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對投資才是影響國家競爭力的關鍵

2004.07.15 by
數位時代
做對投資才是影響國家競爭力的關鍵
身為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真正讓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史迪格里茲聞名的,還不是他在專業領域上對資訊經濟學(Information Econ...

身為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真正讓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史迪格里茲聞名的,還不是他在專業領域上對資訊經濟學(Information Economics)的貢獻,而是他對全球化議題的大鳴大放。
曾經擔任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首席經濟學家與資深副總裁,史迪格里茲卻對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對於全球化議題的短視,以及單向度經濟自由化政策造成的金融災難,提出極為嚴厲的批判。今年6月,他在丹麥哥本哈根參加會議時,接受《數位時代雙週》訪問,談及美國經濟以及全球化的關鍵議題,談笑間批判火力不減,但他同時也期許,新的改變力量,能夠扭轉世人談論全球化議題的方式。以下是專訪紀實:

**美國財政惡化,將打擊全世界 對美元幣值的信心

**Q:許多人關心美國的經濟問題,也擔心聯邦準備理事會提高利率的效應,你認為提高利率能解決美國的經濟問題嗎?
A:沒辦法,這問題是長期的,光靠利率解決不了問題。許多人在討論所謂的雙赤字(財政赤字與貿易赤字)問題,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越來越惡化,加上布希政府靠減稅來刺激經濟,讓這個問題更加嚴重。
在政府財政赤字惡化的同時,美國的社會福利也在縮水,政府越來越沒有能力提供經費給社會福利項目,嚴重影響到社會穩定;自從1999年開始,美國的貧窮人口就在上升,現在美國大約有1/4的工作人口,超過2800萬人,時薪低於8.78美元,這樣的收入將無法讓一個四口之家的美國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之上。
現在的美國人工作時數比以前更長,但是健保給付和養老金福利更差;犯罪率也在節節上升──在所有的工業化國家當中,美國的監獄人口占總人口比例是最高的,是德國的七倍,日本的14倍。

Q:如果年底的美國大選,共和黨下台、改由民主黨上台,對貿易赤字與財政赤字是否會有所改善?
A:如果結果是這樣,短期內財政赤字會改善。但貿易赤字問題,長期來看實在找不到什麼解決辦法,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頂多只能說,如果民主黨上台,貿易赤字可能不會像共和黨政府增加那麼快,但仍會存在。這不僅是美國經濟的問題,我擔心將成為世界經濟的一大問題。
美國的貿易赤字意味著什麼?這表示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居然無法自力更生,這將嚴重打擊全世界對美元幣值的信心,而美元事實上就是全球的準財政儲備貨幣。當美國成為世界的大債務國,亦即它必須仰賴世界各國借錢給它,才能維繫幣值和政府運作,這將造成全球金融體系的高度風險,我想全世界會越來越擔心:媽啊,我們是不是借它太多錢了,對它這麼有信心,萬一它還不了,我們怎麼辦?
就像一個老笑話說過的,如果你欠銀行1萬元,那你是銀行的奴隸;但如果你欠銀行100億,那銀行是你的奴隸;它不得不借你更多錢,好讓你繼續搞下去。美國的貿易赤字不解決,就給全球的利率帶來了持續的上升壓力,這會影響許多國家的經濟。

**低利率政策的背後,往往隱藏著難以收拾的泡沫

**
Q:如果聯邦理事準備會在年中繼續提高利率,你會擔心接下來的狀況嗎?
A:非常、非常擔心。首先,我們要知道過去幾年美國的經濟,一大部分是靠減稅支撐起來的,許多人因此添購了房地產、甚至還把房地產抵押運用在非耐久財的消費上。所以美國房地產很熱,對經濟成長有貢獻,可是對實質生產力的提升一點幫助也沒有,反而讓更多美國家庭負債比重上升;當利率繼續升高,地產熱潮就會衰退,也會遲緩許多人的消費意願,同時讓美國的破產率上升。這會造成惡性循環,因為當地產泡沫破裂,許多人的抵押品就會縮水,從而更影響到償債能力與消費意願。
影響一個國家競爭力的關鍵,不是在利率政策,而是有沒有做對投資。美國的財政赤字影響到在教育領域的投資,但是美國產業界的競爭力,一大部分要仰賴在技術方面的持續領先,這也是90年代美國高科技業蓬勃發展的背後動力。正確的投資才會增加實質生產力,光靠低利率政策拉動經濟,在亮眼的數字之後,往往會造成難以收拾的泡沫,這樣的例子我們可以發現許多。

Q:美國的貿易赤字有許多來自於亞洲,尤其是中國的製造業以及印度的服務業,也是全球化的一個結果。你認為這個風潮會繼續嗎?
A:應該會。所謂的外包,基本上對美國是兩刃劍:一方面,這樣做可以提高利潤率,而且如果你的競爭對手這樣做,你也不得不加緊跟進;但另一方面,這也給美國國內的完全就業(Full Employment)帶來壓力,讓美國企業在國內改而雇用越來越多的臨時雇員。在這樣的風潮下,就算完全就業勉強維繫住了,也會為工資水平帶來壓力,從而劇烈影響到所得分配。
許多美國企業告訴員工不必擔心,說真正的問題是怎麼提高自己的技能,而不是擔心印度人搶走工作;但事實上,隨著生產體系的變化和資訊技術的運用,美國或者歐洲人是越來越無法壟斷高等技術的,他們能做的,亞洲人也能做,薪資只有他們的1/10。事實上,美國經濟的真正問題,就是工作赤字(Job Deficit),過去幾年內美國就減少了500萬個工作,這是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美國首次在一任政府期間出現工作淨赤字(Net Loss)。
不過,全球化也有其極致,不是所有的工作都能夠外包出去。許多工作高度仰賴所謂的地方知識(Local Knowledge),尤其跟金融和行銷有關的工作;未來企業在全球化上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結合宏觀的全球知識(Global Knowledge)、全球體系(Global Institution)以及細緻的地方知識。在將來,這會是企業能否成功的關鍵。

**談經濟發展,絕不能忽視生活品質

**
Q:許多發展中國家都將經濟發展置於政策的首位,幾乎是唯發展主義(Developmentalism)導向。我們需要新的衡量經濟發展的指標嗎?唯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看齊的做法,是否到了該修改的時候了?
A:非常需要。事實上,所謂的綠色GDP(Green GDP)概念已經有許多學者在呼籲,例如普林斯頓大學的一些經濟學家們;我個人在世界銀行服務的時候,也努力推廣這個概念。如果一個國家發展經濟的方式,是靠不當掠奪自然資源才能完成,這將無法持久──如果一家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有折舊(Depreciation)這欄,我想一個國家也需要。
這牽涉到心態的改變,當人們談到所謂的成功,往往都是非常短視的,當我們談到經濟發展,必須把所謂的生活品質考慮進去,綠色GDP就隱含了這個概念的轉變。像美國GDP很高,可是有許多人待在監獄當中、犯罪率很高,這都沒有計算入經濟發展的成果當中。
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們沒有這樣的新指標,而是政府不想運用。讓我透露一個小祕密:我在柯林頓政府擔任經濟顧問時,曾想要推動所謂綠色GDP的概念,結果呢?政府不提供這個領域研究經費,導致許多計畫無法進行──他們擔心一旦新指標開始實行,當我們開始認真計算空氣污染對經濟的影響,他們將面臨許多龐大壓力。但你可以看到,政府反對這種指標,不是因為指標沒用,而是因為它的威力太強了,所以他們有所畏懼。

**金融全球化,帶動全球公民社會的成形

**
Q:這會是全球化下一個要面對的重大議題嗎?你是否看到某些改變的契機?
A:金融全球化的一個結果是,美國的華爾街可能對巴西的總統大選具有決定性的影響,他們有投票權:如果獲勝的候選人不是華爾街喜歡的人,他們可能會把股票賣掉、把資本匯出巴西,他們的態度一大部分制約了巴西的政局發展。經濟會影響到政治,或者說,資本家的態度會對政治有很大的影響。
但是並非只有資本家有影響力,也不是只有他們會全球化。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全球的公民社會(Global Civil Society)逐漸形成一股力量,他們會在WTO的年會上出現抗議,他們會串聯起來,就各式各樣的議題形成共識,討論各國政府的經濟和社會政策,甚至影響到一國的政治。舉例來說,今天秋天共和黨的年會上,你一定可以看到來自各國的抗議團體,當然因為布希總統並非是一位受歡迎的人,但這也表示很多國家的人對於布希的政策相當憂慮,不管是美國的環保政策或人權政策,他們想要表達意見。
不管是在世界銀行或者國際貨幣基金會,你也會發現討論問題的方式慢慢在改變;我不是說改變已經很大,但是多多少少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跡象,對於金融全球化、貿易全球化的議題,開始有人會去反省到我提倡的某些觀點,這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
小檔案
出生:1943年(61歲)
學術身分: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經濟與金融教授
重要資歷: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暨資深副總裁(1997至2000)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1995至1997)
著作: 《狂飆九十》(The Roaring Nineties, 2003)
《邁向貨幣經濟學的新典範》(Towards a New Paradigm in Monetary Economics, 2003)
《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2002)
《啥米社會主義?》(Whither Socialism, 1996)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