小朋友覺得新鮮有趣且耐用、有用、愛用。」

百元電腦不需銷售成本

一百美元的電腦可能被製造出來嗎?尼葛洛龐帝解釋,一般的筆記型電腦成本有五○%來自銷售、行銷和通路上,二五%來自顯示器,另外二五%來自大而無當(obesity)的軟體上。百元電腦不需要銷售和通路,軟體來自開放架構的Linux以及可以隨時上網使用Google的應用軟體,目前最具挑戰性的就是顯示器部分,「拿掉彩色濾光片(color filter),再利用第三代TFT面板廠的產能,我們將顯示器的價錢定在三十美元左右。」
而這只是「第一代」百元電腦而已,「第二代」百元電腦的規格和模樣也早已在進行。尼葛洛龐帝接著從背包裡又拿出了比硬紙板稍厚一點的電子紙(E-Ink)螢幕,宣稱這將是第二代百元電腦螢幕和未來走向:電子紙的彩色螢幕、非常低的耗電率、如紙張般的易讀。 三十元的顯示器,加上不斷跌落谷底的快閃記憶體價格(目前一GB七美元左右),再加上超微便宜到不行的CPU(價錢是最高機密,業者堅持不透露)以及五元左右設計特殊的鍵盤和外觀、非常簡單的主機板、Wi-Fi、USB……
去年十二月十四日,尼葛洛龐帝正式宣布廣達將成為百元電腦的製造者,MIT的創新技術加上台灣廣達的製造能力,百元電腦的誕生看起來將不是問題。但是許多人擔心,這電腦拿到開發中國家會遭到濫用,且這些國家師資準備好了嗎?有足夠的教材嗎?更甚者也有批評,這根本就是美國人天真的想法,這些國家有些人還在飢餓貧病交迫之中,做個百元電腦就能幫他們解決問題?
百元電腦是聯合國內解決數位落差的計畫,民生醫療有其他計畫也在平行進行著。尼葛洛龐帝表示,百元電腦對這些地區的小朋友來說是個窗口也是個工具,「是他們了解世界的窗口,也是他們學著如何思考的工具,百元電腦讓小朋友經由互動和探索學習如何學習(learn learning)」。針對師資,MIT也準備了兩個月的訓練課程,對於購買百元電腦的國家將進行師資特訓,老師們(甚至小朋友)都可利用開放架構的軟體,用自己國家的語言開發適當的教材。

帶動低價產品大商機

工研院創意中心主任薛文珍表示百元電腦的想法,是一種「源自人性關懷與需求而發展的科技應用與服務,是台灣產業應該重視的發展方向。」當電腦的售價從一千美元降低至一百美元,是一種十倍數的變化,就和當年「液晶螢幕創造出來後,映像管螢幕就乏人問津」一樣,百元電腦可說是一種破壞性和革新性的技術。 她進一步指出:「百元電腦宣示著硬體生產價值直線下降,產業的價值將從硬體製造轉向符合人類需求的科技應用或內容服務之上。」 就像尼葛洛龐帝說的,推行百元電腦處處艱難,和每一個國家領袖和教育部門打交道也很費時,但這是一個利用科技關懷全球的教育議題,沒有做不到或不去做的理由。 對於電腦製造商來說,技術將永遠推陳出新,數十億人口的新商機就要出現了,更多樣化的低價產品,從此會更鬧熱紛紛。

什麼是「百元電腦」? 尼葛洛龐帝口中的「百元電腦」,用最經濟的運作方式製作出滿足基本需求的入門電腦,它有個7吋的螢幕、超微(AMD)500MHz中央處理器(CPU)、128MB記憶體、4個USB插槽、具有Wi-Fi網格網路(mesh networking)功能,並以0.5GB快閃記憶體來代替硬碟;軟體則是Linux系統和MIT開發的應用程式。 推動「一個小孩,一部電腦」——中國、印度等七個國家有意跟進 在許多電力設施不足的地區,晚上電腦螢幕是家中唯一的光源,而小朋友學會的第一個英文字,竟然是Google。尼葛洛龐帝認為,百元電腦對這些地區的小朋友來說,「是他們了解世界的窗口,也是他們學著如何思考的工具。」
2005年1月,尼葛洛龐帝在瑞士所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中指出,若能製造出僅有100美元的筆記型電腦給開發中國家的小朋友使用,將有效縮減全球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為了能實現百元電腦的計畫,他成立了「一個小孩,一部電腦」(one Laptop per Child, OLPC)的非營利性組織。超微、Brightstar、Google、新聞集團(News Corp.)、北電(Nortel Networks)和紅帽(Red Hat)等公司陸續贊助,並加入此計畫。 尼葛洛龐帝表示,已經在柬埔寨進行了四年「一個小孩,一部電腦」計畫,成效斐然,小朋友對電腦都非常珍惜,四年來沒有一部電腦需要維修,他們愛護、擦拭、珍惜自己的電腦,還要找個東西套著才能入睡。
在與許多開發中國家接觸後,尼葛洛龐帝表示,中國、印度、巴西、奈及利亞、埃及、泰國、阿根廷等七國政府最有意願訂購百元電腦,「以100萬台為訂購單位的百元電腦,預計2006年2月開始試量產,至年底將有500萬到1000萬台的量。估計到2007年底,百元電腦的年產量將達到1至2億台。」
尼葛洛龐帝指出,並不需要投資太多的無線基礎設備,因為每一台百元電腦都可以和另一台電腦經由網格網路(mesh network)互相連結,這是個孩童驅動(children-driven)的學習世界,只要有一台電腦連上了網際網路,其他電腦也很快地就連上去了。

他們看「百元電腦」 數位時代總主筆王志仁 衝擊現有代工業 王志仁認為百元電腦將提供整個產業跳出框框、歸零思考的機會。1996年甲骨文的艾利也曾喊出網路電腦的口號,要把電腦價格壓到1千美元以下,當時大多數人都覺得不可能。如今1千美元的低價電腦到處都是,1千美元已不叫低價電腦,而是高價電腦,是價格上限而非下限。王志仁認為百元電腦帶來的衝擊,可能不在百元這個價格上,而是它有機會接觸到廣大第三世界的兒童,「這可能只是一個起點,接下來或許有什麼新生意,將由此發生。百元的價格,會對現有代工業的成本結構和運籌模式帶來全新挑戰,運算速度快不是主軸,運籌速度快不是主軸,把原本已經存在的便宜好用科技,根據消費者的購買力和使用需求,重新包裝成新產品,這才是主軸。」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 這是廣達的強項 去年12月14日尼葛洛龐帝宣布,廣達將成為百元電腦的製造者,他再三強調「請不用再懷疑,做不出如此低價的電腦了」。廣達預計將在2006的第一、二季投入大批工程人力全力以赴,完成開發及製造準備工作;在第四季量產百元電腦500萬至1500萬台,以供應參與「one Laptop per Child」計畫的七個國家以及其他地區之需。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表示,「廣達願意以先進的筆記型電腦技術來幫助全世界的兒童,以期能降低數位落差,並搭起知識落差的橋樑。 此外,廣達也運用同樣的技術,平行進行超低價的商用電腦開發。尼葛洛龐帝說,低價商用電腦可以是白牌的,也可掛上品牌來販售。「品牌的低價電腦」這會是廣達的未來嗎?非常值得觀察。

英特爾執行長貝瑞特 看壞百元電腦 根據《電子時報》研究中心的報告,2005年全球筆記型電腦的市場為5800萬台、2007年將達到9500萬台的預估數字來看,如果百元電腦真的在2007年出貨1至2億台,全球筆記型電腦市場將成長至2至3億台,屆時超微CPU的市占率將從2005年的10%,成長到2007年的65%。超微CPU出貨量將超越英特爾,成為市場老大。 百元電腦雖然只透過政府在開發中國家販售,但是對全球電腦產能和市占率的影響,不可謂不大,更可以說這將會是一場改變既定遊戲規則的全新戰役,這也就難怪英特爾執行長貝瑞特(Craig Barrett)去年12月9日在斯底蘭卡的記者會上,要對百元電腦計畫大嗆聲:「充其量只能算是個百元的電子產品,並且大膽指出,這個計畫根本不會成功。

百元電腦技術執行長——Mary Lou Jepsen 為了實現尼葛洛龐帝的夢想,人稱面板專家的傑普森,過去五個月她一共來台灣八次之多,和技術伙伴溝通執行細節…… 為了能達成百元電腦30美元的顯示器目標,尼葛洛龐帝延攬面板專家傑普森(Mary Lou Jepsen)來擔任百元電腦的技術執行長。過去五個月,為了這個「人人口中不可能的任務」,傑普森已經前後來台灣八次,和廠商及技術伙伴進行溝通。百元電腦顯示器將採用黑白、彩色雙模顯示功能,同時也希望做到在陽光下也能看得清楚(Sunlight readability)。傑普森表示,它的面板技術將降低面板的耗電力,缺電時將以黑白呈現,在彩色模式之下,則因為沒有彩色濾光片,也不至太費電,但同時解析度也不致過於降低,而減少了使用上的樂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