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車隊董事長林村田董事長:Uber無法保障乘客安全

2014.12.31 by
翁書婷
Uber事件持續在台延燒,引發科技界人士論戰。Uber公司28日以「經濟共享,促動台北繁榮」為標題,為uber在台事業辯護,Uber認為若政...

Uber事件持續在台延燒,引發科技界人士論戰。Uber公司28日以「經濟共享,促動台北繁榮」為標題,為uber在台事業辯護,Uber認為若政府持續固守舊思維,將為阻礙台灣創新與城市發展契機,並且引用創新工場董事長、Google前全球副總裁李開復Facebook發文為證。而台灣大車隊董事長林村田則連續兩天發文反駁Uber意見。以下是林村田的反駁意見全文: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首先,創新是要能為社會帶來進步且解決社會問題的才是好的創新。Uber使用APP叫車,這點並非創新,早在4年半前台灣大車隊就已經開始使用APP叫車了,除非Uber今天推出的是一項前所未見的工具或專利發明。否則,使用APP叫車在我看來這並非創新。

再來,談突破,Uber推出人人都可以是司機,你只要能提供相關文件即可開始營業,這樣的司機管理極為簡陋且不嚴謹,Uber完全無法掌握申請的人和駕車的人是否相同,又或者同一輛車有多人輪流開的情形? 這樣的做法,如何保障乘客的安全? 在此舉一個例子:有位朋友告訴我,他的一位友人因案在身,不能去申請加入Uber,就請朋友申請讓自己可以在Uber開車營業,這就是現在的Uber問題之一。

台灣大車隊從來就不怕競爭,我們全體員工、大車隊及旗下所有品牌車隊(包含大愛、婦協、泛亞及城市衛星),共15,000名隊員從來都不怕『良性且合法』的競爭對手,但是Uber的做法卻直接影響了全台灣10萬多名合法取得牌照司機的家庭生計。這群司機本就是社會相對較弱勢的一群,Uber這樣所謂的創新式突破的商業模式,實際上無法為台灣帶來進步,甚至將延伸出社會問題及負擔。

Uber公司在台灣是只有寥寥幾個人的組織,卻輕鬆的賺走了司機每趟次車資的20%,它為何有這麼大的能耐? 只因為他做法律不允許做的事,所以他有暴利。例如:計程車司機必須經過嚴格考試,取得職業駕照、繳稅…等,政府對計程車的車資費率有嚴謹的規範,但Uber的收費機制是不用受政府監督的,它可以做一些計程車不能做的事情,請問這樣對計程車司機公平嗎? Uber抽佣了20%車資後,有為這塊土地作什麼貢獻嗎? 交通更順暢了嗎? 從業者有賺到錢了嗎? 又有為這些白牌車司機做專業訓練嗎? 乘客的保障在那裡? 現有的這些計程車司機的問題得到解決了嗎? 試問這樣的創新叫「創新」嗎?

大車隊一直以來積極於本業上的尋求創新與突破,也藉由我們微薄的力量讓這十幾年來台灣整體計程車產業素質提升,讓乘客搭車更安心,讓加入車隊的司機更有效降低空車率並增加收入,進而減少社會問題及負擔。以台灣來看,Uber所謂的突破式創新,並未實質對台灣社會帶來正向的進步,也沒有解決社會的問題,反而可能延伸出新的社會問題及嚴重影響10萬多名現有司機生計。最後再次重申,台灣大車隊全體隊員永遠歡迎公平的競爭者,但也絕不能夠容忍在台灣,有不公平的商業競爭行為。

Uber其實是黑心油的翻版,一開始時社會大眾都會覺得標榜高檔的商品,價格又不貴、包裝又精美,當然大家都高興不已。但是事件爆發後民眾才恍然大悟,Uber其實就是如此。通常民眾都是知其然但不知所以然,所以政府應扮演專業的執法單位。Uber今天的行為如果可行,那麼台灣有太多的東西可以合法化。首先坊間的無照密醫最是人人想做的工作,反正只要有粉絲就可以合法,那麼政府就可以休息了,這個社會很快就會大亂。

Uber擺明了就是暴利集團。一個簡單的App就可以說成是創新。在台灣,就連一個伴手禮小商店都有建置APP。如依他們對外宣稱每位專職司機可以月入10萬元,那麼每位司機就能讓他們抽取高達兩萬元服務費,若如Uber所稱擁有上千名以上的白牌司機,那麼隨便一算Uber就是月入兩、三千萬元。 Uber投資一個不用百萬的APP加上個位數的工作人員,就可以月入兩、三千萬元,請問這不是暴利什麼是暴利?

台灣大車隊投入5百多位員工、250位24小時的客服同仁及張老師,全天候服務所有乘客及輔導教育司機;但我們平均只向司機收取2.3%左右的服務費。Uber卻收取高達20%服務費,如果Uber做的不是法律不允許的事情可能有這麼好的收費嗎?這是何等的不公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