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Dell看上大陸之後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當Dell看上大陸之後
例如山東青島的海爾家電,不僅全面登陸美國Wal-Mart賣場,把老字號的GE電器打得狼狽不堪;今年以來,更如洪水猛獸般以低價位打入以往號稱民...

例如山東青島的海爾家電,不僅全面登陸美國Wal-Mart賣場,把老字號的GE電器打得狼狽不堪;今年以來,更如洪水猛獸般以低價位打入以往號稱民生電子工業王國的日本市場,首當其衝的就是松下電器。 依靠低廉勞動力與新興技術的「新製造優勢」,中國大陸崛起讓一向以「世界製造工廠」自詡的日本,一下子面臨空前重大挑戰。
老字號松下今年3月的集團結算,出現4000億日圓的赤字,公司宣布進行瘦身大動作。 松下也決定更進一步槓桿活用設在中國的41個生產基地,開打家電產品的低價戰爭,如推出了9000日圓的微波爐。
以往日本市場微波爐定價3至4萬日圓,最便宜的陽春機種也要2萬日圓上下。現在既然中國在日本推出一萬日圓以下的微波爐,松下只能設法應戰。 看看別人,再想想自己。

** IT製造工廠的地位改變

**
以筆記型電腦為例,台灣今天還是世界的製造中心。廣達在2001年成為全球NB第一大製造廠,製造佔有率達16.5%。全世界每6台NB中,就有一台產自廣達。
Dell自1998年到2001年,來台委託代工NB的比重自93%→77%→49%→16%,以驚人速度筆直下滑。去年Dell乾脆宣佈將亞太採購中心,自台北轉移到香港。
戴爾目前十分重視亞太市場的發展佈局,但是將幾乎80%的營運活動,集中在中國大陸。並先後在30多個城市設立新辦事處,在100多個城市設立銷售代表,2001年又在廈門建立生產基地。
回想過去10年,Dell與台灣可以說花花轎子人抬人。因為Dell的崛起,台灣鞏固了「世界IT製造工廠」的地位;而相對的,如果沒有廣達、鴻海、仁寶、華碩、神達、台達電、緯創、旭麗等製造夥伴,後進年輕的Dell不可能擊敗康柏、惠普、IBM、東芝等老牌巨人。
1990年Dell營收不過8.9億美元,10年來一路成長到2001年的360億美元(40倍的躍升);Dell的PC全球市佔率,也從1990年的0.56%(排名第八),成長到2001年的14%(排名第一);而對台灣的採購,也從零,一路成長到2001年55億美元。
1991年6月台北電腦展,25歲的麥可‧戴爾親自率團參訪,當他聽到旭麗的鍵盤口頭報價28美金,眼睛一亮(當時他的採購成本是42美金)。
監視器也是一樣,Dell當時採購價是300美元,東元資訊報價220美元。 因為與台灣結緣,當1992年康柏閃電發起價格掃蕩戰時,Dell才能撐住場面不出局,後來更反敗為勝。今天Dell漸離台灣,並非Dell「變心」。
理由與它當年遠離美、日,將採購轉向台灣理由是完全一樣的,Dell十幾年來一以貫之的理念並沒有改變,變的是台灣的局面。
一開始提到松下現在的灰頭土臉,說到底與松下創新活力不積極關係甚大。松下上一次值得提的創新大勝利是VHS擊敗Beta──是多久以前的老掉牙故事了!
對照的例子,夏普決定在2004年5月前投入1500億日圓,在日本三重縣建一貫化的液晶電視次世代(第六代)工廠,開發生產空前的超大型液晶電視。
夏普所仰靠的,還是本土上進(不是西進或南進),是日本國內所蓄積的研究開發能力。夏普町田勝彥社長說: 「如果日本不能繼續開發最先端的商品,日本的製造商只有宣佈廢業。」他的話,對Corporate Taiwan的啟示是什麼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