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崩盤是金融風暴的颱風眼

2002.12.01 by
數位時代
信心崩盤是金融風暴的颱風眼
「金融風暴」往往是在眾人無法意料的時點,驟然發生。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發生之前,泰國和韓國的經濟情況雖然糟,但也沒有多少人預料到風暴即將...

「金融風暴」往往是在眾人無法意料的時點,驟然發生。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發生之前,泰國和韓國的經濟情況雖然糟,但也沒有多少人預料到風暴即將登陸。同樣的,阿根廷發生金融風暴也是在一夕之間,不然國際金融機構也不會來不及脫身而傷痕累累。另一方面,經濟情況連續10年每下愈況的日本,雖有危機卻沒有真正的金融風暴。
金融風暴是指一個國家的股、匯市及其他經濟情況出現急遽變動,通常伴隨著經濟衰退的「硬著陸」,雖然未必都是如此,但颱風眼往往是信心的崩盤。
政府在金融風暴發生時,常常拼命想滅火,但是能夠緊急挽救匯市的只有外匯存底,可以迅速拉抬股市的只有國安基金。這是看了幾份報紙的市井小民就了解的道理,但真正能拯救金融脫離風暴的,經濟參與者的信心才是關鍵。
台灣的現況的確夠格成為金融風暴的溫床,因為銀行的逾放比,在屢次打消呆帳後依然居高不下;「債留台灣」的情形未來會持續搖撼銀行體系,更別提太多民意代表動輒數億元的借款。保險業由於利率下降,利差損日益擴大,新光人壽一次提列196億的責任準備金,只是把問題搬上檯面,還有更多保險公司連提列責任準備金的能力都沒有。
這些問題,韓國、日本都由來已久,然而韓國爆發了金融風暴,日本卻沒有,差別在於信心。日本的經濟雖然像一灘死水,但是由於經濟共生體太過龐大,而經濟參與者都認為沒有金融風暴的風險,因此蹣跚搖晃了十幾年,沒有真正跌下來過;起初,韓國的問題或許並不嚴重,但在匯市遭受攻擊之後,主要經濟參與者失去信心,匯率急遽下跌,積欠的外債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倍,不跌倒也困難。
最近的例子是,在大家都知道日本金融改革無望之後,《華爾街日報》在日前預測日本將發生金融風暴,這就是信心的衰退,而非經濟基本面持續惡化。

**金融風暴或許是改革的機會

**
台灣的問題也在信心,此次基層金融改革,大部份媒體最初並不支持改革,其後又對朝令夕改大加撻伐,無論誰是誰非,對經濟參與者的信心都是極大的打擊,將使經濟參與者對金融體系的信心與日俱減。事實上,「暫緩」基層金融改革就像小學老師沒收學生一大袋漫畫書,又還給學生說暫緩沒收,等到以後再沒收時,袋子裡的漫畫書早就被偷天換日了。因此,基層金融的問題,將會在接下來幾個月內急速變本加厲,終至無藥可救。
雖然利率下跌,使台灣的銀行業暫有喘息的空間,但明年至少有1萬名以上的白領階級即將失業,更別提因利率下跌而損失慘重的保險業。
萬幸的是,台灣即使發生金融風暴,規模也不至於太大。因為台灣企業的外債有限,股市也早在谷底盤旋,央行對於匯市的調節,匯率早已偏低。
金融風暴一觸即發,但是發生過金融風暴的韓國,其經濟現況勝過沒發生過的日本,這樣看來,金融風暴提供大刀闊斧改革的機會,或許並不是一件壞事(Blessing in Disguise)。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