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與偶然

2002.09.01 by
數位時代
必然與偶然
打從有資本主義以來,歷史上每個時刻,企業總是席不暇暖尋找新基地。清楚說明了一種不變的潮流:產業從高成本的先進地區往低成本的開發中地域移動,是...

打從有資本主義以來,歷史上每個時刻,企業總是席不暇暖尋找新基地。清楚說明了一種不變的潮流:產業從高成本的先進地區往低成本的開發中地域移動,是「必然」的。
紡織業一類的傳統產業,在過去百年中,由美國、歐洲,轉移到日本,再登陸南韓、台灣,終於不可避免的遷居中國。如今連中國沿岸的城市也逐漸失去競爭力,錙銖必較的企業家,迫不及待的向成本更低廉的中國內陸移動。高科技產業,其實也循著類似的軌跡前進,只是時間上稍稍落後,以半導體代工業來說,目前剛跨過海峽中線,將在大陸沿海登陸;更先進的生化等產業,則還停留在太平洋彼岸。
但是歷來島嶼上眾人津津樂道的「台灣奇蹟」,則多少該歸因於「偶然」。
當傳統產業從歐美出走時,原先可能接棒的新興經濟明星如菲律賓,因為受困於內政,競爭力陡降,反倒被日本捷足先登。後來南韓和台灣由於條件最佳偶然接下棒子,然而隨著經營成本節節高昇,棒子「必然」要往下傳,這時,能接棒的幾個國家,從中國到東南亞的印尼,都有內部問題亟待解決,於是棒子遲遲交不出去。

**台灣奇蹟是場偶然

**
紡織業等傳統工業,也「偶然」在台灣待了很長的時間,此時,電子業的接力棒又傳到台灣了,於是台灣和南韓在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內,既有成熟的傳統產業,又有欣欣向榮的電子產業。
台灣奇蹟是場偶然,充滿著運氣成分,運氣卻遲早有用完的一天。
當中國以及東南亞國家擺脫了積弱不振的桎梏,準備從台灣及南韓手中接棒時,是一口氣要接走傳統產業及高科技製造業兩支棒子,此時台灣因為一時找不到下一個明星產業來接棒,產生了莫名的恐慌。
反觀南韓,卻因緣巧合找到遊戲軟體、媒體等新產業延續榮景,當然如果早個兩三年,心力俱疲的南韓,也無法接下這個棒子,再過個兩三年,恐怕又有更好的候選人。
產業的移出是「必然」,移出的時機是「偶然」,移向何處也是「偶然」。
當然「偶然」也有該具備某些條件。先要厚植實力,當機會來臨時,就有機會搶先一步。就像大學聯考,有實力拿榜首的人有一兩百人,但是最後只會有一個人獨占鰲頭。
因此政府管理的焦點,不是在阻擋企業大步邁出,因為這是「必然」的,誰也擋不住,也不該是為企業選擇新的故鄉,而是留給準備接棒的國家各顯神通,去爭取「偶然」雀屏中選的機會。政府該做的,是把心力放在增加國家在下一波產業中被「偶然」選中的機會。
企盼靠專業能力找到好工作的升斗小民也不例外,體會到產業遞嬗「必然」莫之能禦,唯有提高個人遊走各地工作的能力及彈性,才能增加「偶然」成為雀屏中選對象的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