軋迷3絕招,盈利high翻五月天

2003.09.01 by
數位時代
軋迷3絕招,盈利high翻五月天
8月16日晚上,台北市立體育館瀰漫著不安和騷動,死命往前擠的年輕男女,不時抬頭往舞台深處望,有人影閃過就會引起高分貝的尖叫鼓譟,當滿場情緒累...

8月16日晚上,台北市立體育館瀰漫著不安和騷動,死命往前擠的年輕男女,不時抬頭往舞台深處望,有人影閃過就會引起高分貝的尖叫鼓譟,當滿場情緒累積到了頂點,身著白衣的5位主角終於跳出來獻唱新歌,惹得搖滾區和看台區的4萬名歌迷,又叫又跳地揮舞螢光棒助陣,連地板都跟著震動。
這就是五月天的魅力。超過30歲的人很難想像,許多年輕人學會的第一首台語歌是五月天的〈志明與春嬌〉。
五月天是這幾年台灣最HOT的搖滾樂團,從1999年的夏天開始,連續3年,在暑假追逐五月天的發片和演唱會,成了台灣青少年少數共同期盼的事。
因為當兵,2002年的暑假五月天缺席了,但是復出後立刻就創下台灣藝人辦售票演唱會的票房紀錄,一場就為滾石帶進5900萬收入。「這次演唱會最大的金援是靠歌迷,」滾石藝人經營事業處副總經理謝芝芬解釋,台灣辦演唱會大多要靠贊助來打平,但是5月SARS疫情正盛,許多原來談好的贊助商臨時抽腿,最後只剩下玉山銀行、線上遊戲奇蹟online和贊助樂器的YAMAHA。謝芝芬形容,「人家賣到1萬5000張就會歡聲雷動,滾石卻賣到2萬8000張才敢追加舞台音響預算」。
在滾石音樂產品事業處營運長陳勇志眼裡,五月天演唱會展現的歌迷動員實力,再度證明了「親身體驗型」藝人的社群凝聚力量。「當世界變得更虛擬,面對面的價值可能會更珍貴,」陳勇志叼著一根菸緩緩說道。所以在1999年,滾石幫五月天出第一張專輯時,他們只決定了一個宣傳原則:讓群眾體驗五月天的現場演唱。
當年西門町還沒成為藝人舉辦簽唱會的聖地,滾石鎖定年輕族群,在五月天發首張專輯的前4個周末,一連在西門町舉辦4場新歌發表會,「每個禮拜我們都發現人又往外多圍了好幾圈,」謝芝芬回憶。
現場演唱的聚眾魅力,讓滾石決定為五月天在市立體育館辦一場大型演唱會。「那個場地只要來3000人就能把畫面拍得很漂亮,」陳勇志坦白說,但是在1999年的暑假,現場湧進2萬青少年,演唱會結束後,五月天的專輯銷售量從8萬多一路衝到近30萬張。「在體驗過程中一旦勾到消費者的那根神經,行銷結果絕對會出乎你的意料,」陳勇志為五月天的成績下了註解。
聽到台上和你年紀相仿、長相打扮都不屬於偶像型的樂團,大聲唱出「你有的不爽,讓我來分擔」「就算是整個世界把我拋棄,而至少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的撫慰宣洩歌詞,許多年輕人對五月天產生認同感的同時,也愛上了演唱會裡和幾萬人一起唱一起跳的快感。這次提早3個禮拜來排隊的一群大學生和高中生,在之前的簽票會上認識,擬定輪流值早晚班的策略。
睡了3個禮拜露天巧拼板的大學女生說,這麼拚是為了要站在最靠近舞台的第一排,「如果站在第二排會一直被後面擠,」她很有經驗地說。
在演唱會開始前的下午,除了等著進場的隊伍外,還有一長條人龍排在五月天周邊商品的攤位前,平均等候半個小時才能如願買到。限量1500件的海灘巾、白T-shirt和2000件的護腕都是人氣商品,早在進場前2個小時就賣完了。當天也去參加演唱會的偶像娛樂雜誌《Play》副總編輯程傳瑜評論,五月天這次演唱會的周邊商品,是她看過品項最齊全、質感最精緻的。
「滾石把五月天當作一個品牌在經營,我們希望歌迷用這些周邊商品會感覺走路有風,」滾石副總經理謝芝芬說,演唱會的周邊商品整整籌備了半年,找了五月天主唱阿信的師大附中美術班同學不二良來設計,一件白T-shirt畫了二、三十張圖來選,因為有的圖案好看卻不適合印在T-shirt上,棒球帽也前後換了4家廠商,就為了找到帽子深度帶起來最好看的那一款。「周邊商品能幫助凝聚死黨間的認同感,」滾石營運長陳勇志進一步解釋,滾石不願意歌迷完全是純瘋狂的感性消費,提升商品質感會讓稍具理性的歌迷也願意購買。
雖然現在五月天的官方網站還沒恢復,大部分的歌迷早已湧向台大PTT的bbs站,成為五月天歌迷交流的網路空間,五月天的經紀團隊每天都會上去看,例如這次演唱會歌迷決定要呈現一片「藍色螢光海」,滾石就跟著賣藍色螢光棒,3500支銷售一空,「連賣螢光棒的阿婆都知道要賣藍色的,」謝芝芬笑著說。
在媒體聚焦的慶功宴上,五月天說4萬人的演唱會是歌迷創造的奇蹟,但是對這一群身披海灘巾、揮舞著螢光棒的年輕人來說,參加這場演唱會的體驗,才是奇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