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的二號心境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副總的二號心境
在台灣科技產業裡跑新聞跑久了,就愈發覺得二十世紀初的德國哲學家尼采,真是位不世出的「先知」,他的「權力意志」(will to power)人...

在台灣科技產業裡跑新聞跑久了,就愈發覺得二十世紀初的德國哲學家尼采,真是位不世出的「先知」,他的「權力意志」(will to power)人性觀,太深刻地預言了資本主義社會的企業和產業場景,尤其是台灣。

**權力意志是陽光哲學

**
簡單地說,「權力意志」就是一種超人哲學,尼采認為在上帝死後,規範人的枷鎖已經褪去,此時人的存在就是為了「最大化」自己的價值,在資源天生具匱乏性的社會裡,弱肉強食是常態,而「道德」不過是「弱者的哲學」——正因為弱者競爭不過別人,所以他來要求制訂道德以規範強者,並宰制「更弱之人」。
尼采的哲學不僅弄瘋了自己的晚年,也把二十世紀初的西方知識世界搞得精神大亂,但千萬別誤會尼采的思想是灰色的,恰恰相反,「權力意志」是標準的陽光哲學,大部分「突破」和「創新」正是由此孕生。美國文學批評家哈洛.卜倫(Harold Bloom)在他的名作《影響的焦慮》(The Anxiety of Influence)中就指出:詩人和作家之所以不斷能推陳出新,乃是他們極力要擺脫「前朝大師」對自己施加的影響,也就是在這種竭力脫困的「權力意志」下,長江的後浪才「推得起」前浪。
台灣經濟奇蹟,正是商場上無數「權力意志」創業家前仆後繼、爭相割喉所打造出來的結果,特別在科技產業領域,這種戲劇性和赤裸性最是明顯,因為「科技」是改變權力結構最強力的「槓桿」(lever),小蝦米要扳倒大鯨魚,只需找到一種新科技,其改變世界的威力便等同於窮人手中的一顆原子彈。不論是早年的輕油裂解技術、石化纖維技術,還是後來的次微米晶片製程技術、IC電路設計技術,或鴻海擅長的模具技術,當它們一加上台灣創業家,殺戮型的台式炮火便會射向世界各地。
「權力意志」的本能無遠弗屆,但它也確實會引來無邊的焦慮,鴻海郭台銘隨時要警覺自己和同事「小便有無變黃」,Intel的葛洛夫(Andrew Grove)每天找尋窗外的「策略轉折點」(inflection point),他們都已被驗證是屬於「超人」那一級,那我們這群平凡人要如何安頓自己?也就是說──當我們確知自己並非「超人」,也沒有丁點的道德「立法」力量,更缺乏尼采之文采時,要怎麼過日子?

**幕後大臣是種幽雅專業

**
這──就讓我們不得不好奇於「副總」人生哲學了。他們競爭了大半生,想必掠敵無數,卻也大半生地體會著屈居於「某一個人權力意志」之下的複雜滋味,他們如何平衡著內心世界,終至安於一種超越困頓的恬適?我認識的許多副總,手上戴著木質的佛珠,視成功於浮雲;也有的揹起相機上山、下海,全世界去拍鳥,把他侷促中的「權力意志」引向另一個場域;但也有許多副總,無私甘願的追隨「超人」之後,也真心地「把缺憾還諸天地」……。
我私心覺得,當個「二號人物」,其實是一種最優雅的專業,所需功夫在某方面來說比「超人」更難,想想看──他既開展了「權力意志」,卻又不為其所苦;他能贏,又會捨;而且「二號人物」的後半生,智慮應該比尼采透明清澈得許多。
所以囉,請看本期封面故事──「揭開百億副總神秘面紗」專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