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守規矩的公務員,變出充滿笑聲的童玩節

2002.08.01 by
數位時代
不守規矩的公務員,變出充滿笑聲的童玩節
距離上午8點半開園才4個鐘頭,已經有1萬多人湧進宜蘭國際童玩節會場,原以為星期四的人潮應該會少一些,沒想到童玩節總承辦陳澤民一派輕鬆的口氣說...

距離上午8點半開園才4個鐘頭,已經有1萬多人湧進宜蘭國際童玩節會場,原以為星期四的人潮應該會少一些,沒想到童玩節總承辦陳澤民一派輕鬆的口氣說,「今天人不算多,非假日每天湧進1萬2千到2萬人潮是正常的。」
每年夏天為期44天的童玩節,從1996年至今已連辦6屆(1998年因腸病毒疫情停辦一年)。去年光是門票收入就為宜蘭縣政府創造2億多的營收,周邊觀光經濟效益接近10億新台幣,預估今年累計遊園人數將突破300萬人,經濟收益將再往上攀升。
宜蘭國際童玩節不只為宜蘭創造收入,還無形間帶動了「台灣嘉年華」的風氣。國際童玩節的成功,讓以農立縣的宜蘭轉向發展無煙囪觀光業,台灣各縣市甚至中央單位,紛紛前往宜蘭取經,學宜蘭「辦活動」吸引觀光人潮。
宜蘭國際童玩節在籌辦之初,原本只是縣政府文化局配合文建會社區總體營造,所舉辦的地方文化性活動,湊巧遇上一群「膽大包天」的公務員,心想既然要辦活動就要辦大的。
縣長擔心的問:「要是賠錢怎麼辦?」
文化局局長自信中帶玩笑的回答:「賠錢就算在董事長(縣長)頭上。」
這是當年宜蘭縣長游錫(現為行政院長)和文化局局長林德福(現為體委會主委)在宜蘭國際童玩節籌備期的對話。

**用2000萬辦5000萬的活動

**
第一屆童玩節開辦時,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補助經費合計只有2000萬,文化局卻一口氣規劃了5000萬預算的活動,不足的3000萬預算,打算用門票收入來彌補。到遊樂園買票入場,一般民眾習以為常,然而公辦活動還要買票,宜蘭國際童玩節開了先例。
賣票是為了達到收支平衡而想出來的辦法,可是在活動開始之前,誰也沒把握能達到預期目標。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第1屆國際童玩節賣出的門票,不只補足了不夠的經費,還把支出的成本給賺了回來。
「好玩」是童玩節成功的因素,也是遊客入園參觀的動力。從各式童玩主題館、冬山河親水公園的戲水設施,到每年來自世界20幾個國家表演團體的節目規劃,所有「好玩」的元素,都是一群不願意「守規矩」的公務員變出的把戲。
以往公務員是有多少經費就做多少事,常礙於經費問題,不敢大刀闊斧的做,然而宜蘭國際童玩節打破了成規,「只有投資,才有回收,」林德福即使已經離開宜蘭縣文化局長的位置,仍深信偷雞還得蝕把米,想把活動辦好,先別管經費是否不足,事情做好了,錢自然就會變出來。
「帳面上看,童玩節是賺錢的,但如果以它投入的人力和成本來算,一定划不來,」陳澤民指著外頭穿黃色T恤的工讀生,從早到晚差不多有1000人在輪班,他說,「一個懂得賺錢的遊樂園不會請那麼多員工。」
童玩節的工作人員陣勢之所以那麼龐大,「簡單說就是要降低客戶不滿意,」林德福舉了一個例子,為了分散每個廁所的使用頻率,有工讀生專門在園區舉著「要上廁所請跟我來」的牌子,引領遊客到人比較少的廁所,目的在於讓遊客不要抱怨。

**再接再厲建造童玩公園

**
這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動作,卻是宜蘭國際童玩節魅力不減的原因之一。不只小孩愛去,連大人也受不了童玩節的誘惑。「即使再忙,每年一定要抽時間到童玩節玩玩,」今年30歲的Erica,6年來從未缺席,她說,除了活動有趣之外,服務也不錯,有點像在國外的感覺。
童玩節的死忠支持者不在少數,家住親水公園對面,小學5年級的賴志昌,每天4點鐘一到,就到大舞台區報到,專心看著台上舞者的表演,直到媽媽廣播找他回家吃飯,才會離去。
每天早上從8點半開園,宜蘭國際童玩節會場裡的笑聲就沒停過,只要往出口方向走,不時發現有小朋友哭著被拖上車。「那些哭著不肯走的小朋友,幾乎都是年年會來的忠實支持者,」陳澤民露出得意又莫可奈何的笑容提到,只要活動辦得越成功,壓力就越大,因為遊客期待明年的東西不一樣,所有人也都在等著童玩節的新點子。
累積了6年的經驗,宜蘭縣政府將以宜蘭國際童玩節為雛型,打造童玩公園,不像迪士尼樂園擁有雄厚資金,能一口氣完成世界級的規模,縣政府打算運用童玩節每年的盈餘,一點一滴集合地方的力量,建造充滿笑聲的童玩公園。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