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車上的文字革命

2007.01.01 by
數位時代
摩托車上的文字革命
你對摩托車的想像是什麼?是往返工作與住家的代步工具,或聯想到切.格瓦拉(Che Guevara)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在台灣,最著名的摩托車...

你對摩托車的想像是什麼?是往返工作與住家的代步工具,或聯想到切.格瓦拉(Che Guevara)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在台灣,最著名的摩托車部落客非徐子涵(Schee)莫屬,他在十五歲就曾經騎重型機車橫跨澳洲大陸,對他來說,摩托車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熱愛。
外表斯文,長年茹素,留著一頭長髮,徐子涵看似秀氣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離經叛道的心。他在少年時期廣泛閱讀有關野百合學運、黨外運動的書籍,開始對「上學」感到不滿,質疑「我是誰」這千古難解的大問題,發生逃學等脫序行為。束手無策的父母親把他送到澳洲留學,借宿佛寺,就是在澳洲,他結下了跟摩托車的不解之緣。

**十五歲橫越四千公里澳洲大陸

**他在朋友家邂逅了幾輛老舊的BMW重型機車,朋友又過份「好心」地瞞著大人讓徐子涵練習,這一摸索,騎車技巧竟無師自通。恰巧朋友在此刻搬家,徐子涵從東岸騎了四千公里到西岸還車。在這趟摩托車之旅中,他對世界的看法開始轉變,親眼見證天寬地闊的世界,拓展了他的視野。
接著他回到台灣,保送師大英語系,但對體制的反動和對摩托車的渴望仍然在血脈中奔騰,走上自願退學之路。二○○○年因傷退役,他開始鑽研各國有關摩托車的文獻,投入網路世界,也開始接觸當時對台灣大多數人來說還很陌生的部落格。
成為一個正職部落客,潛心研究網路,徐子涵難道不會擔心生計?「我一直強迫自己必須知道要什麼。」徐子涵肯定地表示。從他堅定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執拗,就是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熱情,讓他有勇氣選擇跟別人不同的路。徐子涵笑說:「只是在家對著電腦、沒有收入的正職部落客生活,其實很讓父母擔心,好在家人夠相信我,願意支持我的決定。」

**寫部落格推廣摩托車旅遊

**
「寫部落格是希望找到一個媒介,推廣對摩托車旅遊和安全的重視,」徐子涵認為網路是窮人的武器,台灣摩托車普及率如此高,卻沒有相對重視的程度,他希望拋磚引玉,透過網路散布、分享相關資訊。
對部落格的研究深度與廣度讓他有機會進入網路產業,從個人部落客踏入商用部落格,負責推廣蕃薯藤與樂多的部落格服務,二○○五年蕃薯藤樂多的「夏日的部落格傳說」就是他任內推動的活動之一,這個比賽要使用者連續三十天針對某個挑戰主題書寫,吸引了超過三百五十位來自各地的參賽者,活動頁面瀏覽人次高達十八萬,甚至還被部落客們喻為台灣部落格界的「奧斯卡獎」。
儘管生活並不優渥,靠著省吃儉用,多接翻譯、講師的兼職工作,甚至貸款,他也要完成騎摩托車走遍世界的夢,除了少年時跨越澳洲的紀錄,他也曾騎著摩托車途經德、奧、義三國,穿越歐洲阿爾卑斯山脈。
目前徐子涵正在進行「台島萬里」計畫,希望在一個半月內騎著摩托車,走遍台灣所有鄉省道及城鎮小徑共一萬三千公里,並運用數位裝備來記錄,現在已經跑完北部和中部,預計在今年結束前完成。

**「台島萬里」計畫感動網友

**他的熱情吸引了許多網友,甚至還有以行動支持的例子。網友「阿伯」就表示,以前看徐子涵分享騎車旅遊的經驗,以為他是個不愁吃穿的少爺,羨慕他有餘裕完成夢想,但後來才知道他只是收入一般的普通人,光憑熱情和堅持走下去。
欽佩之餘,「阿伯」友情贊助他一頂安全帽,伴徐子涵完成台島萬里行。
「很多人聽到我的計畫,第一個反應就是,你要去環島嗎?當場我就不知道要接什麼,」徐子涵接著說,「這是因為台灣人對摩托車旅遊的想像是侷限的,事實上,把台灣所有的道路系統走一遍的距離,大概等同從台北往返嘉義三十次。」
只要談到摩托車,徐子涵的眼睛就亮起來了,「對我來說,用到體力的才叫做旅行,我朋友都說這是硬派旅行。」除了長途騎車對體力來說是一大負荷以外,後續的資料整理工作也很驚人。
徐子涵表示,「台島萬里」計畫是台灣所有省縣道走透透的「田野調查」,從摩托車的觀點出發,探勘道路的各種資訊:包括總長度、路寬、路面狀況、彎道剖析、海拔、摩托車友善住宿、加油站等。
他希望可以透過「走過」的第一手經驗,找到自己這個世代看台灣的眼光,更重要的是,透過各種數位化的裝備來儲存這資訊,而這些資訊在台灣目前付之闕如。「總是要有人來做」,徐子涵話說得輕鬆,但微笑背後仍掩不住風吹日曬的勞苦,也藏不住對摩托車的摯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