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3G服務領先 手機製造商樂透

2004.10.15 by
數位時代
日韓3G服務領先 手機製造商樂透
集結官方與財閥的力量,在3G服務規格仍屬混沌的2000年,好勝的南韓業者已拔得頭籌,由鮮京(SK)電信搶先在當年10月開通全球首見的3G服務...

集結官方與財閥的力量,在3G服務規格仍屬混沌的2000年,好勝的南韓業者已拔得頭籌,由鮮京(SK)電信搶先在當年10月開通全球首見的3G服務;半年後,另兩家南韓行動電信業者也不甘示弱,連袂跟進,相繼推出各式3G服務,「這就是賽局理論中的紅皇后(Red Queen)法則,亦即競爭者彼此間亦步亦趨,在追逐間分不清誰先誰後,形成互為因果,」台灣諾基亞通訊系統事業部總經理林思騰分析。
競爭態勢帶來整體市場的提昇,4年過後,當台灣三大行動電信業者屢屢推遲3G開台時程之際,南韓的3G服務已跨入第二個世代(由CDMA 2000 1X到1X EV-DO),總用戶數逼近四千萬。
「南韓3G服務達到今日規模,不僅帶動了3G產業鏈,也意外改變國民的生活與行為方式,」談起3G新應用總顯得特別興奮的林思騰,特別舉出南韓一項3G服務改變消費市場模式的例子:一位懷抱明星夢的南韓女孩,無緣上電視節目,卻在提供3G服務的手機短片中大紅大紫,「結果這位女孩就從手機短片的寵兒,回攻主流電子媒體,並迅速大受歡迎。」

**3G服務紅火,
手機成重要媒體載具

**
類似的情境,也發生在日本,更嚴格說,日本消費者對行動數據服務的渴求,較南韓更早出現,亦即NTT DoCoMo在90年代末期推出大受歡迎的i-Mode服務。雖然i-Mode的傳輸速率僅9.6kbps,遠遜於3G的水準,卻已足夠點燃民眾對行動數據服務的熱情,不管是日本街頭或通勤電車上,隨處可見聚精會神低頭「玩」著大螢幕厚重手機的人群,台灣講究造型的輕薄短小款式,在日本市場反倒是稀客。
不過i-Mode狂熱,卻意外讓日本的3G服務落後於南韓,DoCoMo推出的3G服務,足足比鮮京電信晚了一年,但仍為全球第二個推出3G服務的國家。DoCoMo所採用的技術規格,屬GSM體系(全球2G服務的主流)向上升級的WCDMA規格,迥異於南韓業者的CDMA 2000 1X規格,因此DoCoMo的發展模式,比起南韓業者,更具參考意義,台灣三大行動電信業者的3G服務,也將採用WCDMA規格。

**單一定價策略, KDDI後來居上

**
日本三家電信業者歷經三年經營,目前3G用戶合計約2000萬戶,DoCoMo雖然是日本市場領先推出3G的業者,近來聲勢卻遠遜於晚一年才推出3G服務的KDDI。DoCoMo迄今3G用戶數僅500萬,KDDI卻已衝高到1500萬戶,從0到1500萬戶,KDDI只花了不到30個月,其快速成長的秘訣,在於推出單一定價的「吃到飽」服務,大受消費者歡迎。
不論是官方支持加上民間競爭的南韓模式,亦或交由市場自發性競爭的日本模式,這兩地市場3G服務的蓬勃發展,都讓產業鏈上的業者受惠匪淺,其中最大的受益者為兩國手機業,南韓的三星電子、LG電子,日本的NEC、Panasonic等,其3G手機不僅在本國市場熱賣,更出口至各國,譬如香港李嘉誠的和黃集團,稍早就宣佈將向南韓電子業者訂購價值10億美元的3G手機產品。
另外,3G帶來的差異化服務,也造就不少數位內容業者興起,韓、日不少新興上市公司,主要業務就是開發手機的內容服務,「或許下一個Yahoo或Google,就是從手機平台上崛起,」林思騰深信不疑。

徐玉學(拓樸產研通訊業研究中心經理)
手機偏好影響3G發展

南韓靠官方大力推動3G服務,快速普及並不意外,但日本只靠民間業者的力量,何以能有如此成果?或許問題徵結出自於手機的開發邏輯。
困擾3G電信服務業者最久的3G手機款式太少問題,在日本幾乎不容易碰到,原因在於日本消費者並未偏好輕薄短小的設計。以主流手機來看,日本的主流手機重量約在145克,台灣僅約88克,且日本手機體積多出約35%,這項差異讓日本3G手機開發相對容易,因為現階段3G手機所需「塞入」的元件,較2G多出近50%,硬要設計成小型手機,自然十分辛苦。當開發大型的3G手機相對容易,手機業者投入的意願會跟著提高,市場上自然可在短期間內,快速出現多樣化的3G手機選擇。
對日本業者來說,開發符合日本消費者需要的手機,是先列出功能需求,想辦法製作出具備這些功能的手機,再盡可能縮小體積,而台灣手機的原則是在不擴增體積的大原則下,再看能納入多少新功能。
這項差異看來細微,其實相當關鍵,日本市場的功能導向需求,讓行動數據服務容易被市場接受,加上業者推出單一定價的收費制,讓消費市場樂於嘗試各種行動數據服務,進而刺激內容產業的蓬勃發展,形成3G服務供應鏈的正向循環。反觀台灣市場對手機的需求,仍以語音或簡單的加值服務為主,因此在3G發展上遲緩許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