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樂於學習、包容性強,改寫流行文化

2004.06.15 by
數位時代
他們樂於學習、包容性強,改寫流行文化
在一次大戰流行的狐步舞曲(Foxtrot)的陪襯下,年過八十的愛愛阿嬤,坐在台北市第一家西餐廳波麗路,唱著台灣第一首台語流行歌曲「跳舞時代」...

在一次大戰流行的狐步舞曲(Foxtrot)的陪襯下,年過八十的愛愛阿嬤,坐在台北市第一家西餐廳波麗路,唱著台灣第一首台語流行歌曲「跳舞時代」,「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隨著流暢樂音,將時間拉回1930年代,開始敘述一段被遺忘的台灣近代史中黃金歲月。
這是去年底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的《Viva Tonal 跳舞時代》的開場片段,這部以描繪30年代台灣音樂生活的影片,今年5月在西門町的戲院公開放映,引起廣大的迴響,許多有著日據時代生活經驗的阿公、阿嬤,紛紛重新走進戲院,回味當時的「流行音樂」。

**用最微薄的資源,
做最有意義的事

**
「雖然是以30年代為題材,但是看這部電影的觀眾年齡層廣度出乎我們預期,」導演郭珍弟興奮地說,就像在首映典禮後的座談會上,有個長髮披肩、戴著彩色眼鏡、耳朵掛著耳環的年輕人說,「我覺得這部片子很搖滾,」年輕觀眾率直的回應,讓郭珍弟非常高興。
回想起3年前,拍攝跳舞時代的動機,「我一直想拍像《樂士浮生錄》(古巴樂團音樂紀錄片,獲得13座國際影展最佳紀錄片獎)的影片,來記錄台灣近代流行音樂文化,」一直從事紀錄片拍攝工作的郭珍弟,曾經把這個想法告訴當時一起合作為公共電視台拍攝「世紀女性、台灣風華」系列影片的導演簡偉斯。
因此當公共電視製作人馮賢賢,邀請她們與老唱片收藏研究者李坤成合作,籌拍這部影片時,兩人便開始商討拍攝的可能性。長期觀察台灣女性社會變遷,並曾拍攝多部女性電影的簡偉斯,對於以音樂為題材的影片並不感興趣,「但是第一次在李坤成家裡,聽到『跳舞時代』的歌詞時,卻被嚇到了,」她們陸續發現,那個年代的流行音樂的歌詞中,反映了當時追求開放、維新的精神。
當循著史蹟,到苗栗苑里拍攝當時古典音樂收藏家黃清本的古厝時,赫然發現有80年歷史的老房子門廊上,竟掛著兩塊寫有「liberty」和「equality」的石匾。「那個時代追求的前衛與開放,其實是很值得驕傲的,」簡偉斯說,她也希望透過這部影片,讓年輕人知道,日據時代的台灣其實也有輝煌的一面,而不是都是悲情的、被打壓的,讓年輕人能夠跳脫被扭曲的民族意識,重新認識這個世代的歷史。

**樂於學習、包容,
懂得合作找資源

**
同為五年級前段班的簡偉斯與郭珍弟,一直和很多非主流的影像工作者一樣,都需自己掏腰包,或是想辦法申請輔導金,「用最微薄的資源,做出我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
在跳舞時代殺青後,簡偉斯因緣際會認識了曾經多次贊助藝術工作者的傳易科技總經理張志弘,跟他隨口聊起,正在籌拍《Viva Tonal 跳舞時代》的內容與過程。張志弘認為,簡偉斯與郭珍弟都是具有國際觀(兩人都有海外留學經驗),也有理想推動本土文化的影像工作者,竟然願意花3年時間從一堆殘破的史料中,拼湊出30年代那段值得書寫的歲月,「這個世代願意記錄上一代的輝煌,是相當有意義的事情。」
因此張志弘主動利用共同行銷的模式,為跳舞時代架設網站,「網路是分享的世界,這樣才可以讓更多年輕人接收到他們想要顛覆悲情歷史的想法。」
「簡偉斯與郭珍弟是我接觸過最樂於學習、包容性最強的文化工作者,」張志弘認為,許多文化工作者的自我意識太強,在與外界互動時,過於堅持己見,因此往往喪失了讓一般民眾肯定的機會。
「這要謝謝凱達格蘭學校,」在拍攝影片期間,簡偉斯受朋友請託,意外地成了凱達格蘭學校國策班的學員, 沒想在政治色彩濃厚的學校中,她的「同學」都是來自各領域的年輕專業經理人,「他們樂於交流彼此的資訊,而且懂得合作去找資源,甚至覺得全球才是他們的舞台。」
Hit-pop也好,狐步舞也罷,記錄一個時代,找回被遺忘的青春,在追求理想生活的過程中,世代不該是個包袱,不同生活經驗的人,和有著不同歷史經驗的人的相互了解,迸發出的火花,才是推動社會前進的力量。

簡偉斯小檔案
出生:51年次
現職:獨立影片工作者
經歷:外商公司秘書、雜誌編採、劇場演員
職場生涯的重要里程碑:2003年導演《Viva Tonal 跳舞時代》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下一步計畫:有自己的空間,可以拍攝自己找到的東西
工作哲學:人會有很多才華,但是要找到自己最擅長的。
對世代交替的看法:老一輩的人看年輕人都不順眼,但是我會學著看到新世代的優點。

郭珍弟小檔案
出生:54年次
現職:獨立電影工作者
職場生涯的重要里程碑:2003年導演《Viva Tonal 跳舞時代》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下一步計畫:想多拍一些與音樂有關影片,傳達音樂撼動人心的力量
工作哲學:熱情戰勝一切
對世代交替的看法:人生是一個不斷發現的路徑,其實是不斷發現自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