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家或摩登理專?

2005.05.15 by
數位時代
古典管家或摩登理專?
英國籍的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寫過一本暢銷的小說《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說的是一位英國管家(butler...

英國籍的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寫過一本暢銷的小說《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說的是一位英國管家(butler)的故事。眾所周知,十九世紀大英帝國的三個「名產」──高爾夫、下午茶、以及英國管家,至今仍被看成是大不列顛氣質的三塊代表性文化勳章,自然──《長日將盡》也當是一本緬懷昔日榮光的感傷之作。

**職業與自我的永恆衝突

**沒錯,它的確是這樣的一本小說,但寓意卻更悲淒三分。「英國管家」之所以卓富盛名,除了他們的應對進退彬彬有禮(幾成化境)、管理技藝超凡絕倫(即使在廚房槍殺闖入的老虎,也絕不讓主人得見一絲血跡),還有其驕傲於己身職業的自負,以及對主人由認同而濡生的忠貞崇拜。故事主人翁「史蒂文」便是這麼一號「技術」好到簡直已是「藝術」,但卻「愚忠」、「愚誠」到抹煞所有自我的悲劇人物,為了「當好」Pro級的管家,他強自說服自己放棄父親臨死前的最終一瞥、文謅謅地為支持納粹的主人大言不慚辯護,甚至勉力拒絕相戀女管家對他的再三追求,及至暮年想挽回卻終而失敗,他也竟還能淌在沉落的夕陽邊上說服自己:Pro的管家,天生就要管理好這種磨難啊!──真是夠嗆了!
《長日將盡》後來搬上大銀幕,英國舞台劇演員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出演荒繆悲情的史蒂文,和女主角艾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飆出近代影史最動人的對手戲,娓娓道出現代人在「社會職業」(vocation)和「自我」(self)之間幽微而永恆的衝突,電影叫好又叫座,應該是不少人都在其中看到了自己(或老爹)的三倆影子吧!
「英國管家」所隱喻的,是所有陶醉在神聖職業中、不得不壓抑自己、最終「遺忘了壓抑」的現代服務業,如果我們要來找一種「二十一世紀」的超近代版本,當今金融業裡熱浪滾滾的「理財專員」,最為相近。
從職業誕生的脈絡來看,理財專員是全新的行業,是全球化的投資洪流、金控化的經濟效率造就了它,但由它內孕的成功標準觀之──以超凡絕倫的專業,服務於霸氣騰騰的主人,並在忠誠裡抹滅自我,就寢前說服自己安眠,卻是最典型的英國古典管家邏輯──單憑這點,最成功的理財專員,不也是最悲愴的現代職場人物嗎?

**重尋尊嚴的現代史蒂文

**
幸運的是,我們在這期《數位時代雙週》「理財專員完全理解」的封面故事裡,看到了清澈些、自省些、溫暖些、也健康些的「史蒂文」,在追求成功的職場道路上,眾多成功的理專並沒有失掉自己的尊嚴,反而重尋了沒有進入這行前所失落的尊嚴,這是一種多麼奇妙的弔詭?
也許石黑一雄自己就是個有意思的線索,出生在長崎、成長於英倫,他開始寫作的前三本小說,其實都在為自己日本祖國的集權身世找答案,這是一種個人主義式(individualist)的自我發現和冒險,正是千千萬萬個這種小省思,這社會要再有那麼心甘情願的史蒂文,真的也只能往大不列顛鄉愁裡去找了。
但,要再由個人主義式的社會裡發現類似「忠誠」這樣的情愫,怕也是同樣不切實際吧,或許──這也是《長日將盡》叫座的另一個原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