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曾兩次「逃離北京」的馬雲,現在帶著12,000名員工「回來」了

阿里巴巴
曾在北京碰了一鼻子灰的馬雲,現在帶著一萬多員工回來了,阿里巴巴北京中心建設正式完成,同時還將啟動北京中心戰略!

再過幾年,北京就不會這麼對我,再過幾年,你們都知道我幹什麼的。

在北京這片土地上,每天都有焦躁不安的年輕人「逃離北京」,或者正在考慮什麼時候「逃離北京」。把時間撥回到二十幾年前,相似的故事也發生在了馬雲身上,他做出了「逃離」的選擇,在黑夜中的北京留下了這句話。

《書生馬雲》紀錄片截圖。
愛范兒

這個畫面是央視一部專題片《書生馬雲》的最後一幕,那是1996 年,馬雲來北京來推銷他的中國黃頁,這裡是全國網路技術和信息都最集中的地方,馬雲帶著期待而來。

但以當時的眼光來看,馬雲有點「不像好人」,動不動就是「全中國最大」「信息最全」這些誰也聽不懂的話。誰也預測不到這個梳著八分頭、瘦小的男人將來會創辦一家叫阿里巴巴的公司,成為全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

最終,不被理解的馬雲在北京碰了一鼻子灰,「逃離」了北京。

過了幾年,馬雲在杭州把中國黃頁搞得紅紅火火,又為浙江外宣辦做了個網站出了點小名,被外經貿部邀請到北京開發官網,以及開發「中國商品網上交易市場」。馬雲開始了他的第二次北漂。

阿里巴巴創辦人之一的彭蕾在回憶這段歲月時說道:

當時住在潘家園,每天拎著兩個包子擠51路公車前往外經貿部上班。

一年多時間過去後,馬雲主導開發的「中國商品網上交易市場」一年就賺了287萬,算是交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但這始終不是自己的事業,隨著網路的浪潮裹著這新浪、搜狐等網站襲來,馬雲終於在1998年底決定再次告別北京,回到杭州。

離開北京之前馬雲帶著團隊遊了一次長城。那天晚上北京下了一場雪,馬雲和他的「17 羅漢」在一家小飯館對著雪夜喝酒、痛哭、唱《真心英雄》。這一幕頗有些悲壯色彩的畫面與日後馬雲的成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也還是網路產業津津樂道的故事。

馬雲在長城上。
阿里巴巴

馬雲回來了

說起「逃離北京」,這個話題其實還有下文的——那些「逃離」北京的年輕人後來都怎樣了?有多少「逃離」北京的年輕人,這個問題就有多少答案。但馬雲的答案可能是得分最高的——

  • 1999年,馬雲在杭州的公寓中正式成立了阿里巴巴集團;
  • 2000年,阿里巴巴集團從軟銀等數家投資機構融資2,000萬美元;
  • 2003年,購物網站淘寶網於馬雲公寓內創立;
  • 2016年,阿里巴巴正式宣布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零售交易平台……

而現在,曾經兩次「逃離」北京的馬雲又回來了。8月6日,阿里巴巴高調宣布:

北京中心建設正式完成,同時將啟動北京中心戰略。

消息雖然不長,但阿里巴巴為了這一天可是籌備了兩年。2015年9月,阿里巴巴開始實施杭州、北京「雙中心」戰略,正式推進其在北京的總部建設工作。

今年3月,位於望京的阿里巴巴中心正式落成,成為阿里集團在北京的大本營之一。這棟聳立在望京 150 米高的大樓,示意著與過去兩次「北漂」不同,阿里巴巴這一次是來「定居」的。

阿里巴巴北京「大本營」。
愛范兒

截至今年8月初,阿里巴巴在京員工數也已經從兩年前的約7,000人增加到目前的12,000多人。包括直接以北京為業務總部的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和阿里健康集團外,阿里巴巴集團 18 個事業部的主要業務已經全部落地北京。

這也意味北京成為阿里巴巴杭州之外的第二主場。

阿里巴巴集團表示:

阿里巴巴在北京的業務密度、服務能力和管理深度,都已經到了總部規格。兩年之前,阿里巴巴已有三分之一的重要業務落地北京。而時至今日,我們可以明確的說,阿里巴巴已經成為這個城市商業生態中不可或缺的原生力量。

馬雲「回來」做什麼?

北京中心建設正式完成對於阿里巴巴來說僅僅是一場「喬遷之喜」嗎?

針對這個問題可以從阿里巴巴對外公佈的信息中找到一個否定的答案:「對於阿里巴巴來說,北京不單純是一個業務落地的場景,而是阿里巴巴新生業務形態的重要衍生器。」

這些有些抽象的信息將阿里巴巴在北京的野心指向「新零售」,這是阿里這兩年反复提起的一個概念,為此阿里還先後投資了銀泰、蘇寧、三江購物、百聯等企業。

目前,天貓正式開通了「北京頻道」,在手機淘寶首頁設置常規入口,只有常用收貨地在北京的用戶才可以進入。與此同時,天貓將啟動「三公里理想生活區」計劃。

阿里對此的解釋是——天貓超市、天貓生鮮和盒馬鮮生等業務和板塊都將加入其中,以北京為起點,為消費者提供基於位置的「理想生活」。

公開信息顯示,菜鳥兩年內已在北京建成 3 個大型倉儲基地,從北京菜鳥發出的包裹,可普遍實現華北地區當日達和次日達。

而前就在兩天,阿里巴巴宣布向易果生鮮投資3億美元,用於其冷鏈物流基礎設施建設和擴充。

作為阿里「新零售樣本」,盒馬鮮生也在北京開出了2家門店。

這些信息結合起來看,阿里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欲將北京打造成新「新零售樣本」的野心顯而易見。

選擇北京「新零售樣本」,看起來是一個理所應當的選擇。分析人士認為,阿里巴巴所倡導的新零售可以在北京獲得最合適種子用戶和服務對象。而另一方面,作為作為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人才的中心,北京又有足夠的潛質「輻射全國」。

而讓人無法忽視的是,在「阿里大本營」以南30公里左右的亦莊,正是阿里巴巴在中國內地最大的競爭對手——京東總部的所在地。

2014年馬雲說曾說

我們從來不賣貨、不送貨、不存貨。

在馬雲看來,這是京東與阿里之間最大的差異。但網路的發展極快,這兩年情況已開始不一樣,比如菜鳥開始大規模進行自有倉庫的建設,前不久阿里還上線了自營店鋪「淘寶心選」。業務層面上,阿里與京東重疊的面積越來越大。

與此同時,京東與阿里的差距正在逐年縮小,正在成長為阿里巴巴強勁的對手。有數據顯示,2004年京東集團的GMV是1,000萬人民幣,2016年GMV已經超過了9,000億(行業口徑)。

這在整個商業史上都不多見的增長速度讓阿里巴巴不得不警惕起來。還有數據指出,2016年,在京東強勢的借數碼3C領域,阿里已經不到京東兩倍。

有分析人士認為,阿里巴巴眼下的一舉一動,無異於是將「戰壕」修到競爭對手的家門口。而京東又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

可以預見,隨著阿里巴巴北京中心戰略的啟動,中國的兩大電商巨頭在北京「貼身肉搏」的戰爭即將打響。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