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模組廠創獲利奇蹟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DRAM模組廠創獲利奇蹟
今年才開春,半導體需求便快速減弱,DRAM(動態隨機存記憶體)現貨價格就像坐溜滑梯般,三個月的時間裡,跌幅超過二十五%,一路下探到二.四美元...

今年才開春,半導體需求便快速減弱,DRAM(動態隨機存記憶體)現貨價格就像坐溜滑梯般,三個月的時間裡,跌幅超過二十五%,一路下探到二.四美元。這記來得既快、力道又重的直拳,讓全球DRAM廠都受到傷害,無一倖免。
四月十五日,這是讓全球半導體分析師眼鏡跌碎的一天。三星電子(Samsung)在這天公布今年第一季財務報告,整體獲利狀況與去年同期相較,大幅衰退五二%,這是過去三年來衰退幅度最大的一次。其中,攸關全球DRAM走向的半導體事業部,獲利也下滑二二%,這樣的成績,讓三星電子的股價連續下跌五天,幅度達七%。
南韓的DRAM巨人倒下,日本與台灣的DRAM廠也難以倖免。日本唯一的DRAM廠爾必達(Elpida),前些日子公布至三月底的二○○四財年營收,成績非常不理想,只達到預估的六二%。台灣最大的DRAM製造廠力晶,成績也一樣不好看,今年第一季營收較去年同期滑落二三%,每股獲利只有○.五二元,同樣遠低於市場預期。
就在全球DRAM廠遭受重拳攻擊,搞得灰頭土臉的同時,同樣在身處於DRAM產業裡,卻有一群廠商營收持續成長,股價甚至位居百元以上的高價股,每股盈餘(EPS)更是DRAM廠的好幾倍。這群不斷創下奇蹟的廠商,就是DRAM模組廠。

**掌握供需樞紐為獲利關鍵

**
根據DRAM模組廠公布的今年第一季財報顯示,DRAM價格在三月重挫,但位居全球第三大的威剛,營收達到新台幣八十四億元,雖然較去年同期微幅下滑,但仍以每股稅前盈餘三.一六元蟬聯冠軍,另外創見每股盈餘也有一.六元的表現,至於專攻OEM代工市場的商丞,則以一.一四元暫居第三,「這些廠商的獲利能力,明顯高於上游的DRAM廠,」日盛證券研究員郭建谷分析。
扮演供需之間的樞紐角色,是模組廠能夠比上游製造業更賺錢的第一個原因。
九○年代以前,DRAM市場競爭非常激烈。當時全球DRAM廠高達三十家,每家都只拿下小部分的市占,沒有絕對的領導廠商出現。進入九○年代中期後,八吋廠的投資開始出現,全球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座八吋廠誕生,盲目建廠的後果,使得整個產業陷入嚴重供過於求的局面,DRAM價格因而大幅滑落。
九○年代中期,DDR(雙倍資料傳輸率)規格的記憶體成為主流,東芝、NEC、三菱與日立等日本廠商長期藉由此類產品霸占DRAM市場,但是在一九九六年的價格大崩盤中,這些日本廠商跟不上降價腳步,也隨之中箭落馬,黯然退出市場。
在全球DRAM產業競賽中,台灣的力晶、南亞科與茂德,雖然都是在一九九六年DRAM行情最差的時候,陸續加入市場,成為最後一批加入的業者,但卻因為能夠發揮彈性調度的特質,順利存活下來。今年,台灣三家DRAM廠總產出將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市占率達到二五%,僅次於南韓三星與海力士兩家的總和,因此全球OEM廠商已經把台灣視為一個重要的採購地點。
此外,由於DRAM與個人電腦的連動關係強,台灣長期發展個人電腦,使得現貨市場躍居全球最大,在上游DRAM製造與下游電腦生產都具備的情況下,模組廠成為重要的調節樞紐,「台灣模組產業的地位也因此宣告確立,」茂德發言人林育中指出。

**OEM市場為主要營收來源

**
外在環境給了模組廠生存的條件,但要把事業經營起來,並不是件容易的工作。
「用手慢慢黏,都可以做出記憶體模組,」金士頓(Kingston)亞太業務行銷副總裁陳思軻笑著說,DRAM模組廠設立門檻不高,只要有錢,大家都可以來做,「但其中顆粒的買進、賣出過程,才是學問所在。」他指出,DRAM產業已成為寡占市場,加上部分DRAM業者推出自有品牌產品跨入通路市場下,模組廠商與顆粒廠商間必須由以往單純的供需關係,進一步轉為長期合作伙伴關係(long-term relationship)。
DRAM模組廠的營運模式接近所謂的通路商,先向力晶、茂德這類製造廠買進原廠顆粒,再利用SMT生產線,打成記憶體模組出售到現貨市場,賺取合理利潤;或是承接代工訂單,賺取組裝費用。
去年DRAM模組市場到達二百一十七億美元,其中由OEM市場所銷售的DRAM模組占七○%。所謂OEM市場,就是如戴爾(Dell)、惠普(HP)等電腦品牌商,他們會直接跟DRAM廠採購,簽訂半個月左右的銷售合約。這個高達一百五十億美元的市場,是DRAM廠最重要的銷貨管道,以茂德為例,有將近七○%的營收,是從這塊市場產出。
其他三○%的模組市場,就是所謂的現貨市場(Spot Market)。威剛科技策略規劃部資深經理李燦勳表示,這塊市場為模組廠商主要競爭市場,雖然該市場對於品質要求不及OEM市場,但該市場價格變動幅度大也較快,廠商之間的價格競爭相當激烈,「因此,模組廠最大的功能,在於將DRAM廠產出的顆粒,快速換成現金。」

**健全庫存管理以降低風險

**但由於DRAM價格波動快速,九○%的時間,價格都是處於下跌狀態,市場瞬息萬變,特別又是以標準型DRAM模組為業務主力的模組廠,調度能否具備靈活性,更顯得相當重要,如果對景氣判斷失誤,庫存過多,就可能造成嚴重虧損。
「他們是生活在高風險中,」林育中表示,DRAM模組產業有很大的風險,自有資金與營業額完全不成比例。除創見的資本額達到新台幣二十七億元外,其他模組廠商可能都只有新台幣兩、三億元,最多不超過十億元,但是玩的生意甚至超過三、四百億元,平均週轉率高達三、四十次,「心臟很強的人,大概才可以在這行生存,」林育中半開玩笑地說。
體質要好,庫存管理是關鍵。一般而言,模組廠商會在一個月前,先向印刷電路板廠商叫貨備料,只要下游通路的訂單一進來,馬上就跟上游DRAM製造廠下單。通常,DRAM顆粒最慢會在兩天內送達,拿到顆粒之後,模組廠商必須在一天之內就將模組組裝完畢,馬上送到下游通路商手中,「所以我們必須保持訂單大於出貨的情況,才不會被跌價風險給燙到,」創見資訊發言人張達文說。然而要與DRAM廠建立長期合作關係,模組廠商本身營運規模大小會是相當重要的要素。因為面對呈現寡占結構的上游供應商,唯有規模夠大的業者,才有機會列在這些DRAM廠的「供貨名單」中。模組廠為確保能夠掌握足夠的貨源,金士頓(Kingston)便曾出資參與爾必達的擴產計畫。另外,DRAM製造廠會出錢投資下游的模組廠,如力晶在市場上收購勁永的股票,以確保生產出來的顆粒能夠快速銷貨。除了供應鍊生態轉變,一個產業族群要竄起,更要有足夠的下游應用市場支援。

**產品多樣化才能持續成長

**
過去模組廠多是供應PC產品,但面對愈來愈快的DRAM傳輸時脈,以及客戶對品質要求的不斷提高,使得廠商必須進行更多的資本投資,以提升製程改善能力及產品品質,這情形在進入DDR II 規格後,由於傳輸速率大幅提升,使得測試困難度也大幅提高,加上消費者對於品質要求愈來愈高,所有模組廠商面臨的資本投資壓力將會大增,一旦廠商欠缺投資資本,「不僅所面臨的競爭壓力會比其他競爭對手大,甚至可能會被迫退出市場,」陳思軻強調。
「DRAM已經邁向成熟產業,產品多樣化是未來企業經營的重點,」宇瞻科技DRAM事業處長羅雪茹評論。根據市調機構IDC的報告,快閃記憶體(Flash)今年整體營收,複合成長率仍將有九%,達到一百七十八億美金的規模,比起DRAM三%的複合成長率,高出不少,因此模組業者無不積極布局這塊市場。
「如果只是固守DRAM的模組廠,今年會很難獲利,」日盛證券研究員郭建谷表示,以目前威剛、創見的股價來看,能享有十倍以上的本益比,以及名列高價個股的行列,主要是因為他們很快地拉高NAND快閃記憶體的比重。郭建谷指出,相對於DRAM而言,快閃記憶體是個正在成長的產業,前五名廠商的市占率沒有超過八○%,大家都有機會可以出線。
以創見來說,除耕耘伺服器、雷射列表機這類特殊記憶體外,近幾年也增加快閃記憶體的產品。而威剛則是積極進入消費端市場,以強化品牌知名度,今年計畫提升快閃記憶體的出貨比重到二五%。高風險、高獲利,雖然模組廠面對的景氣循環壓力較小,但想要鋪出長遠的獲利之路,還有很多挑戰要克服。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