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一正:我一直在想網路政黨這件事

2014.08.22 by
陳怡如
柯一正:我一直在想網路政黨這件事
[2014年8月號雜誌精選] 去年3月開始,每個星期五下午6點,自由廣場上,一股公民力量持續發酵。他們用音樂、戲劇、短講、公民論壇等形式,從...

[2014年8月號雜誌精選] 去年3月開始,每個星期五下午6點,自由廣場上,一股公民力量持續發酵。他們用音樂、戲劇、短講、公民論壇等形式,從反核出發,逐漸擴展到更多社會議題上。這場「五六運動」持續了16個月,70場活動風雨無阻,準時開始。五六運動的發起人柯一正,成為其中最顯眼的精神領袖。

導演、演員,這是柯一正過去為人熟知的角色身分,現在他卻化身社會運動中具指標性的號召人物。他發起五六運動,全力反核,親自走入太陽花學運現場,就連他的臉書,也成為宣導公眾議題的大本營。

太陽花學運讓他首次體認到網路的力量,於是他開始思考成立「網路政黨」的可能,建立思想理論的中心。甚至想用網路打造「透明國度」,在這個虛擬世界中,所有事情透明公開,沒有機密,人民和政府可以透過網路即時交流意見。

聽起來是很形而上的理想世界,但就像太陽花學運一樣,以前從來沒有人知道網路的力量如此巨大,未來說不定也真能實現柯一正的終極夢想。

台灣開始用臉書,我就開始用了,一下子朋友增加到5千人,有人來就加,因為可能人家認識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但後來到了反核之後,有人取消好友,我自己也說如果你不贊成你就離開,至少有上百人,後來就有一些空間可以加新朋友。

其實一開始我臉書的內容大概都是吃喝玩樂,後來盡量少講,因為覺得會把要po的運動訊息蓋掉。為了社會運動,我有一些比較快樂的事情就沒有po,大概從1年多前的五六運動開始,po文就轉向公眾議題。

雖然臉書算是一個私人領域,但是可以很容易接觸到公眾,訊息傳播也比較快,對我來講,臉書的定位幾乎就是宣傳管道了(笑)。我曾經為了今年的309大遊行,剪了一個五六運動的影片,影片主要是說我們在這邊有1年了,為了讓更多人看到,我還特別買了臉書廣告。

但其實我是一個每天很愛吃喝玩樂的人,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我跟我一群朋友都是老饕。有時候我想介紹第一名的餐廳呀,但當你看到有一堆朋友在護樹,你卻po吃喝玩樂或在哪間餐廳,這樣心情上也不太好。

我本來的形象跟現在臉書上呈現的樣子,好像有一點差距。其實我不只有這個面向,我關心天下大事,更關心吃什麼東西(大笑)。我也很想寫一些快樂的事情,因為快樂的事情很容易分享,有時候看陳玉勳(電影《總舖師》導演)po一些有趣的東西,有很多迴響,就覺得也不錯呀。其實我也很想把個人心情跟公眾議題分開(笑),可能要再開一個臉書才行。

網路政黨的可能

這次學運,要不是網路也不會成功。其實當初有想到網路的力量,但沒有想到真的那麼大,我在裡面(立法院)看到他們跟國外即時連線,在巴黎竟然聚集了500多個學生,在國外是很難聚集到500多個人,而且可以即時對話。

整個活動現場也用LINE或App下指令行動,即時知道這裡受到阻擋了,馬上換到下一個點,在網路運用上非常快速,未來社會運動一定不能脫離網路。在我們以前來講,這是非常不可思議,你想要這樣做,必須想破腦筋到底要怎麼開始。現在我們對網路真的改觀(笑),而且你可能會一直依賴它。

但我到立法院第一天,我覺得很奇怪,當天晚上,台灣媒體好像只有民視跟壹電視報了一點點,這在任何國家絕對是一個大事情,為什麼媒體反應這麼慢?照理說媒體敏感度要很高才對呀!

但因為網路,現在整個改觀,網路傳播那麼快,我相信也會影響到電視媒體或新聞,你沒有辦法亂報,你不能再亂說。以前我不看媒體的,我大概也是這幾年才在看,媒體訊息還是要透過自己分析、自己做判斷,因為都有一種主觀或立場,現在我反而相信網路訊息。

其實近1年來,我一直在想「網路政黨」這個事情,像德國有一個政黨叫「海盜黨」,它們本來是對版權問題的抗議,後來延伸變成拿來當一個政黨的通訊工具。現在年輕人已經脫離不了網路,所以你跟年輕人談,也不必談統一的問題,因為到一個沒有網路的國家,他們都不願意(笑)。那是不是透過網路可以變成一個理念宣導,這個理念不一定非常政治,可能是生活哲學或是人素質的改變等。

在我的想像是有一個集中的平台,集結文章、資訊發表。像五六運動現在已經有直播,第二天就把影片分段傳到YouTube上,未來我也滿希望五六運動的網站會成立,變成思想理論的中心,像沃草就非常專業,他們整群網路工作者在做這個東西。

我有跟朋友聊過這個概念(指網路政黨),但我們自己不成黨,希望對網路比較了解、比較熟練的人,如果他們願意成黨,我們會加入。我們可以是任何政黨,我們也可以不是任何政黨,我們的成員是各種政黨的人都有,我比較喜歡這樣,讓所有的不同聲音在一起可以討論。

成立透明國度

以現在來講,第三勢力如果沒有很大的經費,必須要靠網路。像海盜黨每年好像4、5千萬元的費用,就能維持整個政黨的運作,而且影響到國會,它們完全靠網路,辦公室沒有幾個人,可是它有影響力。以台灣來講,如果第三勢力不這樣的話很難運作。

甚至我想成立一個「透明國度」,我們希望這個國家可以變得更透明,很多事情不用隱瞞百姓。因為台灣其實很特別,台灣現在根本可以宣布不用武力了,因為台灣的武力是沒有用的,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機密可談,你乾脆把它公開了,做為大家共同經營的一個地方,然後用網路,政府碰到問題,很快地可以問大家,大家來解決。

但我一開始其實不是這個意思。一開始是我發現政府都把我們當透明人,只有要選票時,它才把你當人(笑),但過去之後,它又把你當透明人,你講的話都不算。我們都是透明人沒關係,但透明人可以集結在一起,像臉書會慢慢集結個性相同的人,個性不一樣的人會離開,我這個透明國度也希望那樣,裡面不用謾罵,你可以討論。

當然現在台灣的網路素質還沒有這樣,因為太容易做為宣洩的工具。但每個人要求的生活方式跟素質是不一樣的,我覺得我們可以選擇一個讓我們比較輕鬆容易的方式。

對我來講,g0v是一群天才,因為他們幾個月都有一個大聚會,裡面做一些可以公開給別人的數據,而且軟體都可以讓人家使用,我覺得是非常好的網路活動。

就像在以前你也不會相信九把刀他寫那麼多文章,在網路上免費給人家看,結果他出書還暢銷,你真的想不通。像我們紙風車在做319、368鄉村兒童藝術,免費去各地表演,可是我們在大城市演出照樣賣座,這些人不會因為可以免費看到你的戲,而不花錢來看,你還是會有捧場的人,這是讓我很改觀的。你會發現,其實不吝嗇,你收穫更多(笑)。

柯一正

1946年生,台灣知名電影、電視廣告、電視劇、舞台劇導演和演員,現任紙風車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執導的電影作品有《光陰的故事》第三段〈跳蛙〉、《藍月》等,曾以電視劇《逆女》獲金鐘獎最佳單元劇導演獎。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片來源:周致攝影)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4年8月號《數位時代》「開放!科技新倫敦」,全國7-Eleven、誠品等各大書店熱賣中。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3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