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平等的勞雇關係,轉為互利的夥伴型態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從不平等的勞雇關係,轉為互利的夥伴型態
跟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的失業率並沒有特別高,各國同樣都面臨藍領工作機會減少,白領階級優勢消失的問題。 一般所謂藍領,指的是具有勞動技術力的員...

跟其他國家相比,台灣的失業率並沒有特別高,各國同樣都面臨藍領工作機會減少,白領階級優勢消失的問題。
一般所謂藍領,指的是具有勞動技術力的員工,而白領,多半是指手提公事包,管理工廠或公司業務的專業人士。以前科技不發達,企業必須安排人力在固定的場所工作,加上人本身社會群居的需求,組織自然會變得龐大,而工作者要工作,也只有選擇進入組織一途。但是因為生產工具的改進,特別是資訊科技的出現,自動化、資訊化的結果,使得製造部門縮減,服務部門增長,必然造成生產勞動力過剩,一旦勞動力過剩,原來管理藍領的白領階級,從管人變成管機器,工作型態自然受到影響,白領不會消失,但數量及優勢不再像以前一樣。
另一個影響工作型態變遷的原因,則在於國家政策的態度,從學理上,最好的勞資關係是雙方根據我可提供的勞務價值,以及資方能付給的酬勞,協商出一個彼此滿意的關係,政府只有在雙方無法協調,並引發社會動盪時,才適合介入,比方說最近美西封港的事件。
但由於過去勞資雙方所握有的權力是不平等的,所以政府多半會基於社會公平、保護弱勢的概念,介入許多社會活動中,扮演指導者、甚至是仲裁者的角色。比如勞資關係就是一個例子,政府會訂定所謂的勞基法,來規定基本工時、最低薪資等等,這的確照顧了勞工的權益,卻也加重企業經營上的負擔。前陣子爭議的健保費,在政府眼中,一個人不過區區40元,但如果今天是100人的企業,每月就要多支付4000元的經營成本,數字也許不大,卻會讓企業重新考量人力資源的安排,更別說是工時的縮減、退休金的提撥,因此企業會開始選擇外包派遣的方式,減少長雇型的企業員工數量,來規避這些勞動法規所造成的經營壓力。
另一方面,隨著知識流通程度的提升,產業走向專業分工,勞方的地位不完全像以往那樣弱勢,企業有選擇工作者的權力,同樣地,工作者也有選擇企業的考量,現在不就有愈來愈多的企業感嘆員工沒有忠誠度?所以未來企業與工作者的關係,已經不適合用「勞資」或「勞僱」來形容,而是如何建立起一種彼此互利的「夥伴」關係。
然而,在這樣的趨勢之下,我也擔心社會福利是否能因應這樣工作型態的改變,以前很多福利責任是在企業身上,一旦所謂自雇型工作者愈來愈多的時候,我們可能就要從更大的社會成本來思考這件事,比如說國民年金或社會保險的設計。
另外,人還是不可避免地有社會互動需求,當人從組織中解放出來,如何有足夠質量的支援團體或是支援環境,讓這些自雇型工作者可以保持一定的社會互動頻率 ,也會是新衍生出的社會議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