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洞見]人工智慧具有實踐藝術的能力嗎?

黃翊工作室
人工智慧能不能跨越藝術這座高牆呢?

伴隨著AI元年的腳步,人工智慧成為各行各業的熱門話題,其中甚至包括了人文藝術領域。本質為數位邏輯、理性思維的人工智慧和訴諸於感性、心靈層次的人文藝術究竟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呢?就讓我們從編舞家黃翊在年初參加「2018天下經濟論壇」時的分享談起。

舞伴是個不折不扣的工業機器人

黃翊是台灣新生代傑出的編舞家,也是國際舞壇正在崛起的一顆新星,他最引人注目的演出就是讓機器人登上了現代舞的殿堂,而且他的舞伴還是不折不扣的工業機器人,來自德國的庫卡(KUKA)機械手臂。但講求藝術性與美感的現代舞會適合庫卡來跳嗎?別忘了,它原本設計的目的是使用在像是焊接、組裝、拋光等工廠自動化作業。

在聽黃翊親身說法之前,我們先以工程觀點來看看庫卡作為舞者的可能性。

首先,它具有極為靈活的機構足以展現出各種動作,這對舞蹈來說算是好的開始;再者,庫卡作為世界級的工業機器人,所擁有的人工智慧也許也能在舞蹈的創作上派上用場;雖然,庫卡過於陽剛、稍嫌冷酷的外型並不討好,但也不能就此否定它在現代舞上的潛力吧!

但這僅是工程面的看法,黃翊到底怎麼說的呢?由於工業機器人相當地精準、絕對、與明確,面對如此「堅決」與「穩定」的舞伴,讓他找到迴異於以往觀看自己身體的視角,也因此發展出不一樣使用身體的方式。

也就是說,機器人不同於人類的動作與特性誘發了編舞家的創作靈感;在此同時,可以想像得到的是,舞台上快、狠、準的機器人勢必會帶給觀眾強烈的視覺與心理震撼。

當然,力道與速度並不等同於藝術性,如何將其轉換成舞作上的美感與感染力仍需要細細推敲、悉心琢磨,在這方面庫卡的人工智慧幫得上忙嗎?換句話說,人工智慧具有實踐藝術的能力嗎?

就讓我們來看看黃翊是怎麼編舞的,藝術家在創作上總是孤獨的,這一部分庫卡完全插不上手。基本上,黃翊就是將庫卡當作是被操縱的對象,他將所想要表現出來的舞蹈動作一一寫成對應的程式,再交由庫卡執行。以這一點來看,無論庫卡是在舞台上或是應用於自動化產業,兩者的教導模式差異並不大。

當然,藝術創作有它辛苦的一面,黃翊提到,當他靈感來時,往往只是為了幾分鐘的舞作,常常需要耗費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來來回會反覆地推敲,仔細調整出人與機器人彼此之間最好的相對位置與動作,原來,創意的實現與彼此默契的建立就隱藏在這磨人的程式撰寫與修改之中。

多少資料、多少行為能創造一個靈魂?

黃翊的堅持與付出值得我們致敬,但在《黃翊與庫卡》的舞作上,機器人所扮演的角色就僅僅是一位遵從編舞家指示的舞者,而且還是透過程式輸入的方式,它的人工智慧並無法成為藝術創作的主體。

或許機器人與人工智慧並非完全沒有功用,比方說,可以透過工程上的路徑規劃技巧讓舞蹈的動作更平順、更圓滑等等,但它們在人文藝術領域比較適合的定位,還是作為藝術家創意的實踐對象,畢竟情感、美學等心靈因素並未內建在它們的DNA裡。

黃翊在分享中提到,他這輩子被問到最美的問題是,「多少資料、多少行為能創造一個靈魂?」他也提到,在技術上,他追求的是突破與獨特,但在藝術上,他更想追尋唯一與永恆。

究竟人工智慧能不能跨越藝術這座高牆呢?就讓我們期待今夜與機器人共舞的黃翊能找到他的永恆。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楊谷洋

來自上個世紀南台灣高雄,現任教於交通大學電機系,專攻機器人領域,對機器人電影、小說、社會議題都很有興趣,希望與大家分享機器人的樂趣與魅力!著有《羅伯特玩假的?破解機器人電影的科學真相》一書。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