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你只是「不」想工作

2018.11.05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NaruFoto via shutterstock
台灣新創圈的實際產出跟表面的榮景有很大的差距,台灣大多數的新創公司,基本上已經成為殭屍新創。

現在全球創業風氣旺盛,創業機構在全世界如春筍般冒出,不管是在新創環境已經相當成熟的舊金山、紐約、北京,還是新興市場的雅加達、墨西哥市,以及中間各種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充斥了許多想追夢的創業家。

創業這回事本來就不是新玩意兒

事實上,創業這回事在人類史上本來就不是甚麼新玩意兒,人類史上每年每月都在創新創業。很多後來無法產生新產業的地方,常常是因為文化、經濟條件、人口結構或政治因素而導致,並不是隨便在形式上做些微更改馬上就能夠扭轉命運。因此有時拘泥於現在科技新創的形式而在無視市場條件的情況下投入資金和人力,恐怕是有些草率魯莽。

也因為如此,世界各地真正足夠經濟動能和基礎建設成熟度來每年穩定產出科技新創的城市,樂觀而言也不會超過二十個。也因此,世界上各地創造出許許多多的殭屍新創,也就是一堆沒有實際業務但是又死不了的公司。當然,有些人會爭辯說殭屍新創衝出的數量刺激了創業風氣,也是有其作用,這點就無須再多費唇舌。

但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些生產效率極低的殭屍新創,長期下來是不會有甚麼重要的產出的,這些資源應該釋出、重新配置,才能讓經濟體重回效率。

為什麼要講這個呢?

因為台灣的新創圈走過過去十年,現在重整的壓力已經大到無法忽視。台灣科技新創在台灣的經濟體中仍然沒有可觀的產值。而台灣島內的加速器數量比每年創投投資的A輪案件數還要多,而台灣許多創投投資案例都有超額投資的現象(意思就是估值過高,或是錢拿太多)。

然而,創業的相關活動絡繹不絕、機構越開越多,人數也沒有緩減的趨勢,這代表台灣新創圈的實際產出跟表面的榮景有很大的差距,台灣大多數的新創公司,基本上已經成為殭屍新創。

如果不懸崖勒馬、在近期內殺光這些殭屍新創,這種偏門的新創文化很有可能會繼續感染更多青創家。未來,創立殭屍新創很有可能成為台灣青年人的常態,而且這現象會隨著台灣經濟越來越差而不斷惡化。

但是,政府中和台灣民間是否有人有意願、也有能力去挺身而出,當新創界的林正英呢?

什麼算是殭屍新創?

定義即使粗略,其實也足夠簡單明瞭。首先,要先釐清的是殭屍新創並不只是成長停滯的新創公司。

所謂成長停滯的新創公司,不管是草創還是一段期間後成長衰退都算。不管從新創公司還是創投的角度來看,一般來說新創公司籌資後的跑道都在兩年以內,所以只要成長停滯在兩年內,都還算是OK的。但是,先決要件是新創公司依然明顯地努力在突破困境,而且公司內的核心團隊都仍全職在從事核心業務。

而殭屍新創,情況就不太一樣了。

殭屍新創的業務模式還沒有明顯成績,在可預期的(不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未來都應該還是會虧損。除此之外,業務模式也沒有甚麼客戶實際使用,頂多就是簽屬了一大堆沒有收益和法律效力的合作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談了一堆試用但是就是沒有人願意買單。若是以衝基數為主的的B2C新創公司,殭屍B2C新創使用人數尚未達標(Critical Mass),又沒有辦法穩定維持每個月雙位數(百分比)的成長。

而以上的現象通常會衍生出更多的病徵,最嚴重的就是殭屍新創的核心成員通常都會開始接案以維持公司生計。

除非你本身就是開接案公司,否則接案是條不歸路,越走只會造成團隊越來越多資源被接案生意吸走。而接案在台灣這種已開發國家本來利潤就超低,殭屍新創飲鴆止渴早晚還是要死。

第二個病徵,就是核心成員開始轉為兼職,甚至開始離開團隊。基本上這就好像人休克後,器官接二連三衰竭。

到了這邊,新創公司基本上救活的機率是非常渺茫的。

受害的只有創業家

走到這步,很多殭屍新創卻會死命撐著。

為什麼?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創辦人都是非常固執的,而加上人本身都有自我感覺良好的偏見。

大家都認為自己會像Slack或是Twitch一樣鬼門關前折返,一飛沖天。然而事實上這機率小到比雷劈還要難,並不是這些公司的Pivot有多麼驚天地泣鬼神,而是絕大多數沒有成功的公司都已經翹辮子了,所以我們看不到。

第二個原因,就是台灣這國家給的創業補助和比賽獎金實在太多了。

很多創業補助和比賽獎金金額都高達數十萬,隨便一申請就可以養活幾名員工。而且在很多情況下,這些補助和獎金的金額還比多數青年人的薪水還要高。

因此,台灣難以估計的許多殭屍新創就這樣繼續歹活著。

事實上,如此歹活著,害到的,只有創業家你自己而已。(當然啦,還有台灣整體的未來,不過那是題外話了)

政府官員發出了補助金,KPI灌水灌滿了,繼續混吃等死;辦比賽的單位,賺到了名聲;這些殭屍新創的「客戶」沒出錢,不痛不癢。

裡面唯一身受其害的,就是創業家自己而已。

而自己以連續創業家的身分告訴你,殭屍新創失敗的經驗是完全沒用的。

許多都以為創業失敗以後下次就會更容易成功,屁啦,這次失敗,而且是公司還那麼小的時候就失敗,代表很多東西都做錯了。創業學習的是爬起來的勇氣和毅力,歹活著代表連摔跤都不敢摔,你怎麼會學到怎麼爬起來?

而這麼小的殭屍新創公司,沒有制度、管理經驗乏善可陳、專業能力也淺碟得可憐。唯一能夠扳回一成的是你的業務經驗,但若你每天都在參加比賽、申請政府補助、在外面接案子,這種「新創經驗」,未來出去就業,老實講,幾乎是完全沒有幫助。

你若打算去就業,當初還不如乖乖地把一家歹活的公司收掉,早些去業界工作累積經驗。

而自己同樣以一位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告訴你,人青壯歲月苦短,轉眼間時間就過去了。三十歲後,人開始要步入中年了,在業界也開始晉身管理職。如果到了這個年紀還沒有任何具體的專業工作經驗和管理經驗,你在職場會過得很痛苦。

所以說,若你將自己二十多歲的人生通通浪費在一家沒有出息的殭屍新創,等到你有勇氣把公司收起來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的專業能力和工作經驗已經落後同年齡的許多同儕。

說真的,創業的經驗本身是沒有特別好或特別清高之處。

收拾殭屍新創

不管是政府還是民間,其實要當新創界的林正英其實非常簡單:只要有決心將所有殭屍新創的葉克膜拔掉,這些新創以及旗下的青年們,才有機會重新投入台灣的經濟發展。

首先,台灣迫切地需要將一些只是用來做KPI的補助砍掉。

這言下之意不是代表新創公司不需要幫助,但是這幫助不應該是來自於政府濫用公帑,而是應該出自於民間和產業界的力量。

如果產業界不願意買單,代表產業界不看好這些新創的前景,政府這門外漢更不應該隨便插手去救!

第二,政府對於中小企業的補助背後的評審制度仍然有很大的瑕疵。

以SBIR評審制度為例,目前雖然小幅度改進,後來還是以完全沒有產業經驗的學術人在審理。

第三,關閉青年創業基地和砍掉台灣一百多家沒有作用的育成中心。同上,言下之意不是新創公司不需要幫忙,而是這些資源本來就應該讓產業界的人來投入。

政府濫給育成中心補助,最後只是給殭屍新創更多免費的停屍間,一點意義都沒有。

而青創基地呢?台灣閒置不動產比例驚人,就連房價最高的台北市,房屋的閒置率都高達13.4%。但是又礙於消費力一直沒有跟上房價飆漲,台灣不管是商辦還是住家的租金都漲不起來。共同辦公空間在台灣這種環境中已經很辛苦了,政府再去建甚麼青創基地,基本上就是在破壞市場行情。在科技新創公司中,本來人事成本才是最大的支出,若一家新創公司已經落魄到連租金的付不出來的時候,請不要再去把它救活。

第四,持續透過租稅優惠和其他政策去刺激天使投資和併購。台灣前段時間推動的天使投資抵扣所得稅是非常不錯的第一步。

接下來,還有很多像是如果新創公司出場結算給予稅制優惠,或是透過其他政策去鼓勵大型企業去併購新創公司(而不是每次喜歡自己花更多錢去亂做)。

如此一來,才能夠持續推動整個新創生態的正常化:早期投資由產業經驗豐富的天使把關,而後期出場機制除了上市以外,更有大型企業出手併購。一旦創業的期望值被拉高,創業家也看到了更大的誘因,自然就不會為了區區那點補助金或是免費辦公空間在那邊歹活,創業家會因此去更大幅度地轉型,或是因為自己公司情況太差而乾脆收攤。

這才是我們的新創環境應該有的面貌:差的新創公司應該早死早投胎,而不是四年後還聽到他們在那邊參加比賽、領補助,或在育成中心裡面蹲著。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