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畫要從代工翻身

2006.09.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動畫要從代工翻身
動畫產業的成功來自於好的故事、資金、人才和大環境的配合。 根據台灣動畫記錄片《逐格造夢》的歷史描述,台灣的動畫從七○年代開始,一開始幫美國...

動畫產業的成功來自於好的故事、資金、人才和大環境的配合。
根據台灣動畫記錄片《逐格造夢》的歷史描述,台灣的動畫從七○年代開始,一開始幫美國、日本代工,從中吸取經驗,慢慢培養出第一批的動畫人才。八○年代台灣成為美國最大動畫代工地,全盛時期代工的宏廣公司掌握了世界上七○%的動畫製作。然而代工技術轉成自製動畫,市場銷售卻不盡理想。
近年來,台灣的動畫產業逐漸西進大陸,而自製動畫也開始出現跨國合作的模式,例如《孔子傳》由中韓合資、台灣漫畫《Young Guns》由日本加工製作。
現在台灣的動畫新秀,雖然在各項影展和競賽中皆嶄露頭角,自製品牌的動畫如何在行銷經營上找到市場,卻還是個未知數。

有好故事是一切的開始

動畫代理商宏恩文化總經理李友白表示,《魔法阿媽》、《紅孩兒:決戰火焰山》的成功,顯示出台灣動畫往前一步,但畢竟原創性不足。而《紅》片的導演王童則表示,動畫是台灣可以走出去的一條路,因為動畫能夠和國際接軌,在商業上也有票房收入。台灣有人才,但還需要好的故事、資金的投注、以及成功的商業模式,才能打造產業成功的鑰匙。
九月初剛在台北結束的二○○六年台灣國際動畫影展,來自法國、美國、日本的動畫菁英,特別前來跟台灣的動畫工作者分享他們的經驗。「好的故事是動畫的先決條件,」法國風影動畫工作室(Folimage Valence Production)總裁賈克雷米吉黑賀(Jacques-Rmy GIRERD)肯定地說。他就像是聖誕老人真人版,有著圓圓的臉和微胖的身軀,說話慢條斯理,笑起來像個孩子。
一部動畫的成功需要資金的挹注、長時間的技術與人力投入,以及產業大環境的配合。但對雷米吉黑賀來說,有了好的故事,這才使得資金、技術、人才有意義。「我只忠於自己想做的故事,並沒有考慮市場和觀眾的好惡,」雷米吉黑賀微笑中帶有堅定,他認為好的故事到全世界都能感動人心,打破文化隔閡。

歐洲政府願意花錢投資

歐洲人如此,在美國、日本亦若是。皮克斯(Pixar)的每部電影,大約有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純粹用來發展故事,「故事優先」(Story comes first)是他們的最高指導原則。而有大量漫畫為後盾的日本,電視動畫成功的關鍵也在如何挑選出好的故事。
有好的故事才能發展成好的劇本,好的劇本才能吸引資金。雷米吉黑賀既是動畫工作室總裁,也是電影的導演。《大雨大雨一直下》(La Prophie des grenouilles,法文意為小青蛙的預言)就是由他執導。身兼製片和導演,他表示身兼數職既能了解現實的狀況,也可以控制影片的品質。一部動畫長片的製作時間大約六年,這當中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大雨大雨一直下》的製作成本為七百五十萬歐元)。
風影動畫工作室的規模大約是皮克斯的十分之一,獨立製作電影非常困難,這也是歐洲動畫製作的普遍情況之一,因此尋求資金成為非常重要的課題。歐洲動畫製作的資金來源包括政府補助、電視台投資、國內外電影公司、歐盟補助和版權事前售出等。
以《大雨大雨一直下》為例,大約只有一八%的資金來自風影動畫工作室,其他都要靠資金募集。他打趣地說,他的下一部電影還短少資金,「這邊的這位小姐,妳有興趣投資我們嗎?」 即便資金籌措困難,動畫的創意和行銷之間並不是妥協,而是信任的關係。「我工作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改過我的劇本,」雷米吉黑賀笑著說,「他們(投資者)必須要相信我。」投資者需要全權相信動畫公司的專業,不干涉創意執行。而動畫公司對它底下的人才,也得秉持同樣的態度

人才是皮克斯成功的關鍵

「皮克斯僱用最棒的人,然後讓他們做自己該做的工作,」畫家厄尼斯托諾瑪西歐(Ernesto Nemesio)說。諾瑪西歐在二○○二年進入皮克斯工作室時,他對動畫一無所知。對電腦網路一竅不通的他,當然也不懂繪圖軟體。
厄尼斯托諾瑪西歐是典型的畫家,他有著一頭捲髮,說話聲音細微,眼神溫暖而專注。他的專長在油畫和水彩,主題以人物為主,也有風景和靜物,作品在藝廊展售。
皮克斯找上他的時候,正在進行《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的動畫製作,諾瑪西歐對人體繪畫的專長,正是他們要找的人。剛進去的幾個星期,他只是觀察動畫製作的流程、學習使用繪圖軟體,接著就放手讓他去做。
「他們(皮克斯)給我充分的自由,讓我可以做實驗性的嘗試,發揮創意。」現在他覺得沒有軟體做不到的效果,這是四年前的他所無法想像的。他可以自由地把他在傳統繪畫中學習到的技法應用到電腦動畫中,把色彩和光影應用在塑造人物性格與真實感,讓卡通人物更有真人的質感。
也因為公司給人才的自由,讓諾瑪西歐絲毫未脫藝術家的光采。就在八月底,他花了整個星期只是待在山上享受作畫的樂趣。
在各方面找到最傑出的人才,就是皮克斯成功的關鍵。導演專門負責導演,動畫師負責動畫,畫家負責繪圖,「我們不做別人的工作,因為我們知道有別人做的比我們更好。」如此專業化的團隊,讓皮克斯成員彼此之間有充分的信任和授權。
有了信任和授權之後,員工才能激發創意,願意做更多嘗試。諾瑪西歐覺得他進入皮克斯四年以來,不斷地學習到新的東西。就在去年,他成立了自己的網站,把油畫和水彩作品在網路上陳列販售。
對於想進入動畫產業工作的人,諾瑪西歐建議他們充實本科系的基礎,專業比技術重要。「軟體從來就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你會不會畫圖,能不能感受自然之美。如果你有深厚的藝術底子,很容易就可以轉變成動畫的能力,」他更表示,有些學生還太年輕,覺得自己只要軟體技術好就可以畫動畫。其實軟體任何人都可以學,有沒有自己獨門的工夫才是關鍵。 日本動畫多半改編自漫畫
「因為有手塚治虫,日本人才會這麼喜歡漫畫,」手塚治虫工作室(Tezuka Production,以下簡稱虫工作室)總經理清水義裕(Yoshihiro Shimizu)說。有著灰白頭髮的清水義裕,身穿西裝,卻背著可愛的原子小金剛背包,在嚴肅的外表下透露出他對日本漫畫的愛好與強烈熱情。
「因為動畫多半由漫畫改編而來,所以動畫製作公司姿態都很低。」清水義裕也擔任日本動畫協會商業委員會的主席,已有二十多年的動畫產業經驗,對日本動畫工業有深刻地了解。 目前日本電視上播映的動畫已經達到每週八十集(每集三十分鐘),每年超過三千集的產量,而且動畫行銷全球。如此大的動漫產量,日本動漫製作公司在媒體環境中卻無法抬起頭來,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劇作人才。
日本年產四千五百萬本漫畫,動漫中有九○%來自漫畫改編,這造成了漫畫出版社反而掌握了動漫製作的版權。廣告代理公司向出版社取得漫畫改編的授權之後,向投資者接洽,以周邊商品的販售權,如電視原聲帶或玩具等,來交換資金挹注。之後,廣告公司再付費在電視台播出,或者電視台本身就是贊助商,免費提供時段播出。
在這產業環節中,動畫製作公司僅接受廣告公司的委託,領取製作的佣金而已。大量來自漫畫素材的動漫工業,雖然有取之不盡的資源,卻也造成動畫無法獨立的現象。 「以製作公司為中心的商業模式,是日本動畫的未來目標,」清水義裕肯定地說。一方面,製作公司在財務上獨立,不需要透過廣告公司,直接接手動畫的經營管理;另一方面,原創的劇作人才能夠幫助動畫公司在版權上獨立,不用向漫畫出版社低頭。

日本動畫的願景

日本現在少數原創故事的動畫公司,例如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和日昇公司(Sunrise)製作的《機動戰士鋼彈系列》,雖然在市場上創下佳績,票房收入亮麗(二○○一年發行《神隱少女》的票房收入為三百○四億日圓),但收入大部份還是歸於投資吉卜力的電視台,以及電影發行公司。清水義裕表示,假設電影票房收入為一百億日圓,大概只有十到十五億日圓歸吉卜力。不過,他們因為有原創的劇本,所以有機會從這個模式中翻身。 清水義裕熱切地從沙發上挺起背,拿起筆在白紙上畫出理想中吉卜力的商業模式。 如果吉卜力可以向大眾集資,然後自己經手電影、電視、DVD的販售權,那麼大部份的收入就可以歸吉卜力所有。「但我們(虫工作室)還沒有那麼有名,不然我們一定會這樣做。」從他的眼裡,看到他對日本動漫產業的理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