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寶擊敗不景氣的三把利器

2003.07.15 by
數位時代
仁寶擊敗不景氣的三把利器
悶熱的7月天,幾場驟至的午後雷雨,紓解北台灣的旱象,澆息酷暑的焦躁,有如為剛自SARS疫區除名的台灣,滋養著重生的綠意。 隨著SARS疫情...

悶熱的7月天,幾場驟至的午後雷雨,紓解北台灣的旱象,澆息酷暑的焦躁,有如為剛自SARS疫區除名的台灣,滋養著重生的綠意。
隨著SARS疫情逐漸趨緩、科技產業復甦在即,人們對下半年科技產業復甦的信心越來越強,台灣股市寫下一波近兩年來最大的漲幅,由DRAM漲價所啟動的這波行情,從4044點一度衝破5400點。
「DRAM報價一路走高,主要來自讓人盼望許久的PC換機潮,即將在下半年出現,」《華爾街日報》分析指出。
在這波換機潮的背後,筆記型取代桌上型的態勢明顯,對全球最大筆記型電腦生產地的台灣而言,下半年前景可期。根據資策會市場情報中心估計,下半年台灣筆記型電腦出貨量將達1242萬台,比去年同期大幅成長28.9%。
筆記型電腦代工大廠仁寶,在今年《數位時代雙週》的〈台灣科技100強〉榜單中,排名高居第4,不僅較前一年上升54名,更擊敗廣達、宏碁、華碩、精英等大廠,是PC系統族群中表現最好的。
搶在這波市場大成長風潮之前,仁寶早已著手鍛鍊自己、改善體質,這是它避免在成長之前的產業亂流中迷失方向的法寶。

**1.突圍寶刀:一路上攀的毛利

**
「在過去兩年產能供過於求的惡劣環境中,台灣PC廠商主要的生存之道,只有殺價搶單,即使流血生產也在所不惜。」財訊文化執行長謝金河搖搖頭,流血接單的結果,是守住了產能利用率與營收成長率,卻換得毛利率逐步下滑。
自從去年惠普與康柏完成合併,隨著採購數量大增,對供應商的議價能力相對轉強,台灣在惠普供應鏈上的廠商,普遍皆因生產惠普的訂單而毛利下滑,「前端品牌廠商大者恆大的局面,相對造成後面一線與二線的代工廠商差距拉大,惠普的訂單,將來大概不出廣達、仁寶等一線廠商才有能力生產,其他廠商只有轉往其他利基市場,甚至逐步退出,」謝金河指出。
其中,華宇就在5月宣布,全面退出惠普的代工陣容。
就在這樣的情勢下,仁寶繳出了迥異於人的漂亮業績。去年,仁寶不僅在單月出貨量上一度超越廣達,在毛利率表現上更是卓越,至今年第一季為止,過去5季分別為7.57%、8.61%、8.94%、9.16%、9.25%,是台灣各家筆記型電腦廠商中,唯一呈現一路上升的廠商。
仁寶總經理陳瑞聰指出,為了因應產業整體不景氣帶來的衝擊,在2001年,仁寶內部就下達最高戰略原則——穩住毛利率,「一切管理、生產、採購的績效,都要回歸到不准掉毛利的前提。」對外,陳瑞聰積極開發客戶,以分散營運的風險,目前全球前十大品牌筆記型電腦,有6成是仁寶的客戶。
「仁寶毛利領先同業,關鍵來自前往中國布局的腳步最快,」元大京華投顧研究部副理魏建發觀察。
台灣與中國兩地間產能的轉換,必須經過一段「陣痛期」,一方面逐步減少台灣這邊的產能,另一方面要抓準生產線折舊攤提的時間,避免產能轉移過快,而造成台灣這邊的產能利用率下滑,以及中國那邊產能不敷使用。這段陣痛,通常需要1至2季的時間,但是仁寶早在兩年前就已起跑,早已完成產能轉換,充分利用中國生產成本低廉的優勢,拉抬自身毛利率,「廣達去年下半年開始轉移,剛剛才痛完;英業達今年初開始轉移,現在正在痛。」魏建發說。
謝金河觀察,由於廣達與仁寶擁有生產的規模經濟,能用規模去分攤掉毛利較低的訂單所造成的影響,未來在筆記型電腦的競爭上,勢必成為一場超級大戲,進而邊緣化其他競爭對手。

**2.競爭利刃:身段柔軟的業務性格

**
這場超級大戲,不僅是仁寶挑戰龍頭廣達,更是陳瑞聰與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同門師兄弟間的「瑜亮之爭」。
「仁寶與廣達,是一場殊途同歸的競爭,」與兩家廠商往來超過10年,前戴爾電腦亞太區國際採購總經理方國健指出,由於陳瑞聰具備業務員特質,往往自己帶頭在市場衝鋒,因此,仁寶過去的發展,以陳瑞聰的中央集權為主;至於研發出身的林百里,則只對產品技術感興趣,其他則盡量授權給其他人。
「廣達、仁寶、英業達各自的發展軌跡,與英特爾(Intel)、超微(AMD)、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3家半導體大廠頗有異曲同工之妙,」當年,這3家半導體廠商的創辦人,均來自Fairchild,英特爾來自研發部門、超微出自業務團隊、國家半導體則為生產部門;一位去年營收接近千億的資訊業董事長比喻︰「管研發的比較會做,做業務的比較會賣,而生產的兩者都不太理想。」
巧的是,林百里、陳瑞聰以及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早年都在金寶電子,也分別負責研發、業務與生產部門。
方國健進一步比較:「仁寶的企業精神就是sales文化;廣達則是R&D文化。」針對客戶的需要,仁寶是「先說Yes後再想辦法」,講究身段柔軟的sales talk;廣達則是「不可行就當面說no」,表現出硬頸的工程師性格。
「陳瑞聰最令人佩服的是,股票拿得不見得最多,卻充分發揮專業經理人角色的價值。」同樣具備業務員性格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指出,由於仁寶是從金寶電子分出,從持股比例或是績效考核上,陳瑞聰並非掌握經營權的大股東,卻能夠不斷鞭策自己,強烈展現為經營績效負責的使命感。

**3.超越箭頭:啟動集團布局

**
隨著事業規模擴大,仁寶在去年進行組織重整,陳瑞聰也開始退居第二線進行授權,將心力放在新事業的規畫與重要客戶例行的拜訪。
以筆記型電腦為主的營收突破1000億後,仁寶近年來開始進行集團化的布局,延伸產品線,找尋第二個、第三個營收千億的成長動能。「擴張的重點,集中在可移動產品(Mobile Product)上,以筆記型電腦為核心延伸出去,」陳瑞聰指出,「未來,將進入3C整合的競爭,這是仁寶的發展主軸,」在這核心精神上,仁寶分別朝通訊、光電領域拓展,由生產手機的華寶通訊,以及生產TFT面板的統寶光電,擔任兩大火車頭。
「Centrino與無線通訊技術,帶動了筆記型電腦下一個世代的競爭,而面板在筆記型電腦中,是佔了原料成本1/3的關鍵零組件,」元大京華投顧魏建發指出,仁寶在統寶上的布局,對本業將有加分效果。
而生產手機的華寶也是一樣,「在台灣同業當中,仁寶每一次的衝刺,都不是小鼻子小眼睛的衝法,」資策會市場情報中心主任詹文男觀察。除了布局中國產能的腳步最快以外,仁寶更把手機CDMA的研發,拉到技術最領先的韓國,使得仁寶在台灣手機業仍在以GSM/GPRS系統代工為主之際,已經成功生產出台灣第一支CDMA的代工手機,在下一個手機大成長的市場中佔得先機;而大手筆投資預計年底前開台的3G營運商聯邦電信,也是為了提供研發團隊測試環境,累積3G手機的能力。
站穩筆記型電腦市場之後,集團化的仁寶,藉由跨足通訊、光電領域,已經為自己準備好入場券,隨時迎接科技復甦的大爆發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