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新產業背後的一群最佳後衛

2003.06.15 by
數位時代
未來新產業背後的一群最佳後衛
幾乎有超過10年的時間,全台灣的鎂光燈都聚在新竹科學園區,在台灣中部默默發展的許多「傳統產業」,格外顯得孤單。標榜奈米、生技、航太、精機的中...

幾乎有超過10年的時間,全台灣的鎂光燈都聚在新竹科學園區,在台灣中部默默發展的許多「傳統產業」,格外顯得孤單。標榜奈米、生技、航太、精機的中部科學園區,相對於2008年國家發展計畫中「北IC、南光電」的定位,名聲似乎也沒那麼響亮,「中部的機械產業聚落具備國際級的競爭力,卻被嚴重忽略,」研究台灣中部企業多年的東海大學社會系主任陳介玄大感不平,「這些公司現在已經很有成就,未來更有潛力,卻長期沒被當成重要的策略性工業。」

**已經足夠開創中部產業的第二春

**
一出台中市區,從烏日到大雅,在馬路邊的透天厝後面,可能就隱藏著好幾家不起眼的工廠,「台中的機械產業是整串的,具備綿密的支援網絡,」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總經理詹炳熾解釋,這些協力生產網絡不光在台中工業區,從木工機業發達的豐原、神岡、后里,到小型機械密集的太平,或加工出口區的潭子,台中周圍具備整叢茂密的機械產業群聚。
「台中地區成熟的機械產業網絡,已經足夠開創中部產業的第二春,」陳介玄認為,中部的產業發展從來不是國家有意設計或規劃的,而是自發性形成的,具備高度的零細化分工特質,「但產業也有機會從受制於人的自發型網絡(spontaneous network)群聚,升級為更主動的建構型網絡(constructive network),許多自創國際品牌的零組件公司已經證明。」
陳介玄分析,不管是汽車或自行車的零組件,或者光學儀器中的馬達或齒輪,許多立基在中部的公司,不只是被動地承攬國際大廠的訂單、或在本地形成分工網絡而已,甚至能主動結合其他國家製造出來的零組件,「很多產品不見得走大量標準化的方式,但台灣公司一樣為這些零件自創品牌,這種國際化的動力,正是台灣產業的特色。」

**準備好為新產業一路相挺

**機械產業也將成為中部地區其他產業最好的「後衛」。「中科是研發能量的火車頭,而周邊的機械設備產業,是早就準備好要掛上的車廂,」詹炳熾認為機械產業負責提供生產工具,製造業不管要往哪個方向走去,都需要機械產業的支援,「模具、零件生產、工具機,永遠有市場,」詹炳熾篤定地說。
工研院經資中心的產業分析師劉信宏分析,台灣的3C產業每增加1000萬的生產產值,應該就需要337萬國產機械設備的投入,但目前卻仍有許多設備仰賴進口,「半導體及光電元件材料業,現在台灣的機會偏低,電腦資訊及通信業更有待加強。」劉信宏認為,台灣的機械設備必然要升級,「傳統機械要進入高精密機械的領域,才能擺脫大陸低價機械的競爭。」
30年前,台中縣市老糖廠、林場的機械維修需求,開啟台中機械產業的種苗;從過去鞋業、自行車業、輪胎,到現在的光學零組件、精密機械,下一個台中的明星產業可能是奈米、生技或航太。當新科技還在暖身的時候,大台中區域的機械產業聚落已經火力全開,準備迎接下一個30年的全新挑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