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轉殖作物

2002.12.15 by
數位時代
基因轉殖作物
經過一年的努力,台大農藝所利用基因轉殖的蕃茄腸病毒疫苗終於種植成功,進入動物試吃階段,雖然還有待改良(濃度不夠,可能要吃上一、兩公斤才有效)...

經過一年的努力,台大農藝所利用基因轉殖的蕃茄腸病毒疫苗終於種植成功,進入動物試吃階段,雖然還有待改良(濃度不夠,可能要吃上一、兩公斤才有效),但是從國外陸續問世,含B肝疫苗的馬鈴薯、香蕉和胡蘿蔔看來,未來植物疫苗在醫學上的大量應用,極有可能實現。
然而,包括植物疫苗在內的「基因轉殖作物」,雖然前景無限,對生態環境(如種出產生抗藥性,永遠除不盡的雜草)、人體健康是否造成不良影響的疑慮卻從沒消失過。基因轉殖作物究竟是一大福音,抑或是……
如果你想變強壯,可能需要去練啞鈴,但是練了10年還是不如阿諾壯,為什麼?這是天生因素,也就是基因的因素。所以要改變必須從根本去改變,這就是基因轉殖的想法。
基因轉殖作物是從不同物種找出我們需要的基因,殖入農作物裡,讓這些作物表現出我們需要的特性。基因轉殖,當然不只限於植物,動物也能做基因轉殖,比如基因轉殖乳牛能分泌更多的牛乳、豬隻則能長出更多的瘦肉。但是相較於植物的應用,基因轉殖作物是較成熟、具有經濟意義的農業科技產品。

**消費者考量的新趨勢

**
基因轉殖作物現在很常見。舉例來說,大家熟知的基因改造黃豆、玉米、棉花,就是加入具有抗除草劑的基因,所以噴灑農藥時,這些作物不會受影響,但又能達到除去雜草的效果。原本黃豆、玉米、棉花基因並不具有抗除草劑的基因,透過外來的基因轉殖就能有新的特性產生。以全球基因轉殖作物種植面積(1億2500英畝)分佈看來,黃豆佔46%、玉米佔7%、棉花約20%,尤其美國的發展更是快速,不僅技術領先,美國國內生產的大豆、棉花,有7成是經過基因改造的。
基因改良的技術雖然從1980年代之前就出現,但是現在基因轉殖作物卻因為思考角度不同,而讓消費者更願意接受。過往的是從生產方向考量,基因轉殖作物在商品化後,因為能抗除草劑、抗蟲害、甚至刺激果實的生長,所以對產量提升、成本降低很有幫助。但相對的,很多人也會顧慮生物安全性的問題,比如基因轉殖的作物會不會造成人體不良影響,儘管實驗結果可以證實「幾乎」無害於人體,但對消費者來說,產量增加、成本下降,是生產面的事,對消費者自己既無實質效益、更不想因此冒風險(即使是微乎其微的機率)。

**突破物種限制,利弊兩見

**現在,要從消費者角度去思考基因轉殖作物。所以像把疾病疫苗轉殖到農作物上(如B肝疫苗的水果),或是增加作物本身的營養價值(如有名的黃金米,就是具有β胡蘿蔔素的白米),讓消費者吃這些作物不僅有食物的功能,更有補充營養素或是預防、治病的效果。我認為農業和製藥的結合是未來基因轉殖作物很有潛力的方向。
基因轉殖跟過去傳統農業改良技術的最大不同就在於突破物種限制,而且速度更快。傳統的農業育種技術可以做到像鳳梨釋迦這樣程度的改良,但是相對於現在的技術,基因轉殖更是突破物種間限制,理論上在微生物、植物、動物之間都可以做基因轉殖,而且不需要像傳統育種等到新作物長出來才能研判是否成功。基因轉殖作物能在基因殖入後就進行觀察,當然研究速度也就快很多。
除了一般人對生物安全性的擔心,有些專家也顧慮基因轉殖作物可能造成的基因污染和生態破壞,比如抗除草劑的基因會不會意外和雜草結合,讓雜草也具有抗除草劑特性,成為殺不死的「超級」雜草,甚至因此破壞整個生態平衡。所以各國對於基因轉殖作物都有相關限制,從實驗室階段之後,必須進入田間的隔離試驗,經過一段時間的試種和觀察才能上市量產。
目前,基因轉殖作物在幾個面積大的國家正大量種植,美國、阿根廷、巴西和中國大陸,尤其是中國大陸近幾年快速通過幾百件的基因轉殖作物申請,相對於歐洲等先進國家,因為相關田間隔離、上市審查的規範較嚴格,中國大陸未來在基因轉殖作物發展會是很快的,也跳躍過傳統農業技術的階段而直接進入基因轉殖作物階段。
所以,台灣有限的面積,農業發展也勢必要走向高價值作物,如果以基因轉殖作物朝向藥物發展,會是個好的機會。我也相信未來吃飯、吃蔬果不只能填飽肚子,更能達到治病的效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