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紹唐的上台、下台轉職學

2005.12.01 by
數位時代
李紹唐的上台、下台轉職學
沒有會客沙發、沒有大落地窗,進入這個不到三坪,只剛好放得下一個書櫃和一張辦公桌的小房間時,很難讓人相信這就是剛從北京甲骨文(Oracle)華...

沒有會客沙發、沒有大落地窗,進入這個不到三坪,只剛好放得下一個書櫃和一張辦公桌的小房間時,很難讓人相信這就是剛從北京甲骨文(Oracle)華東暨華西區董事總經理一職卸任,前甲骨文台灣區總經理李紹唐在上海多普達(Dopod)的新辦公室。 李紹唐這個名字,從他突然空降到台灣甲骨文擔任總經理開始,在資訊業界引起注意。在此之前,他在IBM從最基層做起,待了整整十七年。但在IBM做到第十五年時,有一天去敲了當時IBM台灣地區總經理沈安石的門,李紹唐回憶:「我當時問Peter(沈安石的英文名字),什麼時候我可以坐你的位置?他說,你排第十個。我接著問了第二個問題,每個人多久?他給我的答案是:三年。我一算,那不是還要等三十年?當天晚上我就跟我老婆說我要辭職。」

拒絕被動等待 離開IBM反而更有成就

李紹唐花了半年時間決定了接下來要去軟體公司,進入甲骨文後,耐心等候了兩年,他一下子躍升為台灣區總經理。二○○三年,李紹唐升任甲骨文的董事總經理,前往大陸主掌華東、華西的市場,職業生涯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但今年十月,李紹唐又再度演出驚奇:把跑道轉換到通訊業,擔任起手機生產商多普達的中國首席營運官(COO)。
從令人豔羨的外商總經理,到剛成立三年,制度和規模都未臻完善的本土企業,最明顯的區別就是待遇降低了。過去在甲骨文豪華氣派的大辦公室縮水成不到三坪、連窗戶都沒有的小房間,座車沒了,各種福利都縮水,李紹唐自己倒是甘之如飴。
「人要有捨才有得,當年我如果沒離開IBM,現在也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副總。但到了甲骨文,我跟IBM的總經理平起平坐。當時我放棄IBM上千萬的退休金,現在也都回收了。」 李紹唐表示,對現在的他來說,物質生活已經成為其次,他追求的是更貼近精神層面的東西。「上台靠機會,下台則要靠智慧。在甲骨文我已經做到一個高點,這時候選擇下台反而是一種智慧。就像我爬山一樣,每次爬到差一步的地方,我都會停下來,把最後一步留給下次。」 然而,在外商擔任總經理的人都有一種共同的感受,覺得自己其實只是總公司派在當地的超級營業員,在績效掛帥的壓力下,在一季、最多兩季的時間內,達不到要求就可以準備捲鋪蓋走人,尤其是在競爭壓力極大的IT業,一年換兩、三個頂頭上司是家常便飯。這次李紹唐從甲骨文去職,外界盛傳也與人事異動有關。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外商總經理表示,甲骨文大中國地區即將調來一位新的總經理,公司內部高層已經向李紹唐明確地表示這個人選不會是他,李紹唐是否因此萌生辭意,就不得而知。
「即使你在外商做到總經理,決策也都還是總公司訂的,地區總經理只負責執行。在多普達我可以自己訂策略,挑戰性很大,做起來更能體現出自己的價值,」在外商公司總共待了二十三年的李紹唐感慨地說。

處事備受肯定 轉戰手機打最後一場戰役

不管離職的真正原因為何,李紹唐是一位擁有高EQ的專業經理人,絕對是不爭的事實。他要離職時,甲骨文高層不但沒有惡言相向,還對媒體發表公開聲明,感謝他在甲骨文任內所做的貢獻,「離職的時候,甲骨文送我一張獎狀,感謝我近六年來為甲骨文所做的貢獻。亞太總裁和副總裁特地邀了其他幾位中國總經理一起為我餞行,還送我一支金筆,希望我以後用這枝筆為新公司簽約,他們所做的一切,讓我非常感動,」李紹唐說。
在軟體、硬體業都待過的李紹唐,一直堅信「無線」(Wireless)將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所以他決定把自己工作旅途的最後一站停在專門生產智慧型手機的多普達公司。李紹唐表示,這將是他最後一份工作,做完他就要退休,「人不要太累,一個人做二十五年就應該退休,我已經做了二十三年,現在四十七歲,夠了!再做五年我就要退休。」
雖然李紹唐對新工作信心滿滿,不過,相對於一百多歲的IBM及二十多歲的甲骨文,成立僅三年的多普達就像是個小嬰兒,無論是規模或流程管理都不如外商完善,對李紹唐的確是前所未有的挑戰。然而,如同許多轉職到本土企業的外商經理人,成就,不僅僅是業績數字的表現,而是人生價值的證明。 Profile 現職:多普達中國區營運長 年齡:47歲 學歷:淡江大學國貿系 經歷:任職IBM台灣分公司長達17年,曾擔任台中地區負責人及委外服務等職 2000年加入甲骨文公司,擔任總經理/2003年升任董事總經理,主掌大陸華東、華西市場 2005.10轉戰多普達 對職場生涯的一句話:勇敢敲老闆的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