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竿子打翻小股東

2002.07.15 by
數位時代
一竿子打翻小股東
荒謬的是,資本主義下的公司制度,提供資本的股東原本就被賦予享受公司經營碩果的權利。但是在台灣,員工分享收穫時不落人後,大股東不是董事會成員就...

荒謬的是,資本主義下的公司制度,提供資本的股東原本就被賦予享受公司經營碩果的權利。但是在台灣,員工分享收穫時不落人後,大股東不是董事會成員就是管理團隊,懂得自己照顧自己,惟獨小股東出了錢卻只能聽天由命。
這種宿命的關鍵在於「資訊」。
把鏡頭拉到食品工廠的生產線上,忙碌的機器處理原料裝進罐頭,工廠外面的貨車急促的將罐頭運到超級市場等通路,提供消費者選購,最快的當晚就會上餐桌,也可能要好幾個月後才成為饗宴。
資訊的流程頗也為類似,原始的資料(data)在經過處理加工成為資訊(information)之後,透過不同管道配送,在不同的時候轉化為每個資訊渴求者的知識(Knowledge)。
想要在智識領域中茁壯的人,會四處尋找資訊的罐頭,希望能轉化成自己的知識。投資者也會尋找資訊,建立投資知識系統,再下決定。在過去,上學校是獲得資訊、補充知識的不二法門,但是隨著網路等新興媒體的出現,帶來了更多的管道,也增添了許多麻煩。

**資訊不對稱害了多數小股東

**
第一個引爆的顯然是「資訊焦慮」,許多人踏破鐵鞋依然找不到合適的資訊,就像一個人走遍餐廳,卻找不到想吃的東西,還不如貧窮的年代,只要有東西填飽肚子就滿足了。同樣地,投資人取得的公司資訊雖然增加,但是不是難以判斷何者有用,就是老覺得還不夠。
其次,雖然獲得資訊的管道增加了,但是資訊依然是被操縱的。在戒嚴的時代裡,透過媒體的宰制,資訊呈現「一言堂」的態勢,但是使用者難以察覺。即使時到今日,媒體依然擔任「守門員」的角色,過濾資訊。相同的情形發生在企業提供給小股東資訊的過程,投資人所取得的公司資訊,無論是從公司直接取得,或是由媒體等其它管道間接取得,畢竟都是由公司的經營團隊篩選過濾之後來的產物。
前二種症候還可以透過適當的安排獲得改善,最後一種「資訊不對稱」的症候卻是不治之症,問題的癥結在兩個相關的群體在獲取資訊上的待遇不平等。
例如投資人和公司管理階層之間的情形,就是「資訊不對稱」的現象。投資人所能選擇的,是企業管理階層和大股東已經處理過的罐頭資訊,但是管理階層和大股東卻可以接觸到企業所有的資料,甚至於包括所有小股東的資料。因此小股東在重要議案上,一向處於劣勢。
因此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為了保護投資人的權益,傾向於提供投資人更多、更頻繁的資訊管道來彌補「資訊操縱」及「資訊不對稱」對小股東們的傷害,例如更詳細的財務報表。台灣的資本市場,根本還沒來得及建立這樣的管道,就因為「職業股東」風波,扼殺了改善小股東應有權利的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