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機會之城
專題故事

高達9千家新創團隊,每年擠進全球的十字路口——紐約。從他們的創業生存記,看世界級舞台會遭遇的種種挑戰;聽這裡的創業機會,還有多少。

1 跨國直擊!新創能量直追矽谷的機會之城——紐約

鄭柏君/攝影
孕育15家獨角獸、募資額一度超越矽谷、全球創業生態系評比第二的城市——紐約,可能跟你記憶中的紐約很不一樣。

If I can make it 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如果我能在那裡成功,我就可以去任何地方。
It's up to you, New York, New York!
就讓你決定吧,紐約啊!紐約!

有點年紀的讀者,對於這首經典歌曲應該不陌生。知名美國歌手法蘭克.辛納區 (Frank Sinatra)在1978年唱紅這首〈紐約,紐約〉(New York, New York),歌詞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紐約繁華的夜生活,充滿著機會與誘惑。

但外界較少知道,其實這首歌是在前一年的同名電影裡,由歌手麗莎.明尼莉(Liza Minnelli)演唱,辛納區則是在隔年公開演唱改編版本。不過後者的知名度不僅高,甚至也成為日後紐約洋基隊(New York Yankees)贏球的主題曲。

辛納區找到了他的機會。而40年後的紐約,則成為新創公司的逐夢之城。

募資額一度超越矽谷、全球評比第二

根據Startup Genome(2018)全球創業生態系評比,綜合團隊表現、人才數量、創業經驗、募資、市場觸及等五項因素,紐約排在世界第2位,僅次於矽谷。而這已經是連續兩年的好表現。

紐約的募資能力也很驚人。資誠和CB insights共同研究報告指出,紐約新創募資金額不只穩居東岸城市第一,2017年第3季共42.2億美元,一度超越了舊金山的41.7億美元和矽谷22億美元。

紐約最大獨角獸WeWork。
WeWork

換句話說,無論是單指美國或全球市場,紐約已經能擺在天平兩端,和矽谷並駕齊驅。全球估值第8大的共享空間獨角獸WeWork,就是從這裡起家。「如果要接近市場、判斷商業模式正確性,紐約會是很好的選擇。如果是技術團隊,則應該去灣區,大批創投正在那找尋標的。」WeWork Labs全球負責人洛伊.亞德勒(Roee Adler)說。

貼近消費市場,金融、電商大咖雲集

自2007起就在紐約工作,擁有台籍身份的來易加速器 (Lair East Labs)共同創辦人林立群認為,創業不見得是一條路走到底,而是當發現問題時,能即時改變商業模式,找到新的突破口,「創業不見得要在技術上有所創新,而要更重視技術的呈現形式。」他以自己創辦的租屋網站RentHop.com為例,雖然鎖定不「新鮮」的主題創業,但透過自己的數據分析專長,改以房屋品質為排序展示案件,而非傳統網站的金額和日期,仍然在市場裡找到公司定位。

同樣旅居紐約數年、目前擔任來易加速器顧問的台籍創業家Arthur Tu也有同樣觀察,他認為兩地最大的差異在於「人口」和「市場」。因為灣區面積廣,城市都不大且人口少,即使是舊金山也只有約80多萬人。相較之下,紐約人口多了10倍,其實更加適合台灣團隊發展。他說:「台灣創業者滿喜歡創立平台類型的生活服務公司,若是到矽谷,並無法獲得足夠用戶支撐,當地創投對這類型服務也相對沒興趣。」

另一方面,他認為紐約有極佳的產業優勢,從金融業、零售電商、流行時尚圈到媒體、行銷大公司總部都在這裡。「不管是找人才、建立人脈或是談生意,接近產業鏈機會都會比較多。」

紐約新創國際社群——ERA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莫瑞.雅提哈諾魯(Murat Aktihanoglu)則用「實際」(practical)這個字,來形容這裡的新創環境。「並不是說剛開始沒有營收,團隊就不會成功。但這裡更期待你可以快速做出生意,重視商業模式的設計,」他說。

華爾街出身、在紐約創業17年的RiskVal創辦人胡國琳,對此感受更深刻。他表示曼哈頓金融圈向來排斥外國人,加上企業規模龐大,「挑選合作對象很重視穩定性,如果你的營收一直沒有起色,他們也會擔心哪天找不到人。」

紐約大學旗下的NYU Game Center,除了是新創孵化器,同時也有大學、研究所學程。
鄭柏君/攝影

更重視商業模式,速度快才能做生意

這幾乎是落腳紐約的台灣新創共同體悟。

在這座物價、房租和員工薪水都不便宜的大都市裡,「積極做生意」可說是新創公司的座右銘,他們慢不下來,也沒時間等待。

「這裡最大的銀行衝得比誰都快,如果要和他們合作,你的腳步可以落後嗎?」曾任IBM首席科學家,在紐約待了超過20年後的林清詠笑說,只有跑在產業前面,才有機會能拿到這些大客戶的訂單。他創立的人工智慧公司Graphen公司,在不到一年時間就和全球資產規模第5大的中國銀行達成合作。

當然,要做出一門好生意,不是三言兩語能道盡。但入選《富比士》潛力創業家榜單,年紀不到30歲的台灣兄妹檔Michelle Lin 和 Wayne Lin選擇只在網路賣指甲油,卻創造幾百萬美元營收成績。他們認為在紐約,「品牌行銷」的重要性更大、影響更深,否則沒有人會注意到你,特別是每個月都會有新的時尚品牌成立。

正如〈紐約,紐約〉歌詞所寫,「如果在這裡成功,去哪裡都可以了。」越來越多的台灣新創,也正在這座大蘋果裡,證明自己的實力。從競爭裡出線,走向世界。

數字看紐約

32.6萬人

人才多,共有124所大學;科技相關工作人數超過32.6萬人。

46%

文化多元,46%工作人口是外國籍,全美城市僅次邁阿密。

全球第2

生態完整,新創生態環境,全球評比第2。

115億美元

資金充沛,全世界第2多的早期投資件數;平均獲投資56.8萬美元,排全球第5位。2017年新創募資金額接近115億美元。

32.6萬
紐約人才多,共有124所大學;科技相關工作人數超過32.6萬人。
案例一

2 把包租公生意做到全球新創第8的獨角獸——WeWork

WeWork
成軍8年的WeWork,在全球有242間共享辦公室。過去,他們以出租空間為主要商業模式,但從2018年開始,他們要透過WeWork Labs幫助創業家找錢、找生意。

如果說,當個「超級英雄」也是一種創業,那麼漫威(Marvel)世界裡頭活在紐約城市的蜘蛛人和美國隊長,應該也會希望能認識更多各地的狠角色。雖然,現實終究不如幻想美好,不過如今的新創公司和創辦人們,要比漫畫主角來得幸運,有機會在WeWork這間全球規模最大的共享空間裡,遇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

從商業模式來看,從紐約起家的WeWork像是「包租公」,先購置房產後,再出租空間;從一個座位、一張桌子到一整間辦公室,都能任君挑選。但這也讓他們遭受外界批評,並不是間具有創新價值的公司。

然而,這間在CB insights網站排名全球第8大的新創獨角獸,能衝出市值200億美元(約新台幣5995億元)成績,自然有其特別之處。
《數位時代》前進WeWork紐約總部,專訪「創業顧問實驗室」(WeWork Labs)全球負責人洛伊.亞德勒(Roee Adler),了解這間共享空間公司,如何看待各地新創環境,並且幫助旗下的會員創業家們成長。

WeWork Labs全球負責人洛伊.亞德勒(Roee Adler)。
WeWork

想接近媒體、消費者,紐約有優勢

「舊金山的新創公司,多半為了消費者『參與』(engagement)而努力,人們只要願意使用,團隊就認為這是好現象;紐約就不一樣,大家為了『做生意』(get to the business)奮戰,積極找尋獲利機會。如果總是不行,就代表商業模式需要更換。」

穿著T-shirt和牛仔褲受訪,一邊輕鬆翹著腳回答問題,亞德勒散發出來的感覺,和WeWork企業價值觀一致:希望幫助人、了解人。因為擔心影響到共享空間內的會員,他們希望這次採訪不要有攝影師同行。但只要談起對創業的觀察,就知無不言。

「以色列的創業家更不一樣,是為了『認同』(awareness)而戰。因為市場小、人口少,逼得創業者更努力爭取國際見光度、爭取大市場機會。」他笑著問我:「台灣的創業家們有共同點嗎?」

亞德勒回憶自己的背景,從11歲開始就愛寫程式,一路在以色列從工程師變成創業家,前後共成立了5間新創公司。其中3間不僅成功被購併,甚至讓他贏得2010年Techcrunch disrupt大獎,有光耀門楣的感受。不過,另外兩間就是慘敗收場。其中,以「科技吉他」為主題的公司,雖然募了很多資金,卻悽慘落幕。

他說,自己對台灣市場並不夠了解,只能給出一些心得,就是「創業永遠面臨選擇,不要急躁,要仔細思考。」他認為台灣新創要先思考自己的主題能不能在本土市場存活,再來研究要不要到美國發展,如果想要接近媒體、消費者,紐約有較大優勢,可是如果需要技術、資金,到灣區反而是利多。

當你確定能做到,代表目標不夠大

「如果你確定自己一定能做到某件事,就代表目標訂得還不夠。(If you are sure you can do it, you are not aiming high enough)」亞德勒認為,這句以色列新創圈名言,最適合給每一個有夢想的人參考,因為創業路上,永遠沒有對錯。

正因如此,5年前和太太一起搬至美國生活後,他心中仍有創業夢。只是自己得關在家裡,經常覺得無趣。在朋友介紹下,他認識了WeWork共同創辦人亞當.紐曼(Adam Neumann),被邀請加入團隊擔任顧問,之後更成為產品長(Chief Product Officer)和數位部門主管,帶領超過200人團隊。

最好有一個龐大生態系做後盾

這段過程中,他經常和WeWork全球會員聯繫,發現除了硬體空間外,公司還可以將服務做得更好,因此和高層討論,重新升級2011年就成立的WeWork Labs。

「我們就像是麥肯錫公司,但服務的對象不是大客戶,而是一群想創業、有夢想的人。」
WeWork

「我們就像是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公司,但服務的對象不是大客戶,而是一群想創業、有夢想的人。」他說,WeWork Labs雖然是優先幫助初早期的新創團隊,但和一般加速器最大的不同是:有龐大的生態系支援。

同樣有企業導師、投資人介紹、提供財務和法律建議,WeWork Labs還多了21萬個會員當「試紙」。無論推銷產品、找合作夥伴、供應商,都可以在全球242個據點自由進行,「假設一間南韓的新創公司想在洛杉磯做生意,他們僅需要提供食物和茶水,就可以在超過10棟大樓提案,某些地方甚至有超過3千人。」

雖然,這項服務需要每月付費,平均行情超過1萬元,不過因為生態系潛力無窮,類似Y Combinator校友群的影響力,而且也會和各地加速器、孵化器成為共同夥伴,讓他們得以在短時間內快速前進6個國家設據點。

亞德勒表示,他們在每個國家都雇用了有創業相關經驗的本地人當區域經理,同時積極和本土資源合作,例如在巴西和最大銀行合作,提供借貸優惠。

「我們希望能像汙水管(clogged pipe)一樣,排除創業過程的各種問題,讓優秀創辦人可以有機會浮上水面。」他認為,要成為好的新創生態系,一定是具備了各種因素,硬體空間能提供的資源有限,但除了政府的政策之外,很多事情是能夠被解決的。

亞德勒用「給工具」來形容WeWork Labs的服務,希望讓創業家有機會到全球市場釣魚,而在WeWork看來,這片藍海,還在成長當中。

WeWork
WeWork總部本身也是一棟共享空間,還設有瑜伽區、圖書室、咖啡吧。
WeWork

WeWork小檔案

WeWork。
WeWork
創辦人︱Adam Neumann、Miguel Mckelvey
成立時間︱2010年
團隊人數︱5千人
關鍵數字︱前進全球21國、71座城市,擁有21萬會員
特殊成就︱• 全球第8大獨角獸公司,估值超過200億美元(約新台幣5,995億元);募資金額高達76億美元(約新台幣2,278億元)

WeWork提供4服務,幫新創找人、找資源

一般加速器常以「優先投資」或「取得股權」方式作為協助條件,而WeWork Labs則是效法顧問公司收費。

1. 連結內部生態系

WeWork在全球擁有超過21萬會員。新創團隊若有需要,WeWork能作為溝通橋樑,洽談合作對象與客戶。

2. 串連加速器、孵化器

主動幫新創團隊尋找更適合的資源、教育資源,例如和程式學習組織Flatrion School協做,引入技術指導。

3. 找人脈

讓創業家幫創業家,負責指導新創的社群經理都會是在地國籍(community manager),且都曾有創業經驗。

4. 找金援

透過WeWork既有的校友網絡,主動幫團隊尋找投資人,並提供財務建議。

5,995億
WeWork在CB insights網站排名,為全球第8大的新創獨角獸,市值200億美元(約新台幣5995億元)。
案例二

3 販賣打包到登機的期待感,她們讓行李箱狂銷30萬個

Away
電商品牌賣產品,一定要比售價、比規格嗎?紐約最紅的行李箱品牌Away,靠故事力引爆網路熱潮,創業兩年,拚出15億元新台幣營收。

行李箱品牌何其多,但「Away」這個名字兩年來不斷登上紐約、全球媒體版面;2016年創業至今,一共賣出了30萬個行李箱。被問到能讓小品牌變大生意的主因,Away告訴《數位時代》:重要的是「消費者體驗」。

「創業之前,我們訪談了超過1千名旅客。」Away的兩名共同創辦人珍·盧比歐(Jen Rubio)和史蒂芬·凱蕾(Steph Korey)之前曾是另一間爆紅紐約電商,眼鏡品牌Warby Parker的員工,負責社群內容和供應鏈合作。她們跟著前東家一起從小變大,因此更知道在網路世代,要如何滿足消費者期待。

提供聯名款+刻字,給顧客獨一無二

凱蕾說,「像行李箱內建洗衣袋,可隔開穿過的髒衣物;壓縮袋能讓空間變大,還有移除式行動電源等功能,都是消費者訪談的真實需求。」不過這並不能解釋Away受歡迎的原因,因為兩年多下來,還有更多主打「智慧跟隨、搭機提醒」的新品牌出現,卻仍沒有人能超越Away的成績單。

兩位創辦人提醒自己,創業主因是「行李箱是旅行的一部分」,因此Away在產品保固下了不少功夫,提供100天試用期和終身保固。另外,為了滿足消費者不想「撞箱」的期待,她們甚至增加刻字服務,讓消費者擁有獨一無二的感受。

而「聯名款」則是Away的另一項武器。從時尚品牌Pop&Suki、動畫《小小兵》、NBA明星週到電影《星際大戰》,幾乎每一次出手推限量款,都造成搶購風潮。「我們的用戶體驗(customer experience)團隊有13名員工,經常與負責社群、行銷的同事討論改進之處。」盧比歐說。

兩位創辦人提醒自己,創業主因是「行李箱是旅行的一部分」,因此Away在產品保固下了不少功夫,提供100天試用期和終身保固。
Away

找上網紅+攝影師,貼近當地市場

Away也將品牌印象從只賣行李箱拉高到旅遊層次,並推出手提包、防水盥洗包、肩揹筆電包、收納盒等多種產品。同時,她們也製作並販售專屬雜誌,並且利用影像故事宣傳理念。例如為了前進歐洲市場,將旗下所有產品實際帶到葡萄牙里斯本,創造更貼近當地消費者的宣傳內容。

在美國已經開設四間實體店面,即將前進倫敦設點,Away認為,經營線下社群的方式不該只跟商品有關,所以目前每一個店鋪,都同時舉辦講座、論壇與攝影展。

「我們不是科技公司,而是一間旅遊公司。」共同創辦人凱蕾說。
Away

「我們不是科技公司,而是一間旅遊公司。」凱蕾表示,旅遊業其實是很破碎的產業,每一段的體驗都很分散,就像過去行李箱的設計,只顧慮到「載物」這一段,卻忽略了從打包行李、登機、移動到目的地,都是體驗的一部分。

雖然目前Away並沒有給出前進亞洲的時間點,因此台灣消費者仍無法直接購買她們的商品,不過盧比歐表示,團隊的終極目標是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旅遊品牌,讓行李箱也能變性感,她相信很快就會跟亞洲的大家見面。

Away小檔案

Away創辦人Jen Rubio(左)和Steph Korey(右)。
Away
創辦人︱Jen Rubio & Steph Korey
成立時間︱2016年
團隊人數︱51-100人
關鍵數字︱募資3,100萬美元(約9.3億元新台幣)
特殊成就︱NBA明星週合作推出限量商品;電影《星際大戰》合作限量商品;Pop&Suki 合作限量款
30萬
行李箱品牌何其多,但「Away」這個名字兩年來不斷登上紐約、全球媒體版面;2016年創業至今,一共賣出了30萬個行李箱,創造近15億元新台幣營收。

4 一分鐘認識你不知道的「新」紐約

鄭柏君
新科技、新創業帶來的改變,正讓紐約這顆大蘋果更加耀眼。

紐約,全球最具產業影響力的都市。你能從第五大道走到百老匯,體驗時尚與音樂帶來的視聽饗宴;登上帝國大廈,眺望曼哈頓金融區,再轉身跳進地鐵,前往華爾街感受金融脈動。但,新科技、新創業帶來的改變,正讓這顆大蘋果更加耀眼。

黃巧秀/製作

5個改變,證明這裡正在進化!

2008年金融海嘯後,紐約銀行搬遷總部、人才不再只想進大公司上班,大量資金開始思考投資新創團隊或許也是高報酬選擇。這,是新紐約發展的起點。

1. 新創募資金額居冠

紐約在2017年第3季一度超越舊金山、矽谷,位居全美第一。
鄭柏君/攝影

紐約大都會區單季新創募資金額,2017年第3季一度超越舊金山、矽谷,位居全美第一。

2. 創業生態系排名亞軍

紐約是全球創業生態系排名、天使投資金額第二的區域,僅次矽谷。

3. 重要性排矽谷之後

紐約是Facebook、Google等美國科技巨頭公司在矽谷之外最重要的據點。

4. 曼哈頓成科技重鎮

不只金融業多,紐約有86%的科技公司集中在曼哈頓地區。

5. 女性企業家之都

紐約是全球50座城市裡,評比最能夠吸引和支持女性企業家的城市。

五大基地,打造科技金蘋果

紐約市面積和人口都是台北市三倍大,新創聚落發展方式卻較為明顯,從曼哈頓中城開始輻射狀擴散。雖然屬於高房價區域,不過隨著加速器、共享空間快速成立,新創團隊已經能夠負擔租金成本;另外像是藝文氣息濃厚的布魯克林區、居住人口眾多的皇后區,也漸漸成為創業據點。

黃巧秀/製作

1. 「小台北」風華故地:皇后區

紐約三個機場中,甘迺迪國際機場和拉瓜地亞機場座落於此。皇后區不僅是紐約面積最大的行政區,也是華人主要據點之一,當中的法拉盛(Flushing)過去有「小台北」稱號,街道給人90年代感受。

2. 紐約新創大本營:曼哈頓區

曼哈頓不只有摩天大樓,同時也是紐約新創的起點與大本營,Google、Facebook紐約辦公室都在這,絕大多數新創加速器、共用空間則從矽巷往外延伸。

3. 矽巷(Silicon Alley)

泛指曼哈頓區的熨斗區(Flatiron District)與雀兒喜區(Chelsea District)。熨斗區得名於景點熨斗大廈,不過隨著新創公司大量出現,如今連西側曼哈頓的雀兒喜市場一帶,也都被稱為是矽巷。

4. 文青流連聖域:布魯克林區

早期布魯克林區發展緩慢,即便是紐約人口最多的行政區,卻給人相對落後印象,但因為其濃厚藝術氣息,加上嬉皮文化、咖啡廳氛圍,已有不少地方成為文青聖地,像是丹波區(Dumbo)就相當受到歡迎,也有大量時尚品牌進駐。

5. 紐約海軍造船廠(Brooklyn Navy Yard)

又稱「布魯克林造船廠」,在市政府主導下已轉型為工業園區,吸引新創企業超過165間進駐,是布魯克林區最重要的科技據點。
在此駐點

紐約基本資料

稱  號︱世界之都、不夜城、大蘋果
人  口︱853萬人
面  積︱789平方公里,約台北市3倍
行政區︱曼哈頓、布魯克林、皇后區、史泰登島、布朗克斯
人均GDP︱7.53萬美元(2017年)
主要產業︱金融、媒體、時尚、零售
外籍族群︱330萬人,台灣約有1萬9千人,占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