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正在改寫軟體產業歷史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我們正在改寫軟體產業歷史
在軟體產業中,除了微軟的比爾.蓋茲、甲骨文的艾利森(Larry Ellison)之外,湯普森絕對是下一個備受矚目的人物。自從一九九九年擔任賽...

在軟體產業中,除了微軟的比爾.蓋茲、甲骨文的艾利森(Larry Ellison)之外,湯普森絕對是下一個備受矚目的人物。自從一九九九年擔任賽門鐵克的執行長以來,透過一連串的併購攻勢與產品線重整,讓賽門鐵克成功從以個人用戶為主的防毒軟體廠商,轉型為跨足企業市場的資訊安全廠商,也帶動了賽門鐵克的高速成長。過去五年來,賽門鐵克的營收成長率分別為一四.五%、二五.四%、三一.四%、三二.九%、三八.一%,在近年來資訊產業成長趨緩之際,反而呈現加速成長的態勢,並一路直衝全球資訊安全龍頭寶座。
身為全球知名科技企業中首位非裔執行長的湯普森,正率領賽門鐵克迎接更重大的挑戰,這位曾在IBM服務長達二十八年的科技老將,今年勢必成為全球軟體產業的焦點。在去年底,整體金額達一三五億美元、震撼業界的Veritas併購案,在第二季已進入最後完成程序,這樁天價併購案,將使新賽門鐵克成為年營收接近五十億的軟體大廠,在全球軟體業排名第四,僅次於微軟、甲骨文、SAP,後續的併購成效如何,將是今年軟體產業的重要戲碼。此外,軟體霸主微軟在今年也將正式跨足資訊安全領域,湯普森要如何帶領賽門鐵克因應微軟的強大挑戰,則是另一場重要戲碼。

Q:當初是如何有併購Veritas的構想,而併購的行動又是如何開始的?
A:會有併購Veritas的行動,我認為純粹是出自市場與產業趨勢發展之下,所創造出來的機緣。差不多在去年十月左右,Veritas全球服務部門的主管,一位過去在麥肯錫顧問公司服務時我就認識的老朋友,開始與我們接觸。他提到在與企業客戶接觸時,發現企業對資訊安全與資料儲存的需求非常急迫,因此他找上我們,希望雙方能在產品銷售上進行合作。
接著,我們的技術主管開始與他們接觸,一起討論雙方技術與產品合作的方式。 結果,雙方人馬愈談愈愉快,發現雙方真的有非常多合作的機會,最後促成了我和Gary(Veritas的執行長)見面。
我們兩個一見面後,聊沒多久,雙方就不約而同興起了「談合作不如談合併」的念頭。也因為這個原因使然,從併購構想提出到我們正式發布新聞,中間只花了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進度非常快。雙方公司對這項併購案都十分積極,都有「我們將改寫產業發展」的共識。

Q:併購後,哪方面的整合與調整會是最優先的步驟?
A:受限於併購相關的聯邦法令,我沒有辦法太具體地回答這個問題。大致來說,賽門鐵克和Veritas兩家公司,都是關心客戶的企業資料,賽門鐵克專長在資料風險的管理,Veritas則專長在資料內容的儲存;在災難復原與異地備援上,是資訊安全與資料儲存兩大領域目前交集的應用,雙方原本也都有各自的產品與技術。 從最新的資訊安全發展趨勢來看,也正出現全新的改變。
過去,駭客入侵與散播病毒最大的動機,是比較單純的技術炫燿或惡作劇,但從去年開始,商業動機成了駭客攻擊最首要的考量。為了防範竊取機密資料、財務訊息等舉動,促使企業對資訊安全的需求大幅提高,對現代企業來說,資料幾乎都在網路、資料庫中,日常營運對這些資料的倚賴也愈來愈高,資訊已成為企業最重要的資產與貨幣,這是我們的重要商機。

Q:合併完成後的賽門鐵克,會將哪家廠商視為主要的競爭對手?
A:未來我們跨足的領域很多,在不同領域都會面臨不同的對手,例如在資安上,我們要與組合國際(CA)、Check Point、趨勢科技、McAfee等廠商競爭;在儲存上,要與EMC、IBM、HP等廠商競爭。
但最大的優勢在於,我們是結合這兩大領域的唯一廠商,每個產業典範轉移的過程中,都有促成關鍵轉變的領導廠商,就好像當年福特汽車創造了流水線生產,改寫了現代汽車工業的發展,我們有決心要做這樣的廠商。

Q:未來的新賽門鐵克要能持續高度成長,促成營收成長的動能為何?主要的新客戶來源為何?
A:軟體產業已經逐漸成熟化,過去高成長的時代已經結束,但現在只有兩個領域在未來幾年內,仍有兩位數的成長,一個是資訊安全,另一個則是資料儲存,而賽門鐵克與Veritas則是這兩塊高成長領域的龍頭廠商。 從市場版圖來看,賽門鐵克過去集中在消費者市場,隨著企業對資訊安全的需求提高,我們正在逐漸提高來自企業的營收比重,逐步往上發展;Veritas過去則集中在大型企業市場,但隨著網路應用普及以及各種多媒體等數位資訊大幅增加,來自中小企業以及個人消費者對資料儲存的需求也逐步提高,來自大型企業以外的營收比重也正在提高,逐步向下發展。在大型企業、中小企業、個人消費者三層次的市場金字塔版圖中,我們一個逐步往上走、一個逐步往下走,雙方在原本各自的客戶層面、銷售團隊、服務能力等方面,都能協助對方快速跨入另一塊原本不擅長的領域。

Q:看來你對這樁併購案非常有信心,產業的發展也對你們十分有利……。
A:我真希望你的這個說法能有更多人知道,尤其是華爾街那些分析師們……。

Q:那你怎麼看待自從去年底併購消息宣布至今,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賽門鐵克股價下跌三到四成的情形? A:因為考量併購的風險,所以股市的反應向來是對併購案先投反對票,但是我覺得有人關心我們還是好事情。事實上,過去五十二週以來,科技基金投資科技股的部位,有四十九週是減少的,是整個金融大環境造成科技股普遍下跌的情形。

Q:過去資訊產業中,類似這樣規模相似、一對一的併購,最近一次的例子是惠普併購康柏,但以結果來說,成效並不理想,你要如何證明賽門鐵克與Veritas的併購,會是成功的併購案,有哪些挑戰要克服?
A:惠普與康柏的併購,是競爭對手的彼此併購,主要是站在節省成本的考量上,對其他綜效的創造有限,從結果來說,最後的市占率是一加一小於二。我們的併購則非常不同,我們是站在創造機會的考量上,背後支持的是客戶與市場實際的需求,是兩家不同領域的領先廠商併購,透過大幅裁員或是提高採購規模來減少成本的方式,不是我們併購的動機,這也是軟體產業與硬體產業對併購想法最大的不同。
這次的併購,與過去賽門鐵克的併購經驗也十分不同,是不同領域以及規模近似的併購。軟體產業併購最大的風險,在於留住人才以及文化融合,這點我不擔心,市場的發展趨勢以及客戶需求反應,都十分支持我們這次的併購行動;在文化融合上,雙方都是充滿朝氣的年輕公司,在研發上也十分積極,產品線也是互補的,沒有裁撤既有產品線的顧慮存在。

Q:去年微軟已經開始發動資安領域的併購行動,年初比爾.蓋茲也宣布,在今年內微軟就會正式推出防毒以及反間諜程式的相關軟體產品,你如何看待微軟的攻勢?
A:首先,我不打算到聯邦法務部去發牢騷,推動對微軟的反托拉斯法案,我會回到市場上與微軟開戰(fight),因為我確定我們可以痛擊(whip)他們。現在還不清楚他們到底打算怎麼做,我們也沒有太細節的反擊計畫。
當微軟真正展示出他們的產品,我們才會看看他們的能耐到底為何。 資訊安全的防護網是全面性的,駭客攻擊與資訊風險會在各個層面發生,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專注在這個領域,從個人電腦、伺服器、企業網路架構到網際網路,甚至災難發生資料流失的復原,都是我們過去持續投入研發技術與產品開發的領域。
更重要的是,我們現在已經併購了Veritas,有領先全球的資料儲存技術與產品,與賽門鐵克整合出來的力量會更強大,可以面對微軟的競爭。

湯普森
現職:賽門鐵克董事長暨執行長
出生:1949年
學歷:佛羅里達農業和機械大學商學院企管系
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管理科學碩士
家庭:已婚,兩個子女、三個孫子
經歷:在IBM服務28年,曾歷任業務銷售、行銷、軟體發展部門等資深主管管理職務。在IBM公司任職期間,最後任職是美洲部總經理,同時亦為IBM全球管理會議的一員
最尊崇的企業家: 威爾許(Jack Welch,前奇異電器執行長、美國經營之神)
錢伯斯(John Chambers,思科執行長)
摩爾(Gordon Moore,前英特爾執行長、摩爾定律發明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