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燒紅了韓國流行產業?

2002.07.15 by
數位時代
誰,燒紅了韓國流行產業?
你看韓國電影,你買韓國手機,但你可能不知:在亞洲,韓國現在是流行工業中唯一能對抗好萊塢巨人的創新者。 不論是日本、台灣或是香港市場,好萊塢...

你看韓國電影,你買韓國手機,但你可能不知:在亞洲,韓國現在是流行工業中唯一能對抗好萊塢巨人的創新者。
不論是日本、台灣或是香港市場,好萊塢電影都具有壓倒性優勢;唯獨韓國市場例外。去年韓國國片的市場佔有率是49%,而好萊塢僅有40%;《哈利波特》是去年韓國最賣座的西片,吸引403萬人進場,但「國片」《朋友》、《我的野蠻女友》卻以813萬、485萬遙遙領先。今年上半年,韓國電影公會統計,「國片」市佔率已達51%,領先優勢更是底定。
國內市場唱凱歌,韓國影視工業近年出口實力大增。台灣韓劇風靡不用多說,韓國片在日本的熱賣,則頗意外。前年,韓國賣座電影《魚》登陸日本,吸引了245萬人排隊走入戲院,日本歌唱團體「美夢成真」就特地找來該片導演姜帝圭拍攝MTV,「韓國電影自成一格的拍攝手法讓我很感動,」團長中村正人表示。而為紀念世足賽,日本TBS與韓國MBC電視台共同製作了由韓星元彬與日星深田恭子主演的劇集《Friends》2月首播大受好評,旋即在今年6月重播。拜這齣史無前例橫跨日、韓時空的大戲之賜,形似日星木村拓哉的元彬,成功擄獲了許多日本女性觀眾的心,而且老少通吃。在流行樂界則有日本艾迴唱片與專門生產偶像的韓國SM唱片結盟,力推新秀BoA(台譯「寶兒」)。韓國出生、日本出道、在日韓兩地同步走紅的她,不到16歲,卻是精熟日、韓、英語,能歌善舞的全能美少女。她的單曲與專輯在日本唱片公信榜數度奪冠,帶動了日本年輕族群對其他韓國歌手的濃厚興趣。

**壓榨出絕地大反攻的競爭力

**看到這兒,你不禁一定好奇,韓國流行工業是怎麼竄起來的,40年來,它不一直是流行的落後生嗎?
答案和韓國度過金融風暴的理由一樣:「置之死地而後生」。亞洲金融風暴前,韓國對自家的影視工業保護程度堪稱亞洲之最,不僅日本片不准進口,所有戲院一年有146天必須放國片;但眼尖的韓國觀眾可不領情,國片佔有率只及15%上下。風暴以來,韓國被迫完全開放,國片卻反而鹹魚翻身。
有了競爭,韓國影業絞盡腦汁想出各種重組方法,壓榨出絕地大反攻的競爭力。面對「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明天,韓國拍片公司開始導入好萊塢機制,它們開始聘請年輕學成歸國的導演,找來電子公司的行銷團隊,撰寫新鮮、大眾化的劇本;最重要的,是和創投(venture capital)的自然結合,引入資金,徹底把「便宜貨」的國片翻兩翻。
以1999年在韓國最賣座的驚悚片《魚》為例,找來了紐約大學(NYU)電影碩士姜帝圭執導,又找來原本要投資.com的KDB Capital創投,史無前例投下5百萬美金拍攝,結果票房收入海賣,回收2600萬美金,KDB Capital不到一年回收300%,「真沒想到,投資電影比投科技公司還賺得快,」KDB總經理尹正石指出。和過去沉悶的悲劇片與便宜的時裝劇比起來,《魚》是一部精心設計的商業電影,俊男美女不說,一位北韓女間諜愛上南韓警察的聳動故事,牽動南韓社會最敏感的南北統一神經,豈能不賣(台灣片商引進台灣,卻因國情不合而滑鐵盧)。

**企業和創投爭相投資

**
《魚》的成功,吸引創投資金蜂擁而入,包含三星電子等創投在3年內投入了1.5億美金的鈔票,果真連番奏捷。去年描繪「無助40歲一代」(因金融風暴而失業挫敗的一代)的《朋友》(導演郭景澤同樣來自NYU,拍片時透過市場測試,修改劇本達21次)、「新奇20歲一代」的《我的野蠻女友》再度橫掃票房,扣掉他們投資.com的虧損,每家創投平均獲利率達15%至18%,在全球創投都掉淚的2001年,他們可算創造世界奇蹟。自去年起,這批「專業工作者+行銷高手+創投+國際通路」的新團隊食髓知味,開始製作「泛亞洲」(Pan-Asia)的電影,瞄準日本、香港和台灣市場,走年輕、幽默、性別錯置的《我的野蠻女友》、《我的黑道老婆》就是出擊作,而香港市場為之絕倒。
韓國電影工業體格成功轉折,加上「W世代」(世界盃期間,坐在大街歡樂看球的700萬南韓年輕人,媒體泛稱World Cup Generation)瘋狂擁抱,看在台灣電影工業工作者眼中感慨良多。率先引進《火花》、《藍色生死戀》、前八大電視副總經理的謝文程(6月創業漢樑傳播)指出:和韓國步向正循環比,台灣卻向負循環沉淪,「一集韓劇製作費就400萬台幣,」他說:「我們拍一部國片,既拿不到這麼多,也賣不到這麼多。」苦笑的他仍想拍電影,但選的新據點卻是大陸江蘇,「大陸才有新機會,」他說。
看看凝聚全國最優秀人才的韓國影視工業,把韓國流行燒遍亞洲,靠「藝術電影」勉強露個臉的台灣,如何是好?電子業老闆們,說說話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