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公司改變科技業生態

2006.07.01 by
數位時代
專利公司改變科技業生態
一位火箭科學家、一位數學家、一位腦神經外科醫師和一位律師走進了一個房間,這好像是某個笑話的開場白,但是在英特雷創投公司(Intellectu...

一位火箭科學家、一位數學家、一位腦神經外科醫師和一位律師走進了一個房間,這好像是某個笑話的開場白,但是在英特雷創投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它卻具有更嚴肅的意義——商業模式。英特雷創投公司只買賣一項產品,那就是發明。
六月十七日英特雷邀請了全國最優秀的十位醫師與科學家,在位於華盛頓州貝勒福(Bellevue)的公司總部,進行一整天的腦力激盪,總部位於沼澤旁,是一棟毫無特色的辦公大樓。一群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圍坐在會議桌旁,其中包括來自勞倫斯.利佛摩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ies)的物理學家、各大型醫學中心的醫師,以及史丹佛大學生物工程學的博士後研究員。
他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思索一個複雜的問題:外科手術還有多少改進的空間?他們要找的不是循序漸進的改善方法,而是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創意,這個創意不僅可以改變全世界,而且毫不令人意外的,可以讓所有參與構思這項創意的人致富。
在這些專家侃侃而談之際,英特雷的專利律師們(他們當中有許多人都擁有一個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一邊聆聽這些極為專業的意見交流,一邊做筆記與錄音,同時為白板上的手繪圖形拍照。
這個會議室沒有窗戶,配置的是一般的辦公傢俱,與會者的穿著也相當休閒。他們靠著含有咖啡因的飲料、牛肉乾和堅果類的零食維持體力。
他們的腦力激盪過程經歷了許多次的峰迴路轉,一位英特雷的員工不斷地從電腦中叫出與討論內容相關的文章或是專利文件,並且將這些文件內容投射在牆壁上,讓所有的與會人士參考。「這個真的很酷!」英特雷的執行長兼公司創辦人米佛德(Nathan Myhrvold,同時也是這個會議的主持人)很興奮地針對某個在會議上被提出來的點子說:「這個真的酷到不行!」
美國未來的發明就是這樣產生出來的嗎?現年四十七歲的納森.米佛德深信未來的情況就是如此。不論是在企業界、政府還是學術界,很少人願意像他一樣投資這麼多的時間與金錢來發展基礎發明。隨著智慧財產的經濟價值日益提高,「如何在智慧財產上投資」這項課題,便顯得日益急迫與重要了。儘管這個行業在未來必定會有競爭對手,但米佛德希望自己是為這個行業訂下規矩的人。
他的目標是在全世界最快速成長的產業中,擁有下一代的科技。過去三年來,英特雷舉行了七十次的腦力激盪會議,其結果是有五百個專利正在申請中,這些專利跨足光學、生物科技、機器人學、電子商務以及行動網路等不同領域。米佛德說:「假如我們專精於發明的話,我想我們可以做得比那些把發明當作副業的人還要好。」

** 吸引明星發明家加入陣營

**米佛德所誇下的海口,如果是出自別人的嘴裡,也許不會被大家當作一回事,但是米佛德可是說到做到。這位頭腦好的不得了的數學物理學家,在擔任微軟公司首席科學家的十四年間成了一個大富翁,涉獵甚廣的他,可以針對任何一個領域的任何主題侃侃而談,從烹飪(他曾在法國的烹飪學校上過課)、宇宙學(他曾經跟隨劍橋大學的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學習「彎曲時空」理論)到古生物學(他贊助了恐龍化石的挖掘計畫)。米佛德所具備的科學與商業背景,也許是全世界唯一一位可以同時吸引明星發明家前來投靠,並讓藍籌股投資者願意投資的人。
這些藍籌股公司包括了微軟、英特爾、蘋果、新力與諾基亞等。 米佛德的粉色臉頰、捲曲金髮與愉快的神情就像是個天使一樣。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把米佛德看成天使——事實恰好相反。這是因為英特雷不僅是一個聚集各路精英坐在那裡空談幻想的智囊,這家公司還有另外一個事業、一個充滿爭議的事業:收購專利。事實上,英特雷的主要業務都屬於這個事業部。
在空殼公司與保密協定的掩護之下,英特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成交易,獲取了無數個專利,同時還在搜尋下一個收購目標。這項做為讓許多科技界人士憂心忡忡。
專利有什麼可怕之處?這些一般人看不懂的文件再加上奇怪的圖形,可以讓發明者對於自己的發明物擁有獨占權。
這讓我們想起了發明家愛迪生與惠特尼(編按:惠特尼在一七九三年發明了軋棉機)。然而有許多小公司(有人不屑地稱它們為「專利地痞」)只靠擁有許多專利權就足以存活下來,這些公司一天到晚與其他的公司打官司,控告別人侵犯他們的專利權,並因此獲利,有時甚至獲得巨額的賠償金。
讓許多大公司最引以為戒的案例,就是NTP控告黑莓機的製造商Research in Motion(RIM)侵犯專利的官司,RIM最後付了六億一千二百萬美元,才在三月和NTP達成和解。
專利權多如牛毛的英特雷,有可能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專利地痞,它有能力(至少在理論上)與全美國的企業打官司,並因此成為創造發明的扼殺者,而非培育者。「他們打算把他們所擁有的專利用在哪些用途,大家都心存疑慮,」惠普的發言人克莉斯汀娜.許耐德(Christina Schneider)語重心長地為矽谷發聲。
毫不令人意外的,米佛德駁斥了這種種憂慮,他說他反對專利訴訟。面對指稱他為「掠奪者」的指控,米佛德認為自己是企業贊助人(entrepreneurial financier),他用新的方法來資助創造發明。他把自己比作早期廣泛被人誤解的創投家與私募資本投資者(private equity investor)。米佛德認為,把智慧財產(特別是專利)視為資產是一個新興的趨勢,而個人或公司在未來會投資在智慧財產上,就像他們會把錢投資在房地產或是股票上一樣。其結果是振興創造發明,就像創投家與私募資本造就了美國經濟的驚人成長與無數創新的產生。他說:「我是發明贊助家(invention capitalist)的先驅。」
當然,成為一個開路先鋒自有其風險,風險之一就是最後發現自己所開的路是通往懸崖。米佛德與英特雷的高階主管所構思出來的商業模式非常大膽,但尚未獲得驗證。沒有人知道它可否帶來穩定的收益。英特雷成立已六年,從它首次集資算起,也有四年的時間了,但英特雷距離讓股東獲利,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米佛德生長在加州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一個小康家庭,他的母親是個單親媽媽,他戲稱自己的成功是個意外。他原本在劍橋大學研究宇宙學,後來卻跑去幫朋友發展軟體。一九八四年他創立了「動態系統」公司。兩年後,微軟買下這間公司。後來他成為微軟的首任技術長,同時也是與比爾.蓋茲(Bill Gates)非常親近的顧問。科技界有人把他視為是知識界的花花公子,認為他頭腦聰明,成天只想引人注意,他在微軟從來不曾創造出任何重要的創意發明。然而這些冷嘲熱諷絲毫對他沒有產生任何影響,現在他擁有私人座機,並且與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麥可.彭博(Michael Bloomberg)、史帝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赫伯.艾倫(Herb Allen)等人成為好友。

**結合各領域專家分散風險

**
在微軟工作的那段時間,英特雷的雛型在米佛德的心中慢慢成形。二○○○年他與另一位微軟的首席科學家艾德華.榮格(Edward Jung)共同創立了英特雷創投公司。他曾為微軟創立微軟研究部門(Microsoft Research),這個經驗對於他成立英特雷助益甚大,目前微軟研究部擁有超過七百位研究員。米佛德說,在創立微軟研究部門的過程當中,他有一個重大的發現,那就是在預測哪些發明會成功的同時,其實每項預測都附帶了很大風險,降低風險的唯一方法,就是在不同的領域做研發。就像股票基金經理人會分散投資標的一樣,英特雷的目標是擁有多種不同的專利。
我們可以在英特雷的發明會議上發現這項策略的蹤跡。米佛德認為,英特雷之所以能夠想出許多突破性的創意,就是因為他們結合了來自不同學科領域的專家,而這種作法鮮少在企業界見到,因為一般企業都將自己的專業視為秘密。舉例來說,在六月十七日的腦力激盪會議中,出席的成員包括曾經參與核子武器設計的物理學家羅爾.伍德二世(Lowell L. Wood Jr.)、南加州大學的胸腔外科醫師麥可.史密斯(Michael A. Smith)以及生物機械工程師艾德華.波登三世(Edward S. Boyden III),他們坐在會議桌旁,看著神經外科醫師丹尼斯.瑞維(Dennis J. Rivet)走向白板發表意見。
那時已經是中午時分,會議室的空氣已經變得有點悶熱,咖啡壺也早已見底,但是眾人的討論熱度絲毫不減。瑞維正在說明他所遇到的一個與動脈瘤有關的問題,他拿了一隻白板筆,劃下了一條血管和一個類似氣球的凸狀物。
「這是一個常見的問題嗎?」米佛德問道,他對動脈手術的專業術語一點也不陌生。瑞維回答說:「這個情形很常見,我在空閒時常思考這個問題。」這個答覆讓米佛德的眼睛為之一亮,就在同時,眾人開始七嘴八舌地針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熱絡地討論起來。英特雷的專利律師猛敲鍵盤,為日後可能申請的專利先做好筆記。
這些概念可能要在許久之後才會轉變成為獲利。從提出申請到獲得專利,至少要花三年的時間。然後是非常困難的部分:找人把這項創意變成商品。英特雷只涉及創意,米佛德對於新產品的生產與行銷一點興趣也沒有,他打算把那些部分交給授權企業去做。英特雷要找的是「有耐心的投資者」,米佛德如此說,英特雷告訴它的投資者,「五年後也不保證會有獲利。」 至於那些參與發明的人,假如他們的名字被列在專利書上的話,他們就可以在發明獲利後分得一部分的利益,而米佛德有權決定誰的名字可以放在專利書上。英特雷會支付發明者薪水,並負擔他們的費用,但是瑞維說,金錢只是吸引他們前來投效的一小部分原因,「英特雷具有兩項引人之處:其一,是我們有機會純粹為了發明,而與一群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知識份子交換意見,其二是英特雷把想像力轉換成智慧資產的效率,無人能及。」
雖然發明是米佛德萬樂於談論的話題,但是發明卻不是英特雷最重要的事業。事實上,英特雷把大部分的錢花在買斷別人的創意與發明,以雄富的財力為後盾。根據米佛德的說法,英特雷買下了數千個專利,但他不願透露確切的數字。

**專利基金驅逐專利地痞

**
當二○○二年米佛德跟榮格開始為英特雷募集基金時,他們的說辭可真是直接明瞭:英特雷的專利組合能提供一條途徑,讓大型科技公司避免吃上智慧財產權官司。當時由於網路泡沫破滅,許多人擔心會跟著爆發一波專利侵權訴訟潮,讓許多新創公司就此破產。於是有些營運狀況不佳的公司被迫將他們手中握有的專利權,以低於市場價格售出。有些公司賣出的專利,甚至是他們最後僅存的金雞母。許多矽谷的經理人都害怕投機的專利地痞會買下這些專利,然後再對他們提出侵權訴訟。
因此米佛德跟榮格就開始走訪大型科技公司,請他們投資他們口中的「捍衛專利基金」,這名字可說就是「專利地痞驅逐劑」的同義辭。根據幾位熟悉內情的人士說,一開始英特雷希望每家公司投入五千萬美元。英特雷會拿這些錢去買下市場上對他們產生威脅的專利,再授權給投資者使用專利組合中的所有專利,這麼一來便能有效地避免他們陷入智慧財產權訴訟的危險中。
在他們鼓吹這個想法的同時,法律界的一些發展也讓他們的概念在市場上獲得支持。二○○三年二月,一位法官判決新力因為侵害原告的專利,得付出兩千五百萬美元的損害賠償。但是當初原告買下這些專利時,卻只用了六萬五千美元(後來新力以數目不明的和解金,取得這些專利的授權)。新力與英特雷簽了約,英特爾最後也是。加入這個陣營的還有微軟、蘋果、諾基亞、Google與eBay。有些公司付出了不只五千萬美元,有些出的資金比較少,但是英特雷拒絕透露投資者名單,這些公司也拒絕發表評論,或者根本就不回電話,因為英特雷要求投資者簽下保密協定。
雖然英特雷對外宣稱「捍衛專利基金」是要保護他們的大型投資者,但是有些經理人在英特雷跟他們接觸時,卻看到了英特雷所帶來的威脅。吉姆.哈德遜(Jim Huston)之前曾任職於英特爾專利授權部門,現在於南舊金山的藍印創投公司工作,他就指出:「他們這套將專利﹃反購回﹄的說法,意味著如果你不投資他們,你就會成為他們的頭號目標。」換句話說,英特雷有可能會用他們買下的專利,對拒絕他們的公司提起侵權訴訟。米佛德駁斥這樣的指控,並且指出如果一家公司沒有做侵權生意,就不用擔心會發生這種事,更何況英特雷至今未曾提起任何一場侵權訴訟。
可是很顯然的,許多英特雷的投資者,對米佛德的企業抱持相當矛盾的態度。蘋果跟英特爾就是兩個最好的例子。上個月,這兩家公司加入了才剛成立的「專利公平聯盟」。在米佛德眼中,「專利公平聯盟」才是「侵權者遊說團」,因為這個組織已經向國會施壓,提出譬如提供更多營收來攻擊專利有效性的要求。在米佛德看來,這樣的要求會削弱了法律對專利擁有者的保護。「專利公平聯盟」對這說法的態度,不僅非常急於提供相關資訊及諸多發言對象,還進一步指責英特雷的說法有夠惡毒。
位於舊金山的電子前鋒基金會委任律師傑森.舒茲(Jason Schultz),代表專利公平聯盟發言,批評英特雷拒絕揭露諸如投資者名單等資訊。「既然他們要涉入有關專利買賣跟專利改革這類議題中,至少得讓別人檢驗他們的可信度,」舒茲說:「所以透明度是很重要的。」

**指責大科技公司剽竊發明

**
即使米佛德背後的金主包括了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型科技公司,他還是經常公開批評他們。在米佛德接受美國(商業週刊)的一系列採訪中,他經常提到這些大型科技公司會「剽竊」發明者的想法。他說許多大型電腦跟網路公司故意侵犯他人的專利,或者對可能造成的侵權行為視而不見,這對他們來說,早就習以為常。「這些人對免費取得這些創意,視為理所當然,可是他們卻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公司,」他不禁大聲了起來,而且語帶憤慨,當時他正開著車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車陣中,前往他最喜歡的一家西雅圖餐廳,「我知道這種狀況,那些會議,我都在場。這就是這一行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在米佛德眼中,許多大型公司公然侵犯智慧財產權的事實,正意味著他的專利組合還可以榨出更多的錢。
儘管英特雷是家爭議性很高的公司,他們的集資速度卻十分神速,最近他們剛募集完第二輪的資金,其中有些錢是來自於法人。現在英特雷的股東包括了退休基金、創投公司以及富豪們。以薩.亞摩尼(Izhar Armony)是位於麻州渥爾珊的查爾斯河創投公司(Charles River Ventures)合夥人,他說:「我相信米佛德現在在做的事,是非常好、非常重要的事。」查爾斯河公司也入股了英特雷,亞摩尼說:「因為我們都認為「智慧財產權」將會成為新興的資產類別。」

**行徑秘密不透露公司動向

**
英特雷的策略願景,也隨著投資者的背景愈來愈多樣化而發生變化,英特雷最近將產品重新包裝,不再提出「專利捍衛基金」的說法,現在他們提供兩種投資機會。投資人可以選擇將錢投入英特雷的發明創意中,但是這類投資的回收期非常長;投資人還可以將錢放入收購專利的基金中,獲取較快的回報。雖然米佛德不願說明英特雷的基金規模或結構,但他暗示為了因應投資人的需求,可以有多種投資方式。彼得.德特金(Peter Detkin)曾是英特爾的內部律師,「專利地痞」就是他在二○○一年所創的名詞。對於英特雷如何知道它要買哪些專利這個問題,他說:「有部分是我們的秘密配方。」德特金在二○○二年加入英特雷,成為該公司的董事總經理。英特雷內部有個專利收購團隊,會到市場上尋找收購機會,但是他們同時也仰賴仲介商跟其他發現者。除此之外,大學也是發明創意的來源之一,英特雷就曾向超過五十所以上的大學購買專利權。
英特雷也是相當積極的公司,今年二月美國(商業週刊)做了一篇報導,提到有間叫智慧海洋(Ocean Tomo)的公司,打算進行公開拍賣專利的計畫。結果,根據智慧海洋公司執行長詹姆斯.馬拉克沃斯基(James E. Malackowski)指出,英特雷與那篇文章中智慧海洋所提到的幾家公司進行接觸,這些公司原本打算提出一些專利權讓智慧海洋公開拍賣,結果英特雷硬是說服了南方貝爾公司(BellSouth Corp.),臨時拉下他們提交給智慧海洋拍賣的專利權,而轉售給英特雷,這些專利權包括無線網路及語音通訊服務(英特雷對此拒絕做出評論)。
這種偷偷摸摸的神秘行徑也是英特雷的著名特色之一,因為他們所服務的大客戶,往往不希望讓競爭對手知道他們正要購買哪些類型的科技專利,也不想讓別人因為他們財力雄厚就提高價錢。英特雷用來購買專利的空殼公司,名字都很稀奇古怪,要不是用作家的名字穿鑿附會,譬如史坦貝克罐頭工廠、狄更斯煤礦、吉卜林大人,就是取些充滿了色彩的名字,如天藍交流道、鐵灰伺服器、深藍遠端存取等。
英特雷的收購範圍涵蓋許多科技類型,米佛德說,他們的目標是要在五到十種科技領域中買到一定的「關鍵數量」。雖然英特雷不願說明是哪些科技領域,但很明顯的,他們的焦點集中在晶片生產、設計還有電信上。英特雷自己的發明領域則專注在一些近期即可看見收益的生物科技與光學領域,還有極度艱深、甚至很可能看不見回收的領域,譬如超物質、具有特殊電磁特性的工程複合材料,這類材料很可能有助於軍方發展隱形技術。
隆納德.勞瑞(Ronald S. Laurie)在加州帕洛奧圖(Palo Alto)的轉折點策略公司工作,這是一家專利經紀與顧問公司,他認為英特雷是他所代表的賣家最後去處。「你拿不到好價錢」,勞瑞說:「但你很快就可以賣得掉。」英特雷曾向電視相關領域的專利發明家開價,價錢不超過五萬美元。這些發明家後來聘請了經紀商IPotential,談到的價錢超過十五萬美元,然而這些發明家依舊惜售,等待更好的價錢。去年他們將專利賣給一家亞洲的電子公司,結果最後賣出的價錢是一百萬美元。英特雷宣稱這項專利有問題,因為有個律師享有留置權,這個問題後來得到解決。

**尋找專利組合的獲利方式

**
有個價值六萬四千美元的問題(或者該說六億四千萬美元的問題,這個金額接近黑莓機製造商RIM付給NTP的和解金額)是:英特雷打算如何運用它的專利組合來替投資人賺錢?是要設計更酷的新產品?還是針對沒投資它的各家大型科技公司設下提起專利訴訟的阻礙?這家公司說他們至少要一年之後,才會執行「打入市場」的策略。之所以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它還沒買足關鍵數量的專利。「數量就是力量,」英特雷董事總經理德特金說,當相關科技能夠互相搭配,讓使用者有比較大的空間來運作時,這些專利才比較有吸引力。負責上市計畫的英特雷執行副總裁布蘭特.福瑞(Brent Frei)說,他們有很多方法讓手上握有的專利獲得應有的價值,並且無須涉及官司。英特雷可以將專利買給想將專利商品化的公司,或是成立合資企業、簽屬授權協定。這些都是很棒的方法。只不過無可否認的,並非每個人都想跟米佛德及他的公司一起玩。當某些公司拒絕米佛德提出支付權利金的要求時,英特雷將不可避免地只好走上法庭。米佛德堅決否認英特雷的主要營運收入將會來自於對其他公司提出告訴。「打官司是個絕大的錯誤,」他說這種作法「會是一場災難,讓專利變成一種貨幣。」米佛德比較樂見的未來是他所謂的「侵權文化」將會告終,每家公司會自動自發付出專利使用費。他打個比方說,這就像上館子吃飯一樣,大多數人不會吃了就跑的原因,並非因為人們害怕被抓,並且還要承擔後續的苦果,而是因為絕大多數人都認為吃飯付錢是理所當然的。

**希望企業願意贊助人們發明

**
米佛德指出,二十年前軟體製造商——現在這些廠商中,有些人卻藐視專利,面臨同樣尷尬的處境,試圖讓市場尊重著作權。當時即使再大的公司也會只買一套試算表,然後再加以複製。這種情況在透過教育、立法以及嚴格的執法之後,已經大為改善。米佛德很清楚他得做類似的努力。他在說打官司會是一場災難之後沒多久,又加了一句:「有時候,你不得不讓災難發生。」 米佛德的野心不只是要讓英特雷公司上軌道而已,他說:「我希望成為一個成功的帶頭者。」他希望帶領出的局面是,有一個企業網絡願意資助人們創新發明。就像三十年前創投公司在矽谷生根,米佛德想像會出現一個產業,願意投資產品創造過程的起始階段。「現在人們認為發明是太缺錢、太不確定、太危險的領域,所以沒有人願意投資,」他說:「但是我們也看到如果你願意提供資金跟專業給缺乏這些資源的領域,那麼好事就會發生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