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田學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寺田學
Manabu Terada 寺田學 1976年秋田縣橫手市誕生,父親為秋田縣縣長寺田典雅,偶像是前日本總理吉田茂。中央大學經濟學部產業經濟...

Manabu Terada 寺田學
1976年秋田縣橫手市誕生,父親為秋田縣縣長寺田典雅,偶像是前日本總理吉田茂。中央大學經濟學部產業經濟學科畢業,2001年進入三菱商事負責海外投資策略業務。2003年11月代表民主黨參選秋田一區眾議員選舉,成為全日本最年輕的議員,當時他才27歲。2005年9月眾議院改選,第二次當選。

二○○三年當選眾議員之後,寺田學依舊跟大學時代的朋友一起合租在池袋東口的大樓頂樓加蓋鐵皮屋。他的官方網頁並不像一般政治人物光寫寫部落格,他告訴你身為眾議員一年支領薪水一百二十三萬日圓,每個月有一百萬日圓的文書交通費;他還告訴你政府給他什麼議員福利,他把這些錢都花到哪裡去;他甚至歡迎你告訴他國會議員的薪水待遇應該要多少才是合理。
「我以前看著我爸爸那一輩的政治人物,他們的主張都曖昧模糊,政治工作就是到處剪綵,我不知道他們從事政治究竟對社會帶來了什麼貢獻?」他毫不避諱地談他的父親——上一個世代的政治人物、日本東北秋田縣縣長寺田典雄。「我父親本來就是成功的商人,跟他後來成為政治人物相比,我喜歡的是商人的父親。」
寺田學原本是個對日本政治冷感的年輕人,在當選國會議員前,他曾經是三菱商事的上班族,負責東亞的重工業貿易和市場研究。他若繼續工作,幾年後就可以獲得外派的機會,這是每個「商社男」的夢想。「商社的工作,不論是知識或是技術,我每天都在學習。可是我開始想,我如果不是三菱商事的一名員工,那我會什麼?這樣一直想下去就辭職了。雖然說應該要再經歷一些會更好,可是我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所以我也不會後悔,」寺田學肯定地說。
「至於為什麼要投身政治,商社為世界上許多國際大宗貿易的企業和國家間做了很多溝通和潤滑,可是就因為看到了這個世界,我總覺得日本在國際上就好像美國的『子公司』一般,不積極地處理國際紛爭,在國際上的外交定位和主張也不被彰顯……,與其身為一個商社男,從政直接改變這個狀態是一個比較有效的手段。」
「跟自民黨比起來,提倡改革的民主黨符合我的理想,所以我和一位學長就直接前往當時的民主黨辦公室,剛好那一屆民主黨在東北地區沒有人可以競選,所以我碰到一個很好的機會……,等到我跟民主黨談好了,我才回家跟爸爸說我要代表民主黨參選第四十三屆的眾議員。」「我跟他說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他還以為我要結婚了,」寺田學笑著說。
日本有些媒體把他的少年得志歸功為身為政治家第二代的身世背景,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這麼回應:「就是因為看到父親和哥哥在日本這種選舉中經歷的腐敗,更讓我相信改革的重要。日本的地方選舉,重要的不是理念和執行力,也和人格操守沒有很大的關係,贏不贏的關鍵在於知名度和地盤。說真的,我覺得這很奇怪也需要改變。換個角度來看,我不是固守這個舊體制的人,我更要利用這個知名度和地盤來促進改革的發生。我不能改變我的父親是秋田縣縣長的事實,我也不能說我身為政治家第二代沒有比別人占了優勢,可是如果我身陷於這種第二代的自我矛盾情節,那更沒有辦法造成改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