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楚漢相爭到三國演義

2004.04.01 by
數位時代
從楚漢相爭到三國演義
寒暄與會談結束後,我問她計畫去哪裡玩,「朋友要帶我去造勢晚會,超興奮的,」這位在美國唸大學、說英語不說普通話、在新加坡外商公司工作的25歲可...

寒暄與會談結束後,我問她計畫去哪裡玩,「朋友要帶我去造勢晚會,超興奮的,」這位在美國唸大學、說英語不說普通話、在新加坡外商公司工作的25歲可愛女生,開始嘰哩呱啦的分享她對台灣大選的觀察(誰跟誰配,選戰怎麼打之類的),「台灣太好玩了,新加坡啊,Always Lee and Lee(李光耀與李顯龍),」我瞠目結舌,嚐試想像她揮舞旗幟吶喊凍蒜的神情,怎麼也沒辦法把這個作風與打扮時髦的洋派女孩,跟台灣的選舉晚會聯想在一起。
台灣的總統大選,在全世界的華人社會都是焦點,光討論不同陣營間的謀略計策攻防交手,就足以讓麻將桌上的牌友,有連打三天三夜的話題。中國文化中的古典章回小說,也沒有一本比講政治論計謀的《三國演義》更受歡迎,蜀漢、東吳、曹魏的三家之爭,影響千年以下數十億人的政治思維,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也來看熱鬧,而且彷彿自從後漢以降,中國歷史上就再也沒有一段野史,比這段三分天下的爭鬥更富趣味。

**中芯卡得老三地位

**直到我讀了謝斯(Jagdish Sheth)與席索迪雅(Rajendra Sisodia)寫的《The Rule of Three:Surviving and Thriving in Competitive Markets》(企業競爭優勢──三強鼎立的市場新局面),才明白為什麼三國演義比楚漢相爭吸引人。說穿了就是所謂的「三巨頭」(Big 3 Players)法則:市場上只有兩家大廠稱霸時,不是相互毀滅、就是彼此勾結,出現實質獨占;但只要場內有三個夠份量的玩家(加起來控制70-90%的市場),那就好玩了,三家中只要兩家結盟,就可阻止第三家掠奪市場;而某一家(通常是老三)也可像冷戰時的不結盟國家一樣,藉由操控兩強來獲利。
更重要的是,三家相爭比兩家互鬥有趣太多了。拿電腦產業來說,當戴爾、惠普、康柏三家打得火熱時,財經記者也忙得不亦樂乎,每周都有寫不完的新鮮新聞、分析不完的即時戰情;但當惠普併購康柏底定,剩下兩家獨大,就沒什麼太多可寫的了──說到頭,還不是兩個平分天下的霸主彼此互嗆,從PC到PDA再到數位家電,產品是不同,嗆聲的內容卻一樣,張力與刺激,與三分天下完全不能比。
本期的〈張汝京緊咬張忠謀〉,說的正是晶圓代工產業即將出現的「三巨頭」故事;中芯國際這家擁有台灣經驗、中國關係、全球後盾的晶圓代工公司,今明兩年都還不賺錢,掛牌價本益比卻比晶圓雙雄都高,除了中國題材,還因為它順利卡位成功,已經奪得老三地位(雖然還不完全穩定)。

**不可替代的第三名

**
張汝京在台灣參與創辦的晶圓代工公司世大積體電路(WSMC),5年前被張忠謀的台積電以50億美元購併,意味著晶圓代工產業進入穩定的「雙雄」時代,老三沒有生存空間。但張汝京明白,只有靠完全不同的新典範(中國題材),加上利用海峽兩岸獨特的「非市場力量」(成功建立起與中國官方的關係),才能創造老三生存的空間,爭取時間成長為「不可替代的第三名」。總主筆王志仁與我,分頭在上海與台北兩地打探消息,在台灣總統大選兵馬倥傯的這段時間,聯手完成19頁的封面故事,除了兩位CEO的恩怨情仇,更重要的是兩岸的半導體產業何去何從──既然出現三強互爭,接下來肯定有更多好戲看。
其實,台灣大選中神秘的「中間選民」,不也就是兩造基本支持者外的「關鍵第三勢力」嗎──這也是為什麼每回大選,總是會選得天昏地暗、雷霆萬鈞又精采刺激的原因了。天下大勢,分分合合,預知兩岸電子霸業消長,請看本回《數位時代雙週》分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