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做智慧硬體,不妨先聽聽投資人怎麼說

2014.08.29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創業做智慧硬體,不妨先聽聽投資人怎麼說
稍微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創業者選擇了智慧硬體這一行業,雖然相比起前些年,現在的硬體製造資源變得越來越豐富和容易獲取,但是生產「實...

稍微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創業者選擇了智慧硬體這一行業,雖然相比起前些年,現在的硬體製造資源變得越來越豐富和容易獲取,但是生產「實實在在」的產品會比軟體或服務這種「虛擬」產品更加依賴資金的投入,說的直接點,缺了錢,任何一個生產環節都無法進行下去。所以投資方則成為了硬體創業的重要一環,在2014年互聯網大會的智慧硬體論壇上,幾位投資人就談了從資方的角度出發對於智慧硬體行業的看法。

主持人:

PingWest執行長駱軼航

嘉賓:

IDG資本投資副總裁連盟
戈壁投資總監楊世毅
DCM高級投資經理高健凱
聯想之星執行董事劉維
邦訊技術董事長兼總經理張慶文

文字根據論壇內容整理。

駱軼航:最近不斷有人講智慧硬體未來下一個中心在深圳,但同時發現任何關於智慧硬體、可穿戴設備論壇所有的事都發生在北京,每天不斷各種各樣深圳的人來北京參加會,不斷有北京的硬體創業者去深圳找供應商,今天幾位嘉賓都有在兩地工作的經歷。所以第一個問題,深圳是智慧硬體所謂的創新中心這個命題是不是成立?

楊世毅:我自己經常往深圳跑,也見過不少智慧硬體的創業者,整體來說深圳是智慧硬體產業鏈中很關鍵的角色,但是它不是中心。過去的深圳承擔了製造業基地的角色,優秀的智慧硬體公司無論是在矽谷還是北京,他們永遠也離不開深圳,深圳永遠是幫他們解決製造的問題。之前我看到美國有做睡眠監測的團隊,把產品做出來,剛開始是在歐洲就跟深圳溝通,發現第一代產品出來的時候很爛,各種脫膠、開線,監測不准,這種問題很明顯。

高健凱:我同意這個說法,北京很多創業者是很有優勢的,無論是做算法還是VC的錢都在北京,基本上是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而產業鏈中任何一環都是非常難被取代掉的。當然,深圳空氣好,深圳也有大公司為小公司提供人才,所以深圳是有一定的機會但是不是現在。

張慶文:北京誕生的人才更多,而珠江三角洲和長江三角洲是整個硬體產業配套鍊,這點上無可替代。
駱軼航:我有一個在某巨頭負責硬體的朋友,他說我接觸了很多國內的硬體創業者,幾乎一說話就可以判斷是來自北京的還是深圳的。上來就聊主板、工藝、細節產業鏈,這是深圳的。上來就聊我們是用大數據的思維和網路的思維做智慧硬體,這是北京的。張總是做製造出身的,產業鏈會更加的熟悉,張總會有自己的立場。當下階段一邊談大數據,一邊談製造,而這兩個環節哪個更加重要呢?

楊世毅:我覺得是看重的是想法,現在做硬體的很多,真正有系統性的原創性想法的人不多。系統性是拆解、細分每個功能點如何實現,要把一個產品完整的定義出來。除此之外團隊的其他能力,比如運營能力則是另外一個重要的部分。

高健凱:我認為解決方案是這個問題的核心,目前很多團隊上來就講我們有多少年供應鏈的經驗,但是似乎很少聽到產品解決用戶什麼樣的問題,無論是在北京還是在深圳都有這樣的問題。光懂硬體、大數據還不夠,懂不懂管道的管理,懂不懂海外,這相當於產品經理的能力。回到問題上,相比起有硬體製造的經驗來說,認識到要解決的問題有多嚴重,希望通過什麼樣的手段去解決才是一個好產品的關鍵。

張慶文:要把一件東西做好,最關鍵的是用戶體驗。產品還沒有使用哪來的大數據,拿iPhone舉例,以前的手機一大堆的說明書,光學就要學兩天,iPhone出來之後讓用戶可以一下子就上手,這就是用戶體驗,沒有大數據。

駱軼航:三位都談到了懂用戶,這個問題之下,「懂用戶」這三個字,怎麼去懂用戶。懂用戶是兩個層面,尤其是智慧硬體,要能夠懂生活場景,還要懂設計,要漂亮,可穿戴設備要和用戶整體搭配,智慧家居要和家很搭配。這是最重要的兩個點,這也是大家比較欠缺的東西,就所謂的懂用戶場景、懂使用習慣,也要懂設計。各位覺得這兩點上有沒有什麼做得比較好的一些產品?這方面不足的創業者到底應該如何去彌補?

張慶文:我比較喜歡墨跡天氣的產品,功能並不是很強大,是從裝飾品的角度先讓用戶使用再來談功能,這是我們公司倡導的理念,首先要有好的設計,其他的是用軟體實現難度並不大。怎麼把外觀跟體驗當成奢侈品是最關鍵的一點,要讓用戶有拿得出手的感覺。

劉維:我們自己投了一家具有十多年兒童產品經驗的公司,他們做了一個很不錯的智慧兒童玩具,圍繞著內容兒童故事的方向,預定量無論是線上的渠道還是線下的傳統渠道都很大。我認為目前比較懂用戶的還是這樣一群持續關註一個市場的人們。

高健凱:找到精準的目標用戶很重要,沒有一個產品是包打天下的,要找到目標人群之後發現他們使用原有的產品上的痛點,設計是感性的通過衡量進行評估的事,不同的設計師對於美和工業設計的理解是不同的,主要的核心在於能不能找到好的設計合夥人或者是專家來幫你,他可能對用戶有很好的理解。

駱軼航:我比較喜歡智慧袖扣和智慧項鍊的配飾,包括一款胸針,放在枕頭下面可以監測睡眠。但是目前創新的智慧硬體種類做得很漂亮,基本上是由西半球的同行們去完成的。作為投資人,怎麼投出或者怎麼去找新的團隊或者發現新的趨勢,是看矽谷投資還是看概念投資?

張慶文:我們作為企業的角度可更關心的是能不能有用戶,考慮賺錢是另外的一回事,考慮怎麼有更多的體驗,這是我們做投資的角度來看的。

劉維:投資人有自己的世界觀,我個人的很喜歡中國屬性很強的產品。當然我們在矽谷的投資更多的是智慧硬體底層的技術。一些比較時尚類的東西先天是會擔心品類比較小,比如說家庭安全方面,美國已經有很多很好的產品,美國人的安全水平、美國人房子水平,基礎設施的水平和中國大不一樣,中國對家庭的安全是有訴求的,但是通過小區去推、物業去推會有很重的服務費,所以並不能說看中直接賺錢的效果。

高健凱:我特別喜歡可以改變人機互動的產品,每次人機互動方式的改變都會引發重大的革命,一開始文字輸入變成圖形的輸入,後面是手勢輸入,下一步改變人機互動的是什麼。

楊世毅:現階段國人最關注的是健康,所以健康領域是我們看好的一個領域,是不斷的拓展投資機會,比如睡眠的產品,我們去年就知道要投睡眠的產品,但是直到今年才找到這樣的團隊。

駱軼航:群眾募資這個事很多人拉我下水,但我認為這個東西外熱內冷,籌到多少錢,背後的那些人是不是真正的消費者,我想知道大家認為群眾募資生態系統中扮演的角色是怎樣的。是幫助投資人發現更好的硬體項目,還是把環境搞得很亂,釋放很多錯誤的信號。

張慶文:群眾募資是個人新創的企業,群眾募資的平台上主要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展示產品,第二個目的是來確認是不是可以獲得後續的費用。從投資者的角度,我們做企業投資一般不會投群眾募資型的企業,不管是團隊的實力和資金的實力都跟不上,你做得很好,但是因為後面跟不上項目就流產了。

駱軼航:最後一個問題,最近有創業團隊在埋怨巨頭,我本身態度很中立,我想知道從大家去投早期的新創公司的角度,怎麼看待這些巨頭或者是跟風或者是學習的問題,這個事的分寸在哪,大家怎麼看待這些公司佈局、跟風、借鑒和帶給創業者的感受?

楊世毅:自由的市場競爭能夠把好的團隊留下來,能力不太強的團隊清洗掉,這是正常的商業規則,沒有什麼可以去指責的,做社交騰訊做得很好,但是陌陌也做起來了,一個非常容易被拷貝的,沒有技術門檻,沒有數據挖掘價值的我傾向於不投。

高健凱:有巨頭在競爭是好事,團隊創業初期的時候應該考慮到這樣的可能性,什麼事情是適合於團隊做、什麼事適合於巨頭來做,很多巨頭做決策的過程是比較冗長的,要想清楚哪些專業的技能是巨頭手上沒有的,了解巨頭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這是很重要的。

張慶文:企業的角度,不管巨頭怎麼樣,也不是贏者通吃。亞馬遜的公司足夠大,但是在軟體和整個數據分析全球是老大,可是做了幾年的硬體不成功,硬體和軟體架構和產業鏈各方面測試的條件都不一樣。所以關鍵是要定位好自己在某個細分領域找准自己的位置,要找準你要賣什麼客戶。不可能通吃,把東西做得足夠好,把管道和營銷做得足夠好還是可以打出一片天地。

本文出自PingWest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