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駕馭鴻海快、久、穩

2004.07.01 by
數位時代
郭台銘駕馭鴻海快、久、穩
從1999到2003年,鴻海的複合成長率高達63%,稅後穫利率成長達32%,在2004年6月股東會上,郭台銘自信的向股東秀出這個數字。過去5...

從1999到2003年,鴻海的複合成長率高達63%,稅後穫利率成長達32%,在2004年6月股東會上,郭台銘自信的向股東秀出這個數字。過去5年,鴻海總共賺進了約700億台幣,不輸給台灣許多高科技公司。
在鴻海1999年的年報中,郭台銘就強調「以往的成功並非代表未來一定也會成功」,他並且定義即將來臨的21世紀初為「挑戰與機會並存、危機與轉機互變、成功崛起與失敗滅亡高速轉換的不確定時代」,經過了5年之後來看這一段話,果然有似層相識恍若隔世之感。
這5年,正好橫跨過電子產業有史以來最大的不景氣、兩次美國和台灣的總統選舉、及全球動盪的恐怖攻擊,但是鴻海卻穩步前進,毫無疲態,鴻海從《數位時代雙週》創刊以來就進入並蟬連科技100強,也證明了鴻海不但是台灣最能生存的公司,也是最有成長動能的公司,「鴻海股價為什麼可以長期維持在100元以上?就是他每年都可以讓投資人看見他們找到新的產品,開拓了一個新的方向。」花旗美邦銀行首席分析師楊應超說。
每年都有新產品加入?過去5年正好可以看到這樣的軌跡。

**上下垂直整合,每年都有新產品

**
1999年鴻海的營業額是512億台幣,當時鴻海的產品主要分成兩大塊:連接器業務占54.6%、機殼36.2%、其他9.2%,連準系統都還沒有跨入。但是到了2000年時,鴻海營業額再度成長到920億台幣,主要就是來自從關鍵零組件往下游整合,開始大軍進入組裝業。
從上往下的垂直整合,不僅是一個大動作,而且等於是取代原有向他買零件的客戶,但是鴻海做到了。2001年鴻海成長到了1441億台幣。除了準系統每年出貨達到1000萬台之外,網路設備、伺服器也開始出貨了,鴻海組裝的伺服器可以組裝到除了處理器的層次;另外在網路產品方面也迅速成為思科海外最大的供應商。也是在同時,鴻海已開始布局光通訊和手機的領域。
儘管光通訊市場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隨網路泡沫化,整個不見了,但是鴻海在2002年仍舊站上了2450億台幣,鴻海也生出了一個「遊戲機」產品,新力PS2是主要成長力量之一,不過英特爾奔騰四的熱賣也讓鴻海成為最搶手的公司,全球至少1/4以上的奔騰四連接器由鴻海提供。
「我們就像開車一樣,要開得快,開得久,更要開得穩,」郭台銘指出,穩定有四個條件:規畫、投資、創新和執行,從跨入消費電子領域和P4連接器,鴻海證明了他們開車的本領。

**全球運籌模式,一年成長1000億

**
一年成長1000億,外界也稱鴻海一年可以生出一個前二十大的企業。而這已不是單一產品線能負荷,鴻海花了10年時間打造出的全球運籌出貨系統開始銜接了鴻海的成長,「兩地研發、三地設計製造、全球出貨」的模式開始有了雛型。
「有三個原因,讓我們一年成長1000億,一是微利時代全球產業結構調整,全球大廠走向委外代工,我們站到最有利的位置;二是垂直整合、布局夠深,第三,是CMM(Component Modual Move)模式奏效,全球運籌開始一口氣表現。」郭台銘分析了1000億的基本動能。
2003年鴻海繼續再成長了1000億,一舉突破了3000億營業額。主要的產品動能首先來自繼續往下游整合,主機板廠品一衝就是1000萬片。「當英特爾把愈來愈多效能整合入晶片組中,主機板也愈來愈像機械業。」郭台銘2002年就提出了這樣的產業趨勢,看準趨勢方向找產品,也是每一年大幅成長的祕訣。
2004年的成長動能則是來自消費電子。「3C電子產品技術一日千里、消費市場的多樣性,速度將是未來決戰的關建鍵點。」郭台銘2004年開始強調速度決戰。
也因此郭台銘把原有CMMS的模式,比以往多加了一個「S」。這個「S」就是Service,打造「品質全球化」,有趣的是,過去CMM和EMS(Electric Manufacturing Service,電子製造服務)的字母完全不同,象徵鴻海有自己獨特的道路,但現在這個S和EMS有「交集」,也象徵和EMS終於全面開戰。
鴻海過去一年連續發動三個併購案,並且準備分割手機部門在香港上市,也是為了打造一個快速購併的平台,都是為了搶速度,而投入面板產業,郭台銘也承認,「群創是一個例外,鴻海很少進軍供應鏈還不成熟的產業。」

**強調速度決戰,看準趨勢創造商機

**
產業結構繼續在變動。但並非無脈絡可尋,郭台銘除了在股東會上提出「品牌與通路的整合」、「製造與開發的整合」、「全球產業調整的整合」、「消費市場主導需求的整合」、「SOC與關鍵機構零件的整合」、「全球成本競爭力的整合」,也進一步解釋經濟的輪動性,「從消費型態來看,就可以看出一個採購的程序,」他以美國市場為例,人們有錢之後,一定先買房子,再買車子,依次類推,「而經濟的問題都一樣,只是每個人的答案不同。」
「全球經濟結構性的調整仍將繼續,從品牌、通路、供應鏈、產業結構以至不同經濟板塊的消長,將創造無限商機,但卻也是危機重重。」這是郭台銘對2004年的展望,也是5年後誰是下一個贏家的遊戲規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