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 vs. 數位壟斷企業

2019.12.03 by
朱平
朱平 查看更多文章

生意人、悅日人、漣漪人。目前倡導並推廣有更高社會目的的營利企業商業模式(Profit for Purpose Business),希望連結更多年輕創業人參與創新經濟,共同創造台灣新的可能。

Ink Drop via shutterstock
從現在的全球政治及社會發展來看,「財富集中」更是貧富不均的原因。要防止自己被視為壟斷的公司,可能才是一個更聰明的策略。

參加了《天下》雜誌與玉山金控合作舉辦的2019國際大師論壇,由Roger Martin(註1)分享的「決策的兩難(The Opposable Mind)」論壇中,他提到目前所有成功大公司的老闆們,最擔心的就是:某一天有兩個在車庫中工作的年輕小伙子,發明了一個全新的解決方案,而在一夕之中,將取代他們公司多年的努力。 您真正的競爭者,將是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不信的話,可以問問廣告業者,做夢都不會想到他們的行業在短短幾年,已被Google及Facebook所獨占。

任何一個新創公司的終極目標,都是希望在一個領域中有獨占甚至壟斷的成功。而在企業經營中,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建立護城河(moat)或增加競爭者進入的障礙(entry barrier)。其主要目的就是要「獨占、壟斷」市場。這是一個名正言順,任何經營者都需要不斷創新,並拉開與競爭者的距離,直到無人可以跟你競爭為止。

打散數位壟斷企業,改變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

大家都知道,數位經濟因為有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特別容易有大者恆大、贏者全拿的特色,因此數位壟斷的情形愈來愈嚴重。 尤其因為全世界的財富累積不均,造成貧富差距加深,使得年輕人看不到希望,社會流動(social mobility)變成不可能,甚至是一觸即發的社會動亂;也愈來愈多人發現,現在的自由競爭資本主義需要修正。更多的政治人物以去除財富不公平(wealth inequality)為主要政見,而如何打破壟斷企業,對富人加稅也成為一種顯學。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一Elizabeth Warren更提出一整套如何打散壟斷科技公司的政策(註2)。因此,為了鼓勵增加競爭,必須打散(break up)過去為了防止潛在競爭而合併的公司。 主要是針對Facebook,因為Instagram及WhatsApp都是Facebook的潛在競爭者,因此當初的合併是不應該許可的,因此Instagram跟WhatsApp應該從Facebook獨立出來,而Google也要讓DoubleClick獨立出來,Amazon的Whole Foods也應該獨立出來。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Elizabeth Warren認為,為鼓勵增加競爭,必須「打散」過去防止潛在競爭而合併的公司,例如當年的Facebook合併Instagram與WhatsApp就是一例。
Gil C via shutterstock

另外,更不容許平台業者在網站上賣自己的產品,因為會產生不公平的競爭。例如Amazon不能賣自有品牌產品(Amazon Basics)。當然要打散這些巨獸不是件簡單的事,如何估值就已經是件困難的事,而且一切都需立法及受到司法訴訟的挑戰。

不可否認的,當打散這些壟斷公司後,可能會造成一些反作用,如消費者會增加負擔,不易使用未能整合的數位科技工具、公司間會增加彼此競爭力,讓公司利潤降低,不能做更創新之事。

雖然數據顯示,一般將大公司打散成小公司,最後的總值會大於現有的總值,但仍是有許多變數。可能因為大公司被打散後,少了network effect而失去競爭力,沒有人願意投資,公司估值也會大降。目前看起來Facebook因為隱私的保護不夠,以及獲利來源主要是仰賴廣告收入,而廣告就是靠隱私的運算,最容易被政府打散。

如果您是Facebook,您現在要做什麼準備?讓政府更難打散,還是改變靠廣告營利的模式?並接受Facebook就是一個公用事業平台(platform utilities),改變成使用者付費的全新模式。雖然Elizabeth Warren未必能當選總統,即便當選,也未必能完全執行她的政策,但她的競選政策將一定會改變美國式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

數位經濟與法律兼衡,企業需永續發展

我曾說過,在數位經濟下,因為network effect的關係,大者恆大的壟斷現象遲早會被挑戰,政府是唯一可以用法律制衡的方式,來打散壟斷性公司。而Facebook及Google這兩個就是最標準的例子。現在大家都了解到壟斷帶來許多好的影響,但也會帶來壞的結果。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打散壟斷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從現在的全球政治及社會發展來看,財富集中更是貧富不均的原因。要防止自己被視為壟斷的公司,可能才是一個更聰明的策略。

在未來,一個能成功永續經營的公司,在同一個市場中,需要保留一至兩個競爭者,不可通吃獨大,更不要購併潛在競爭者。而開發多元的營利模式,分散在各種不同的領域中,更是一定要做的事。

就像Roger Martin所說的,讓政府反托拉斯(Antitrust)的人認為您的公司看似成功,但絕非壟斷。因為您的公司隨時會被兩個在車庫中工作的年輕人,在一夕之中,就用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或破壞式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顛覆市場,取代您公司數十年的領先;也因此,保留競爭者可能是防止被政府打散的最好策略。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