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亂SARS之後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平亂SARS之後
可以確定的是,即使SARS再次來犯,我們的社會將不再這麼緊張,因為我們對SARS的了解愈多,威脅的邊際效應就會遞減。威脅其實不是來自「變種冠...

可以確定的是,即使SARS再次來犯,我們的社會將不再這麼緊張,因為我們對SARS的了解愈多,威脅的邊際效應就會遞減。威脅其實不是來自「變種冠狀病毒」,而是因無知而產生的不確定性,才引發恐慌;正如每年台灣因肺結核去世的人數遠大過SARS,但沒有人對這個同樣的「肺部病變」緊張過。
我們愈來愈了解SARS,但,我們是否也更多了解了身邊的台灣社會?

**不確定性讓民眾再次大恐慌

**
在這次SARS事件中,台灣比新加坡、上海、多倫多都更手忙腳亂,使SARS不確定感帶來的恐慌造成更大傷害。如果我們不確定能了解自己,則下一次風險災難到來之時,這個反身性的不確定性,又會讓我們再大恐慌一次。
SARS事件,讓我們了解台灣政府和政治圈「完全不效率」--沒有能力「定義問題」(是醫療,還是行政管理問題?),沒有能力「掌握資訊」(因此就無法透明化資訊,譬如口罩到底發了多少),沒有能力「制定對策」(到底集中好,還是分散好?),沒有能力「執行對策」(封院,結果造成更多交叉感染),沒有能力「反身思考」(譬如綠罵藍、藍罵綠,殊不知彼此合作的社會利益遠大過攻訐)。
歸根究柢,這樣的不效率,來自制度、人才和創造力的常態惡性循環。
制度讓公務員不必每天兢兢業業,當危機來時,當然就沒有應變能力;優秀的人才害怕「公務員制度」(年資、人脈比績效重要),不願進入政府;每天常規式(routine)的公務員生活,天曉得有什麼創造力發芽的機會。

**企業展現效率與政府成鮮明對比

**
但是,看看民間企業和第三部門的非營利組織,它們的效率就高上很多很多。英業達的溫世仁副董事長製作小冊子給員工,提倡「健康者隔離」概念,鴻海請榮總製作「認識SARS」手冊,分給海峽兩岸所有員工;它們的製作物內容淺顯易懂(溫先生還畫上漫畫),因為決策者都清楚「普及SARS知識」是解決公司內可能恐慌的最有力工具,再加上嚴格執行量體溫與分離上班、出入管制,因此這次事件中我們幾乎沒有看見任何一例「企業內感染」的病例。
過去十年來,台灣在世界資訊電子產業舞台擁有極高聲望,多半就來自它極高的效率,以及這效率背後的「制度、人才和創造力」;企業對比公部門的無效率,恰恰形成「兩個台灣」的鮮明畫面。
效率與不效率,關鍵就是競爭和報酬機制。當然,企業在市場中運作也有市場失靈時候,也會產生外部性的公眾成本(例如囤積口罩),這時就要有效率化政府的介入,因此我們其實要思考的根本是:怎麼樣改革制度,讓政府變得有效率、或者--效率提昇幅度大一點、快一點?
延攬像溫世仁這樣的優秀管理者出任行政院長,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他們的人生成就感來源都已不再是金錢,台灣其實該活用這樣的人才。
這期封面故事「新學歷無用論」與特別企劃「不說No!的服務業」,恰恰關心台灣的人才趨勢和新創造力的勃發。一場SARS下來,我們看見了崩潰的無力感,也察覺社會中還是有進步力量,這就是台灣--不管演悲劇和喜劇,都很強烈。
SARS在高溫中蒸發了,冷靜的反身性思考,是否滑入我們的心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