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文嬌圓夢開按摩保健會所

2006.12.01 by
數位時代
程文嬌圓夢開按摩保健會所
悠揚的輕音樂,配上潺潺流水聲,在靜謐的私隱空間中,享受按摩保健服務,是現代都會白領紓解工作壓力的方式之一。在這裡,我們遇見了一個熟面孔,她就...

悠揚的輕音樂,配上潺潺流水聲,在靜謐的私隱空間中,享受按摩保健服務,是現代都會白領紓解工作壓力的方式之一。在這裡,我們遇見了一個熟面孔,她就是上海新浪網副總裁蔣顯彬的妻子程文嬌。
不過別誤會,昔日予人職場白領專業形象的她,不是來消費的客人,而是上海靜安悠庭保健會所的老闆娘。

**卸下白領形象實現創業夢想

**
說程文嬌是天之嬌女,一點都不為過,台大外文系畢業的她,找工作向來不費吹灰之力,後來嫁給蔣顯彬,更譜出了IT業界的一段佳話。二○○一年,她放棄當時在宏道資訊負責的公關工作,隨著蔣顯彬前往中國。
到上海之後,程文嬌進入一家專門做企管培訓的美商公司Achieve Global,擔任行銷職務。但是還不到一個月,她卻辭職了,「我從小就夢想有一家屬於自己的店,到上海以後我真的不想再上班了,希望能自己創業。」程文嬌說。
辭職之後,程文嬌經常在上海街頭遛達,無意間來到一間新加坡人開的「幽悠」保健會所,一下子她就愛上了這裡,而且馬上要求和老闆見面,表達自己的合作意願。
剛開始,程文嬌只是投資人,可以對公司的策略方向提出建議,但是並沒有決策權,而且也學不到日常營運的管理技巧。雖然靠著每年分紅,程文嬌坐在家裡也有錢領,但是她覺得這樣不是辦法,終於在二○○五年以加盟形式開分店,自己跳下來當老闆娘。

**申請執照差點過不了關

**
原本程文嬌認為,「悠庭」是市場既有的品牌,當時光上海一地就有七家分店,要取得營業執照不是問題,結果卻不是如此。
「要投資大陸之前,最好事先了解所要從事行業的特殊性,服務業是中國最不願意開放給外資的行業之一,我們送了厚厚一大疊資料給有關單位,但他們還是不發給我們執照,」程文嬌表示,儘管公司在徐匯區有好幾家分店,和當地部門的關係不錯,但是在上海,各區之間涇渭分明,程文嬌想在靜安區開店,一切關係都得從頭打通。
還有就是註冊時登記的「身份」問題。剛開始程文嬌為了確保經營權,希望自己擔任法人。她找到上海外事局,表示想要成立中外合資的公司,經辦人員看她一眼,問她要開幾家店,程文嬌隨口說:「一家。」沒想到對方竟然回答:「那你找人頭算了嘛,又不是幾百萬美元的生意!」
最後程文嬌聽了許多過來人的建議,找可靠的本地朋友當法人,用內資公司的名義註冊,「在中國,有時候就是不能堅持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後來我也看到很多堅持要用外資,結果拿不到執照的店,」程文嬌表示,「悠庭」開幕以後生意不錯,很多人跑來來找問她要不要「頂店」,這些人大半是想用外資註冊,卻拿不到執照,撐不下去了只好把店頂讓出去。

**不適任的人就要換掉

**來回奔走了四個月,程文嬌終於抱回營業執照,卻又出現新的問題。雖然在開店之前,所有的員工都已經通過培訓,拿到所謂的「上崗護照」,但是到了正式營業的時候,這些員工還是錯誤百出,店裡店外亂得一塌糊塗,「光是店長就被我換掉兩個,」回憶起剛開店時的諸事不順,陳文嬌還是難掩無奈。不過,她總結出來的經驗是:「只要不適任就換人,絕對不要捨不得。」
悠庭保健會所仳鄰五星級的四季酒店,附近又有很多外商辦公室,顧客有七成以上都是外籍人士,因此店長必須具備流利的英語能力。程文嬌表示,當她想換掉前面兩個好不容易找到的店長時,也曾經擔心會不會從此找不到人。不過,後來她還是毅然決然地換人,「否則之後的痛苦是你要承擔。」
事實證明她的決定是正確的,現在的店長負責又細心,減輕程文嬌不少負擔。而「用大陸人管大陸人」的模式,也使得程文嬌學到不少管理本地人的方法。
美容業和程文嬌過去熟悉的IT行業完全不同,員工的教育程度偏低,因此經常發生程文嬌過去想都沒想過的事,「你能想像嗎?店裡的員工會吵架、打架,甚至偷其他同事的手機到外面變現,什麼誇張的狀況都有。」
「悠庭」有一套很詳細的規定,只要犯錯就扣點,每個月的報表當中,都會詳細顯示哪些人因為什麼事情被扣點、扣了多少錢,「要很努力地去管他們就對了。」不過還好,程文嬌表示,這些討厭的瑣事都不必她親自出馬,而是由店長來當「黑臉」,「店長一定要用本地人,員工才會服氣,這也是我學到的經驗。」
經過將近一年的磨合期,程文嬌慢慢找到感覺,建立制度加上充分授權,使她能騰出更多心力去做自己的事,即使跑回台灣一個月,店裡的營運都不受影響。「如果所有事都得仰賴我,那豈不是比以前上班還累?『Auto Run』就是我的終極目標。」程文嬌略帶得意的說。看來她的創業「初體驗」,成果是相當甜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