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像鐵達尼號 需要重生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日本就像鐵達尼號 需要重生
Kazuhito Toyama 富山和彥 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目前擔任產業再生機構代表取締役專務。這是家由「國家出錢,民間出力」幫助企業再...

Kazuhito Toyama
富山和彥 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目前擔任產業再生機構代表取締役專務。這是家由「國家出錢,民間出力」幫助企業再生的機構,網羅民間各財務、會計、法律、管理等專家共同來拯救瀕臨破產的企業。

固定基礎投資低迷不振、企業破產、不良債權堆積如山、銀行破產」這個邪惡的四角關係是日本泡沫經濟後歷經十一任首相,仍然束手無策的經濟難題。 二○○三年四月,日本國會正式通過了「產業再生機構法」,該法案的目的是成立一家由「國家出錢,民間出力」的產業再生機構,網羅民間各財務、會計、法律、管理等專家共同來拯救瀕臨破產的企業。 這個機構成立兩年以來,共幫助了四十一家瀕臨倒閉的公司,成功重整過的案例包括化妝品公司佳麗寶、大榮超市等,重整領域橫跨觀光產業、建設、運輸和服務業,看來他們離兩年前發誓「五年重建百家,不增國民負擔」的目標已經不遠。 (數位時代雙週)越洋獨家專訪這個一兆日圓、日本最大政府基金的實際操盤人——富山和彥,了解他一手清除不良債權的秘密。

Q: 請你談談自己?
A: 我是東大法律系畢業的。大學畢業時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到大企業去當個安分守己的上班族,另一個是當個學有專攻的專業人士。社會科學領域上有三種專家:會計師、律師和企管顧問。我決定要當顧問,所以去了波士頓企管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兩年後我又和同事創立了一家企管顧問公司。 從小到大我喜歡做個非主流的人,就是不太喜歡和別人一樣,那時候日本東大畢業的學生大多去了中央政府,沒有人像我一樣去了美國的管理顧問公司,之後又到史丹佛念了企管碩士。對我來說,我喜歡做替別人服務而被感激的工作,我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很驕傲。 處理不良債權像是告別過去

Q: 請你談談日本的不良債權問題怎麼會一發不可收拾,到最後成為一個無底洞?
A: 日本必須要歸零(reset)一次。日本過去五十年太成功了,人都是這樣,生活過得愈舒適,就會愈保守,這十年在既得利益者的保守主義之下,日本社會喪失了創新精神。不良債權的產生,代表過去的系統已經不再適用了,我們都要改變想法。 長期以來,日本銀行的財務模式就是「言必稱不動產」,銀行借錢給企業是借給企業資產負債表上所認列的不動產,而不是去看這家公司好不好,有沒有能力把錢賺回來還貸款。一般認為會變成這樣,是因為上個世紀六○到八○年代日本土地太值錢了。另外,還有兩個主要原因,一個是那個時候企業都很賺錢,所以大家都沒有想到要看借款企業的現金流量;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銀行懶惰,不做複雜的企業獲利能力分析,只用最簡單的不動產估價法。泡沫之後地價一下跌,過去評價的基準一下子變成一半,全部的銀行都完蛋了。其實大家慢慢有在發現問題,只是日本就像鐵達尼號,一艘那麼大的船說要改方向怎麼可能一下就改掉。

Q: 產業再生機構是由政府委託民間專業團隊,用政府基金來幫助瀕臨破產的公司再生,促進產業結構的重整。你可不可以談一談產業再生機構在企業端清除不良債權的作法?
A: 如果一家企業資產負債表的左邊都是不良債權,那這家公司是不可能自己變成賺錢的,所以我們就用政府一兆日圓的週轉基金,來把瀕危破產公司總負債扣除總資產的剩餘債權買下來,先讓這家公司的資產變乾淨。接著我們的目標就是讓資產產生現金流量(cash flow),當資產負債表的左邊現金流量開始產生時,右邊的股權價值也會誕生,這是我們的方法。 當然過程很複雜,把不良債權買下來之後,我們變成這些公司的股東,我們的專業管理團隊會進去這家公司做「詳實查核」(due diligence),為這家公司做營運和財務的重整。我們還會幫忙做營運策略規劃,目標就是盡快讓這家企業降低成本,營運正常化,開始產生現金流量。等到我們身為股東的股權價值產生時,我們會選擇合適的投資者轉賣掉這些健康的股票。在過程中,產業再生機構的專業律師、投資銀行家、會計師、營運管理專業人才都會進駐這家公司幫企業做診斷。等到這些企業開始賺錢,他們就可以把現金還給銀行,銀行收到了錢也開始慢慢變得健康。

日本年輕人需要更多鬥志

Q 可不可以請你談談你所認知的日本社會有什麼改變?
A 第一個是現在巨人隊的人氣下降了,以前全日本都是巨人隊的球迷,現在大家都各自擁有自己的夢想團隊。 第二個是現在大家過年都不看(紅白歌唱大賽)。 (紅白歌唱大賽)是日本過農曆年大家團圓都要看的節目,所以紅白的歌唱明星會安插老、中、青三代,大家都會看到自己要看的。(紅白歌唱大賽)現在的收視率跟以前比起來真的差了很多,大家都只挑自己要看的看,愈來愈少人是一家老少從頭看到尾。
第三個我要說的是日本女性改變很多,現在的女孩子都上大學,有很好的專業能力,不太可能再去要求她們遵守日本社會對女性的傳統規範,甚至只能在家相夫教子。這些有專業工作能力的女生會愈來愈有錢,也會愈來愈敢追求自我理想的實現。我想這三點都代表日本社會將走向多元化,這些都是很好的事。

Q: 最後可否請你談一下你對日本年輕人的生涯規劃建議。
A: 不論做什麼都好,也不要管事情是大是小,把責任擔起來,做個領導者,做個承擔全部責任的管理人。如果三十五歲之前都還沒有實際的管理經驗,那你就沒有機會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